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破邪符阵

加入书签
    “怨气这么大,难怪不能出生,今天道爷我就让你知道,在这里你谁也带不走!”

    听到这孽婴如此狂妄,夏天阳也动了真火,直接从收阴伞中拔出了桃木法剑,破邪咒加持在剑身之上。

    “杀了你~~”

    一声婴啼,张牙舞爪的孽婴朝着夏天阳直接扑了过来,獠牙和利爪泛着无尽的寒光,活人躯体哪怕只要擦着一下,少不得血溅当场!

    可夏天阳是谁,看到孽婴扑杀而来,仰身一个滑跪便与孽婴错身而过,这时候半空中的孽婴根本来不及转身。

    “唰~~”

    半跪在地上的夏天阳脚尖用力,一个干净利落的绕体后空翻,整个人瞬间转向,直接面对着孽婴的背后。

    “嗡~~”

    豪光乍现,桃木法剑往斜上方劈砍而去,目标直指孽婴的后背,下一瞬…

    “呲啦~~”

    法剑剑尖没入孽婴身体半寸之深,无尽的怨气从划开的伤口散逸而出,整个实验楼三楼的怨气更盛了。

    除了监视这里情况的赵昊二鬼,隔壁两栋教学楼的师生都没注意到这里的情况,阴气、怨气还有煞气都有阻绝声音、动静之效,所有没有人知晓此刻夏天阳陷入了苦战。

    是的,苦战!

    刚刚那一剑夏天阳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道,结果才堪堪划破孽婴后背的皮肤,不仅没给孽婴造成致命伤,反而还激发了他的凶性!

    这踏马的就尴尬了,看着手中豪光尽失的桃木剑,夏天阳只能礼貌的笑了笑。

    “砰~~”

    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了一层金光咒,夏天阳就被直接撞出了女厕所,像炮弹一样砸在了对面实验室的外墙上。

    这小东西真是有劲啊,捂着腰站起来的夏天阳心中不禁吐槽,他身上的金光只闪烁了两下便彻底的破碎消散,孽婴只一击便破了夏天阳瞬发的金光咒。

    “纳命来~~”

    还没等夏天阳喘口气,那边的孽婴再次冲杀而来,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夏天阳贴墙一个转身,孽婴的身体直接穿过瓷砖碎裂的墙壁,进到了实验室之中。

    瞬间,实验室传来叮叮当当试管碎裂的声音,应该是被孽婴撞翻的吧,不过就在这时候,精神高度集中的夏天阳从试管的碎裂声中听出了声音由远及近的变化!

    “唰~~”

    一双小巧的鬼爪直接从墙中伸了出来,位置正好是夏天阳刚刚靠着的位置。

    这小鬼的心眼怎么这么多?看到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鬼爪夏天阳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只见十几道符箓被夏天阳有规律的摆放在地上。

    “别跑~~”

    感觉到双手抓了个空,孽婴猛的一缩,下一秒整个身体从墙壁中窜了出来,转身一看,只见抱着双肩的夏天阳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人类,有种你别跑!”

    孽婴恶狠狠的说道,轮回十世都未出生,在他匮乏的认知中根本不清楚道士是什么,他只知道夏天阳这个人类是个棘手的角色。

    “我为什么要跑?该跑的人应该是你吧!”

    听了夏天阳的话孽婴有些懵懂,他为什么要跑?

    “看看你下面!”

    见孽婴不懂,夏天阳提醒着说道,孽婴一低头就看见了十几张符箓不知何时摆放在了地上。

    “破邪符阵·结阵!”

    体内法力运转,夏天阳一道法决打出,只见一共十三道破邪符瞬间漂浮而起,上面由朱砂所绘的箓文闪烁着红光,开始围绕孽婴旋转。

    “哦?竟然是符阵,我跟王爷鞍前马后三五百年了,禅宗与密宗的和尚不说,见过的道士中不管是全真还是正一,用阵法的不少,但用符阵的好像只有茅山一脉!”

    远处窥视的赵昊一眼就看出了夏天阳所用的就是符阵。

    “赵大哥见多识广,不知这小道士的符阵效果如何?”

    风四娘见赵昊主动开口,连忙请教道,当年她死的时候清军已经入关了,所以她的修为不仅比不过叶二娘,较之桃三娘也差之一线,但风四娘比她们都聪明。

    对于她们这些鬼物而言,道士的手段自然知道的越多越好。

    “十三道茅山独门破邪符,你说厉不厉害?茅山道士提前布下此阵,如果不多长个心眼被此阵困了,就是红衣厉鬼也讨不了好的!”

    似乎当年吃过此阵的苦头,赵昊脸上露出一丝忌惮之色,当日对阵叶二娘的时候夏天阳就在操场上设下了此阵,但那次老奸巨猾的叶二娘并没有吃钩。

    不过今天夏天阳遇上的是孽婴,这种小鬼实力虽强,但更多的是依靠本能行事,经验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这是什么东西,快放我出去!”

    被困在符阵之中的孽婴厉声喊道,这些漂浮的黄纸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不安。

    “什么东西?让你魂飞魄散的东西!”

    “嗖~嗖~嗖~嗖~嗖……”

    剑指一结,一连十三道破邪符瞬间贴在了孽婴身上。

    “敕!”

    “轰隆隆~~”

    一声法令,符阵被瞬间引爆,法力爆炸的冲击波直接将近前的夏天阳掀飞出去,但他右脚一点天花板,借着这股反冲力直接落回了地面。

    这样死不死?

    看着爆炸产生的浓烟,夏天阳站了起来,将桃木法剑插回了收阴伞。

    “嘰嘰嘰嘰,你以为这样就能杀的了我?”

    烟尘散去,露出了下面狞笑的孽婴,虽然不是毫发无伤,但身上的数十道伤口让他此刻更显狰狞之色。

    “没用吗?师父说的没错,对付你这样猖鬼级的邪物,必须动用雷霆手段!”

    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孽婴夏天阳淡淡的说道。

    “还有什么手段你尽管用出来,杀了你我便带妈妈去找其他妈妈。”

    对于夏天阳的话孽婴毫不在意,因为眼前的这个人类根本没有杀死他的实力。

    “口气倒不小,不过你敢跟过来吗?”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夏天阳就动了起来,只见他往走廊的尽头飞奔而去,那里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金光咒!”

    “砰~~”

    撞碎一整面钢化玻璃的夏天阳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但就在这一刻他打开了手中的收阴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