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赶尽杀绝

加入书签
    三道飞剑光速度极快,一路光芒闪烁,将数百上千个飞禽和无数昆虫轰成血雾,带着无尽风啸和威势杀向浅浅。

    “浅浅小心。”

    秦山大喝一声,手中斧头飞出,撞向其中一道剑芒。

    “不用你帮忙。”

    浅浅叫着,嘴巴飞出三点绿豆大的蓝色火光,眨眼睛和三道剑光撞到一起。

    “滋滋滋”

    三声微响在无尽喧嚣中几不可闻,三道剑光已经被蓝光洞穿,光芒骤然收敛,现出各破了一个洞的剑身,化为三柄废剑落下。

    秦山的斧头这才飞到,晃了一圈又飞回他手中。

    极天峰弟子群那边传出三声闷哼,三个地位和鹰君虎君一般的长老同时喷出一口血,整个人都萎靡下来。

    飞剑被毁,他们心神也受到了极大创伤,短时间内没法恢复过来。

    一旁的弟子大惊,疯狂挥舞着刀剑或者轰出真元,帮他们抵挡不断攻来的飞禽走兽。

    浅浅没有任何停留,红影一闪就向那边掠去,赤红小眼中满是杀气。

    秦山吐了口气,神念散开,立刻捕捉到鹰君踪影。

    鹰君被劈开的肩胛已经止血,但依旧很痛,而且,他现在很慌很慌。

    如果知道秦山和浅浅如此恐怖的话,他绝对不会将他们带到极天峰来,而不会追究段天河的事情。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的神念一直关注着整个极天峰情况,宗主狂狮真人被烧死,关系最好的虎君被烧死,三个长老飞剑被废,人被反噬他都知道。

    所以,现在他唯一的能奔逃的方向就是剩下那最后一个金丹期长老那边,只是无穷无尽的飞禽走兽不断向他冲击,将他拖得几乎寸步难行。

    肩膀的重伤让他失去了大半战力,只能撑起薄薄的真元球抵挡没有一丝间歇的动物攻击,同时散开神念关注后面秦山情况。

    秦山追得很快,在他的呼喝下,所有飞禽走兽都自动让开道路,只是十几秒钟时间就来到了鹰君身后。

    “别跑。”

    秦山已经看到了鹰君背影,腾的跃起来,双手握着斧柄向他劈下。

    “小子,你欺人太甚。”

    鹰君无奈,只能转身迎战,一道剑光从口中吐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秦山。

    秦山怡然不惧,身子一闪和剑光错身而过,加速向前冲出。

    这是鹰君神念控制的飞剑,只要在飞剑拐回来斩到自己之前将鹰君劈成两半,他就赢了。

    见秦山如此拼命,鹰君也是面目狰狞,抬起完好的一只手向他抓来。

    他的手本来就像鹰爪般漆黑尖锐,灌注真元后更是闪耀着金属光泽,带着刺耳的撕破空气抓向秦山面门。

    如果被抓中,秦山肯定自己脸上会出现五个深深的指洞。

    但他的斧头已经来不及回防了,心念一动,沟通了五灵空间内的灵火。

    经过这些天吸收五灵空间内的力量,这一道先天灵火已经长到一尺多高。在浅浅的帮助下,秦山也和它建立了一点联系,勉强能够初步沟通了。

    鹰君手长,修为比秦山不知道高了多少,即使身负重伤也比秦山强得多,五指瞬息抓到他眼前。

    秦山额头红光一闪,一缕指头大的火苗飞出来,正中鹰君掌心。

    坚硬如铁的手掌炸开,血肉糊了秦山一脸,内力蕴含的庞大真元撞的他满脸剧痛。

    秦山怒喝着不为所动,斧头加速劈下,身体也顺势前扑。

    斧头深深劈入鹰君胸口,几乎将他胸膛劈成两半,炙热的鲜血在体内真元压迫中疯狂飙射。

    鹰君接连受到两下重创,再也稳不住身形倒下,嘴里疯狂吼叫,只剩手臂的手一把搂住扑到他身上的秦山吼道:“一起死吧。”

    身后的飞剑咻的从秦山上方飞过,只要他扑倒鹰君的速度慢上一丝,脑袋就会被刺个大洞。

    鹰君重伤,搂着秦山要同归于尽,再也无法控制飞剑,飞剑直线前射,将一个个飞禽炸成血雾,飞出数十米后才摇摇晃晃掉到地上。

    鹰君死死搂着秦山,体内气血如海浪翻腾,鼓荡所剩不多的真元灌入金丹内,身体瞬间膨胀起来。

    “卧槽……”

    秦山意识到他要自爆,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

    鹰君存了死志,怎么可能让他轻易挣脱,另一只受重伤的手也勉强抬起来,死死的将秦山箍住。

    “这下完了……”

    秦山很是不甘,疯狂调动着体内真元。

    好像知道他陷入致命危机般,五灵空间外还剩大半的九元困神阵的力量疯狂冲入身体,在他身体表面布下厚厚一层护罩。

    那道先天灵火也动了一下,分出九成从额头冲出来,撞入鹰君额头内。

    “这是什么?”

    灵火冲进鹰君识海,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立刻引爆,鹰君金丹也同时开始自爆。

    “轰……”

    巨大的力量将秦山撞得冲天而起,高高飞上二十多米高空,撞伤撞死无数鸟儿昆虫,这才向地上坠落。

    地上的鹰君头颅已经被炸成血雾,身体也因为自爆变得支离破碎,几乎不成人形。

    如果不是灵火抢先一步引爆他识海,整个人都会因为自爆炸成虚无,威力比刚才要大数倍。

    那边的望山真人一直关注着秦山,意识到鹰君要自爆时立刻冲过来救援,只是依旧来不及阻止,只来得及飞上空中借助坠落的秦山。

    秦山前面身体都被炸的血肉模糊,人也昏死过去。

    望山真人探了一阵,发觉他并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松了口气,落到地上将他放好。

    那边的浅浅已经将弟子群中三个因为飞剑被破,受到反噬受伤的金丹期强者解决,正在和最后一个金丹长老缠斗,没有太注意秦山这边情况。

    不过鹤王高高在上指挥飞禽走兽,已经发觉秦山异状,暴怒之下再次发出一声灵唳,巨大翅膀收起向秦山扑下来。

    鹤王这一声灵唳让动物们更加疯狂,那些攻击力强的豹子、老虎和野猪不顾性命向极天峰数百弟子冲击。

    数百弟子都是筑基期和聚元期,一次次的真元外放低于各种动物攻势已经差不多是强弩之末,这一波更加狂猛的攻击让他们更加绝望,一个接一个不断倒下,被一个个动物撕成碎片。

    后山传来隆隆震响,长着四个脚,头顶有角,快要化成蛟的巨蟒、体型巨大,浑身散发着狠厉的猛犸、双目精光闪闪,不断寻找着什么的青牛,还有身材高大,青蓝色毛发极长的朱厌……一个个明显带着上古血脉的异兽出现,对着疯狂喧嚣的战场不断嘶吼。

    浅浅避过飞剑射杀,振翅飞上高空,一眼瞥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秦山,登时怒火喷涌,双翅一振,两副光翼闪现,熊熊火光烘烤全场,庞大的血脉威压如狂浪涌出,对那些异兽厉声嘶叫:“给我杀,将极天峰的人赶尽杀绝,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