第二百八十八章 后宅之争(十四)

加入书签
    女儿想要议亲,确实是回归英国公府后更方便。

    苏离瞟了眼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夫人,不愧是高门大院出身,几句话就说道了点子上了。

    瞧瞧周围的人,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眼里都透露着,自己就是个没孝心的小混蛋,还得累的家里老祖宗亲自过来安抚。

    之前还有对英国公府有些疑惑的众人,一个个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苏离跟古音音身上。

    有胆大的还扯着嗓子喊了句,“难为老夫人不记节,特意过来请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将人堵在大门口?”

    老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

    这是她与自己儿子商议出来的结果。

    任苏离再是个厉害的,但只要她不是独身一人,她就有办法挟制对方。

    她还能不管自己的母亲了?

    世俗的舆论对苏离没了效果,难道还对付不了古音音一人?

    老夫人隐晦的笑了笑。

    她老神在在的等着苏离跟古音音妥协。

    心里快速的计算着,家里多了一个宗师境界的孙女,苏家跟自己儿子能得到的好处。

    “呵呵....”一道娇俏的笑声打断了老夫人的畅想。

    “你们英国公府做事不行,想得倒是很美。”

    “你说我是你孙女,有证据吗?难道就因为你年纪大,嘴一张,我就得信你?”

    老夫人脸刷的一下就拉了下来,“古音音,你就是这样教你女儿规矩的?有这样对长辈说话的?”

    苏离抬了抬手指,不让古音音参与进来,神情傲慢的对老夫人道:“什么长辈,凭啥什么阿猫阿狗上门都说是我长辈,我都得应吗?哪里有这么一个道理。”

    老夫人气得狠狠的咳嗽了几声,但反驳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当初古音音生了孩子,因为苏式的不在意,随意的让下人在她自个的院子里摆了一桌席面,就过了。

    出了英国公府的大门,外面的人甚至都不知晓苏式的夫人为其生了个孩子。

    苏离这个名字也是古音音自己起的,连族谱都没上。

    如今时隔十多年,再让老夫人摆出苏离与英国公府的关系,她除了一张嘴,还真没办法证明。

    缓了口气,老夫人用帕子捻了捻嘴角,眼神冷漠的看向古音音,“你是她母亲,你自己说她是不是我英国公府的姑娘。”

    古音音直愣愣的看了会老夫人此时的嘴脸,自嘲的撇了撇嘴。

    亏她自己总还念着旧情,没想到老夫人其实对她们早已厌恶已深。

    别看古音音不通俗事,但她对人情绪的感知很是敏锐。

    瞧着自己女儿笑眯眯的鼓励的看向自己,古音音心一横,撑着胆气使劲的摇了摇头,“阿离才不是苏式的孩子。”

    “她只是我一人的女儿。”

    “当初我生下女儿才三四个月,苏式为了将楚楼的女人迎进门当正房夫人,我一没犯七出之条,二没不孝顺长辈,还给苏家生下了血脉,那苏式真是冷血,大寒冬的,直接给我一纸休书,一千两银钱,就将我与孩子赶出了大门。”

    “可怜我女儿一出门就被冻得患了风寒,没挺过去....阿离,其实是我后来收养的孩子,与英国公府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夫人一听古音音开口,便暗道不好,谁晓看起来单纯不知事的古音音说起谎话来,眼皮都不眨一下。

    周围的人轰的一声,发出哗然的声响。

    没想到还能听到英国公府不为人知的这些秘闻。

    让京城中所有人都羡慕的英国公夫人,原来是楚楼出身的。

    原来英国公对自己的血脉都是这般冷酷无情。

    “一千两?想当初我还记得英国公娶妻之时,古家的陪嫁不少啊.....”

    “是啊,说是十里红妆也不差。”

    “是的是的,我也想起来了,英国公府娶的第一人夫人可不就是古将军的独女?”

    瞧着议论的风向渐变,老夫人心里一慌,不能再任由这样发展下去。

    古音音的嫁妆确实多,当初苏家虽然顶着国公爷的名头,外表花团锦簇的,其实内里早已青黄不接。

    古音音的嫁妆早就在她嫁进来之后,就被填了府里的窟窿,哪里还有剩。

    还是如今自己儿子苏式重得皇上的看重,家里才慢慢好了起来。

    当初自己还另外从私库中拿出一千两,还是从自己的嫁妆匣子中腾出来的。

    但是这些,她也不能拿出来说,从来没有哪户人家说要用媳妇的嫁妆的理。

    古音音迷茫的看了周围同情的看着她的人,恍然大悟,转头朝苏离问道:“是不是我还有好多的钱,英国公府没还给我?”

    苏离:“.....”

    这反应弧,也太长了点吧。

    时隔了十多年,被人提醒之后才想起来。

    苏离点点头,“是啊。”

    “你的嫁妆单子应该还在,到时候按照那上面的去问英国公府讨回来便是了。

    老夫人:“胡说八道,你在胡说八道。”

    苏离:“难道你们不承认昧下了我娘的嫁妆?”

    老夫人喉咙一哽,避重就轻道:“....你明明就是我苏家的血脉....瞧瞧你的长相,与古音音长得很是相似,怎么可能会是捡来的。”

    苏离不以为意的摸摸自己的脸,喜滋滋道:“这不正是说明了我与我娘的缘分嘛。”

    老夫人还待要说,苏离挥了挥手,不耐烦道:“老人家,你也别耸在我家门口胡搅蛮缠了。”

    “瞧你英国公府做的那些个事,我要是你啊,就直接捂死了不出门,没想到你还跑出来嚷嚷,生怕外面的人不知晓一样。”

    苏离边说着,白嫩嫩的手掌轻飘飘的往门口的大石柱上一按。

    看着不起眼,待她的手掌离开石柱。

    “嚓嚓嚓”坚硬的大理石柱子裂出一道又一道裂缝,苏离轻轻的吹了口气,便全部化成了一滩石灰堆在地上。

    整个空间瞬间寂然无声,所有的人也像是跟着石化了。

    “额,我家好像还有事没做完,先回去了。”

    “我也是,我也要走了。”

    半刻后,不知谁起了个头,一个个跟被烧了屁股的猫,快速的就散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