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子不言父过

加入书签
    李东阳拍拍奉阳的脑袋,拉着她走到一旁好生安慰,这位小辣椒果然不好惹啊,连圣旨都敢大叫不服,这胆子真大。

    刘婆婆给二人送来茶水点心,看到奉阳还是一脸愤怒,无奈苦笑,劝道:“郡主,这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对方不仅是使者,还是郑国的皇子公主。”

    “我还是郡主呢。”奉阳回了一句,刘婆婆苦笑更浓,郡主能与公主比吗?这位真的被宠坏了。

    “婆婆莫担心,下去休息吧,有我劝她不会有事。”李东阳笑道,送上一个放心的眼神。

    刘婆婆施了一礼退下,眉宇间还是有忧色闪烁,奉阳看到刘婆婆离开,正要掐李东阳几把,就看到张三娘扭着腰走进来。

    这下子奉阳的心情更加不好了,这不是没事给她下眼药嘛,这个女人可是真正的狐狸精,一步三晃,那是上面抖完下面摇,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

    看到张三娘进来,李东阳也是一脸黑线,倒是把这个女人忘记了,不过这个张三娘还是要留一段时间,倒要看看靖国公还有什么后手。

    “你下去,没有命令不许进来。”李东阳黑着脸道,对张三娘扭动的蛮腰视而不见。

    张三娘扭动的细腰卡在那儿,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没人的时候世子不是摸的挺欢吗?在奉阳郡主面前装什么正人君子。

    若非自己身世不如奉阳郡主,张三娘敢打赌,一定能赢了奉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看人下菜的货色。

    心里不满脸上不显,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缓缓退下,眼底闪过狠辣。

    “奉阳,莫要生气,接待工作可是一点都不好做,如今咱们能抽身退出来正好,就让别人在凤明杰一行人面前装孙子吧。”

    李东阳边说边揉着奉阳的脑袋,奉阳不满的摆动脑袋,不愿意李东阳肆虐自己的头发,等会还要重新梳理。

    “我也不想伺候那些人,但是自己不干与被人参掉是两码事,我就是不服。”奉阳撅起小嘴巴。

    “呵呵,你要换个角度思想,那不是别人参掉咱们的,而是咱们不愿意干的,要不然咱们会给别人借口参本吗?”

    春阳闻言扬起秀眉,这么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转转眼珠子,盯着李东阳好一会,突然指着李东阳说道:

    “我懂了,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好好干这份差,撞哥,够聪明啊。”

    奉阳开心了,只是开心一秒,又苦着脸道:“可是你被禁足了,我要好长时间都见不到你呢。”

    “放心,哥只是暂时禁足,哪天想出关了,皇上一句话的事。”李东阳嘴角挂起邪笑。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奉阳劝好,然后让香草送走奉阳,李东阳正式宣布禁足,把自己关了卧房,再不见任何人。

    是滴,谁都不见,镇国公都不见,这让想打探消息的墨竹与张三娘傻眼,连镇国公都不见,他们算个球啊。

    接待使者的工作转了一圈,转到了荣王世子赵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连发身上,这简直是喜从天降。

    荣王从来没想过替儿子争这个位置,谁曾想两虎相争他得利,若是这份差事干好,肯定能入了皇上的眼,还愁以后没个好前程吗?

    当天下午,世荣世子就接到了密旨,要严防凤明杰一行人与外人接头,所以这跟梢的事情就落在了世子头上。

    荣王世子这才发现皇差不好办,就算如此他也要努力完成,绝对不给别人机会,陪着荣王世子一起参与接待工作的是五公主赵水玉。

    皇上的决定让靖国公相当失望,同时失望的还有怀王,下朝后,怀王悄悄出行奔向靖国公府,怀王觉得有必要跟靖国公好好谈一谈。

    自打出了大理寺卿大殿被杀后,怀王觉得父皇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差,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怀王担心自己的地位不保。

    靖国公同样也有这种感觉,靖国公担心的却是皇上突然动手,而且镇国公的实力提升很快,居然可以与父亲打成平手,所以给他起事的时间真的不多啊。

    书房内,靖国公正在与老靖国公交谈朝堂上的事情,就听到管家来报,说是怀王来了。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老靖国公冷哼一声隐入书架后面,靖国公摆摆手,管家前去请人。

    很快怀王来到书房内,看到靖国公赶紧上前见礼,嘴里喊着舅舅,态度那叫一个好,看的靖国公直扬眉。

    “怀王,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靖国公敛起脸上神色,盯着怀王的眼睛问道。

    那眼神太犀利,看的怀王心脏直抽抽,有种被看穿的错觉,这让怀王很不爽,偏偏又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硬着头皮说道:

    “舅舅,申儿也不想这个时候打忧您,只是,”怀王迟疑一下,“有道是子不言父过,可是父皇的心思实在难猜,我不懂为何父皇不愿让我接待来使。”

    “你也说了子不言父过,为何又语带抱怨?”靖国公一脸威严,“你父皇这么做定有他的深意,你听令行事便可。”

    “舅舅,”怀王抬头看向靖国公,表情有些扭曲,“舅舅,虽然子不言父过,可是父皇他实在太过了啊,为何荣王世子都可以接待使者,而我却不可以,我可是正经的嫡出子啊。”

    靖国公盯着狰狞的怀王面无表情,心里却乐开了花,就是要让怀王不爽,然后心生恨意,若是利用得当,这可是一把利刃。

    “怀王,此事我也没办法,他是皇上,子不言父过,臣又岂能言君过。”靖国公一脸痛苦,“皇上这是不信任我啊。”

    怀王眨眨眼睛,看着靖国公良久不语,心道:能说我也不信任你吗?

    这话怀王是万万不可讲出来滴,他还指望靖国公帮他夺嫡呢。

    没有靖国公支持,怀王看不到赢的希望,就算明知道靖国公有野心也得谋求合作,争取达到共赢。

    “舅舅,您放心,这都是暂时的,等我登基之后一切都会改变,谢家定会裂土封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