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樱花与塔罗

加入书签
    樱花神宫周边的樱花树银装素裹,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属于冬季的柔和。

    腊月雪景之下的樱花树其实并不是很美,但芦屋道满运用自己强大的法术维持了樱花树樱花不坠,这里倒是依旧很美。

    樱花神宫内,芦屋道满轻轻地捏起巫女源诗织,微微一笑,道:“你在高卢的会议里,似乎冒用了我的名号?”

    那段时间,芦屋道满刚刚参与了围剿邪神李平凡之战,没有在东瀛樱花神宫。

    因此芦屋道满根本就没有授权源诗织处理什么高卢会议的事儿。

    源诗织...自作主张啊。

    “奴婢自作主张,请道满大人恕罪。”

    源诗织听到芦屋道满的声音后,表情瞬间就羞愧了起来,低下了原本骄傲的头颅,对着芦屋道满道:“奴婢愿以死谢罪,但求道满大人不要为难我的家人。”

    “我不想让你死。”

    芦屋道满摇了摇头:“您在高卢的表现可圈可点,勉勉强强算是符合我的目标。”

    “正好,我也缺一个代言人,就你吧。”

    芦屋道满打了个哈欠,仿佛宣布了一件无关键要的小事,却让源诗织感到有些惊骇:“道满大人,您...您难道不怪罪我吗?”

    源诗织对此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在东瀛这种下克上的情况一般而言都是有很重的责罚,轻则自杀、重则满门。

    源诗织本来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却没想到因祸得福,芦屋道满竟然让她做自己的代言人。

    “以后每天的傍晚来找我修行两个时辰,我的代言人如果没有修为在身,那可真是丢人呢。”

    芦屋道满仿佛没有听到源诗织的话一般,继续自言自语的说着,轻松惬意的传到了源诗织的耳朵里。

    源诗织在听到芦屋道满的话语后,表现的非常激动,不由朝着芦屋道满深深地叩了一首:“感谢道满大人给我的这次机会!”

    “如果真的想感谢我,那就替我跟东瀛官府的主导人传递一个消息吧。”

    芦屋道满站起身来,闲庭信步地走到了门前,回过头来,对着源诗织摆出一个阳光温柔的笑容:“我给过他两次机会了,事不过三,若是再有下次....下场不过一个死。”

    待“死”字脱口而出之时,一股强烈的杀意瞬间蔓延在整个房间之内,让源诗织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瑟瑟发抖起来。

    她知道芦屋道满说的意思。

    事实上,在几天前高卢会议之时,她本没想冒认芦屋道满使者出行高卢,但她毕竟出身清和源氏,迫不得已被官府指派,冒充使者。

    这是第二次,事不过三。

    很明显,在她之前官府也搞过一次事情引起了芦屋道满大人不悦。

    源诗织这样想着,同时握紧了拳头:“这一次,我已经还了家族的养育之恩。”

    “接下来,凡是对道满大人不利的人,我都要替道满大人铲除他!”

    ......

    白鹰国,纽约。

    米迦列拉半趴在桌子上,有力无气的数着桌前的塔罗牌,无精打采。

    虽然她知道超凡之路十分艰辛,但没想到会这么无聊。

    米迦列拉以为每一位超凡者都是跟电影一样天天挑战反派拯救地球呢。

    谁能想到会在这儿闲着没事儿玩塔罗牌啊。

    “首先,把塔罗牌牌面朝下,叠齐放在自己的手中......”

    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不由让米迦列拉再度长叹一口气,主动接上老妪的话,开口道:“集中精神,不要想任何事物,顺从自己的意志,从牌叠中间抽出一落,放在牌叠的最上方。重复进行同样的动作几次,次数的多少依意志而定。”

    这些天,她都能背下来了。

    “不错。”

    老妪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开口询问道:“皇帝的释义。”

    “正位释义代表着光荣、权力、胜利,握有领导权,坚强的意志,达成目标,父亲的责任,精神上的孤单。”

    “逆位释义代表着幼稚、无力、独裁、撒娇任性,平凡,没有自信,行动力不足,意志薄弱,被支配。”

    米迦列拉的声音响起,她经过了数天的背诵,已经将二十二张大阿尔卡那牌、五十六张小阿尔卡那牌的释义全部背诵完毕,魔法球的使用手册也基本掌握,所以老妪的这些知识根本就难不住她。

    “不错,不错。”

    老妪再度点了点头:“最后一项了,你只要完成这一项,修炼之法我就可以传授给你了。”

    听到老妪准确无误的回答后,原本无精打采的米迦列拉瞬间就精神抖擞起来,她精神十足的问道:“您...您说的是真的吗?”

    “自然。”老妪点了点头。

    “那到底是什么,请您告诉我,我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米迦列拉兴致勃勃,如同一只跳动不停的哈士奇一样,对着老妪上蹿下跳。

    “古老的华国,有一种十分神奇的占卜手段,它...”

    老妪慢条斯理的说着,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而米迦列拉越听越不对劲儿,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郑充斥着自己的全身。

    米迦列拉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口询问道:“老师,到底是什么啊?”

    “《周易》。”

    老妪露出了笑容,同时对着米迦列拉道:“待你将《周易》背熟掌握之后,我便传授你修炼之法,在修炼有成后,你可以在魔法球占卜、塔罗牌占卜、周易占卜...这种占卜术内选择一种为主修,其他为辅修。”

    听到这里,米迦列拉再度兴奋起来,丝毫没有觉得《周易》是什么困难的东西,她反而还觉得自己要结束学徒修行了。

    “太好了,我一定要在三天内掌握这本来自华国的古老典籍。”米迦列拉充满了斗志。

    但米迦列拉的这股斗志持续的时间不长,一直到老妪将厚厚的一本古书放在桌子上,震起了一重灰尘。

    “老师,这就是《周易》?”

    “是的。”

    “全本都要背下来?”

    “是的。”

    米迦列拉:“......”

    在这一瞬间,米迦列拉突然感觉,做一个普通人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