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梦中想念

加入书签
    春风帮娘端进去火盆后,从屋里找来自己的换洗衣服,放在火炉旁的凳子上。娘用桶提着烧开的水,加了些凉水后提进自己的房间。她招呼春风,关上门赶紧洗好回屋里睡,等下她出来灭了炉火。

    盆里放好水,脱着衣服的春风感觉肩头好痛。当坐进盆里的春风,看着自己发红的肩头,他才知道痛疼的原因。还好,没有磨破皮。

    一边烧着正旺的炉火,坐在盆里洗着的春风并没觉得好冷。

    等春风洗好澡穿好衣服,端着澡盆把水倒到外面的水沟。对着娘的窗户问道:“娘,您不到这屋来了吧?那我先把火打灭关好锅屋门了。”

    “春风,你先睡,等会俺洗好了,俺来关门吧!”黄秀群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娘,您就洗好上床睡着,我会把火灭掉关好门的。外面冷,您就别再到这屋来了。”春风让娘先睡。

    “那你也早点回屋水,衣裳放在盆里,俺明个起来烧水给泡着。”黄秀群招呼着春风。

    等春风回到自己房间,浑身无力的躺靠在床上,刚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是甜甜打来的,疲惫的春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喂……甜甜,你还没睡吗?我刚躺到床上准备睡觉,你这电话就打过来了。”春风对着电话里笑着说。

    “春风哥,你睡这早?这才什么时间,你能睡的着吗?是不是根本没想我?”甜甜问着春风。

    “我……家里今天找人干活,累的我都快爬不起来了,哪有时间去想你啊!”春风说着借口。

    “解春风,你敢不想我?你说你家找人干什么活?你怎累成这样?”电话里,本来又要对春风发飙的甜甜,想到春风说他累的爬不起来,赶紧问着是做什么事累成如此。

    春风对着电话里说着具体事情,还特意渲染着其中的艰辛和自己吃的苦头。之所以这样说,春风可是听出了其中甜甜的不满,以此来让甜甜不再对自己发难。

    如春风所期待的一样,听着春风吃了这么重的苦,甜甜立马心疼的对春风说:“春风哥,你就不能花点钱请人做吗?是不是钱没有了?我这明天就给你卡里打钱进去,你别这样辛苦着自己了……”甜甜说到最后,似乎还哭了。

    “这……”春风没想到会超乎自己的预料,听着甜甜似乎哭着,让春风一时手足无措。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些,居然拿甜甜对自己的好,故意夸张的渲染,博取甜甜善良的同情心。

    “春风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累的不想说话,想早点休息?那我不说了,你早点休息吧!”甜甜的声音又从手机里响起。

    “不是,我其实也没太累,今天家里找的有人帮忙啊!你给的钱还没用呢!不用你现在就打钱过来。真的需要时,我一定会提前对你说的。我这也是长时间没在家干体力活,有些不适应吧!就这点事总是找别人,那可会被人认为我是身子懒呢!甜甜,三丫姐怎样了?在那边没吵着要回来吧?红叶还在你家吗?”春风觉得自己太不应该哄骗甜甜,这会找着话问甜甜,想跳开男女问题上的话题。

    “三丫姐和菊花姐住在一起,她在这还挺开心呢!明天我爸说就把她送医院,让菊花姐和奇叔先在那边照看几天。仇豪威今天早上就来到我家,把红叶接了过去。春风哥,我真的很想你!”甜甜最后又是把话题回到了二人身上。

    看来这个甜甜对春风真的动了心,怎么都忘不了要和春风说说男女之情。

    “我有什么好想的!总是惹你生气不说,还故意让你伤心,你就别想我这样一点都不知心疼人的人了,好好找个……”

    “不,我就想你!你要敢不让我想你,我找到你家都不会饶了你!”不等春风说完,甜甜直接霸道的对春风说着。

    听着甜甜的话,春风无语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不知道,甜甜听着他的话回着他的话时,眼里含着点点泪滴。

    “行!让你想,我让你想还不行吗?”虽没看到甜甜的泪滴,但听到甜甜说话的语气明显不同,春风急忙出声安慰着。

    “不行!你也得想着我!”听到春风紧张着自己的回答,甜甜似乎更加刁蛮不讲理起来。只是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眶已蓄满泪水溢出,流在脸颊上。

    “我……我也想你!也想你!可以了吧?”春风似乎听出甜甜有些伤心的语气,赶紧顺着甜甜的话回答着。

    “春风哥,你别忘了我好不好?”甜甜脸颊上的泪水滴落在脚下的地面上,她知道有些事无法勉强,可内心还是不甘的对春风央求道。

    “傻甜甜,你对人这么好,又这样帮助着我,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现在别想太多,专心你的学业,等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我们再谈这方面的问题好不好?你放心,在这段时间内,我保证想着你!真的,我一定每天都想着你!”春风不知自己怎么了,听着甜甜这样问自己,觉得自己很亏欠着甜甜一样。

    “咯咯咯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准不算数哦!”脸上挂着泪的甜甜,这会却开心的对着手机里笑着说。

    听着手机里传出甜甜的笑声,春风觉得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甜甜。而刚才甜甜对自己说话的语调,真的不像他所认识的甜甜。

    “算数!绝对算数!”春风无奈的笑着保证道。

    “哼!这还差不多!春风哥,你累了一天,那就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去洗澡了,你……你可不准乱想啊!我等你来!”甜甜这会居然红着脸,赶紧挂了电话。甜甜都不知自己怎么说去洗澡后,会又说了那句“你可不准乱想”的话。这是让春风不要乱想,还是提醒自己不要乱想呢!

    听着手机传来挂断的声音,这会的春风想睡也一时睡不着了。

    记着想她,不要忘了她。春风心里倒是有个想忘记的身影,这会却又出现在他的思绪中。

    已经说好的只是把她当妹妹,已经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再有爱情,可在一个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又会把她想起,想着那在宾馆房间里两个毕生难忘的夜晚。

    是自己沉浸在回忆里不愿醒来?还是自己真的从往事里走不出来?

    现在又有一个女孩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有些霸道的对自己,但心地却是那样的善良,并且对自己还毫不求回报的帮助着。现在她只是让自己能想着她,自己难道不应该答应她吗?

    想着她,还有她,两个人影在春风的脑海里打着转。他能拉出谁,又能只留下谁?想念原来有的时候也是让人无法选择,不知该如何面对。

    春风的心不知该如何放下,更不知该如何捡起。他现在除了纠结,还带着一种无以言表的痛苦。一个爱字,太让人伤神。说好的不能把爱情当全部,可在夜晚来临的时候,自己的大脑却只被爱情占领着。

    此刻的春风好想打电话问问红叶,过去了还好吗?可想着这个时候,或许仇豪威正……春风的心又是一阵莫名的痛。

    放下烟蒂,春风拿出笔记本。现在也许只有笔记本才能听他的心声,任他放肆的诉说。

    《想你在梦里》:

    真的好想你

    思念漫过每个夜晚的静谧

    抚摸着风的轻柔

    闻着花的甜蜜

    夜深人静的时候

    心里住着你

    好想轻声问问你

    却怕惊醒你的睡意

    无数次告诉自己

    一定要留着与你的回忆

    把你融进生命里

    感受着你的每次心跳与呼吸

    带着熟悉的陌生

    拼凑近遥远的距离

    原来

    想你只能在梦里

    有时候,有些人就就连梦里都不会再让自己想起,也不能去想起。想让她幸福,那就必须学会忘记。自己给不了别人美好的生活,自己就该退出吧!

    依照原来,每年红叶出去后,头几天红叶总会打电话给自己,说着分别后对在一起的怀念。可今年,就是甜甜那晚打电话时,她在里面说了几句话,好像连对娘都没有专门打过电话。看来红叶是真的不是从前的那个红叶,她开始疏远了与家的感情。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只要她以后能过得好,自己何必还这样痛着却不放手呢?

    此刻在仇豪威的别墅里,豪威正坐在红叶的床上,红叶正在洗澡间里冲洗着。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仇豪威的身体有些渴望的念头。

    “我这是真的爱她,要不昨晚才和那个新来的助理开心过,这会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还有一年,我就能娶她进门,到时父母也不用总对我不放心。结了婚后,他们可说过,就把大权慢慢交给我,那我到时候……”想着自己当上董事长后,那自己不就可以不用这样伪装着,那到时女孩还不是站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再也不用担心会对自己的接班有影响了。

    “豪威,你……怎么还在我房间里?我有些累了,你快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我也想睡觉了。”洗好澡出来的红叶,看到仇豪威坐在自己的床沿,忙把低垂的睡衣领口用手捂着,对豪威下着逐客令。

    看着红叶这种遮羞的动作,更是让仇豪威心里蠢蠢欲动。只见仇豪威站起来走到红叶面前,一把揽住红叶的腰,把自己的身体贴在红叶的身体前说道:“红叶,你这不会回去过了一次春节,就又看上了谁,忘了我们之间的承诺吧!当然,你要真的喜欢上某个人,想和他在一起而离开我,那就直说好了!我仇豪威不会逼迫谁,更不会把自己的感情当作别人可有可无的物品,想时就捡起,有了他人时就把我踢开。你要真的有了别人,那我现在就离开。”仇豪威说着,用另一只手抬起红叶的下颚,眼睛直直的看着红叶。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