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被狗咬伤

加入书签
    回到自己房间的甜甜,闭上眼,就有一个人的身影在她脑子里出现。让她根本无法入睡,特别想和那个人在一起嬉闹谈笑着。“难道我真的爱上了他?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爱上他呢!我和他只是很好的朋友,像他说的一样,我们只是好哥们。”甜甜自欺的提醒自己。

    “甜甜你是个好姑娘!可我怎还有心和你……我们就做最好的朋友吧!”躺在床上的春风,很明白的在心里对甜甜说着。

    因为爱情,曾经伤了心。怎还敢在没有愈合的伤口上,再次触碰爱的灼热柔情。一辈子无法忘却一个人,又怎能在这时再去装进另一个人?心很小,容不下两个身影的拥挤,也无法让心中已有的人伤到另一个人。

    爱,是全身心的投入给一个人,是给她(他)所有的魂牵梦绕与痴情。如果,心里还想着别人,却对她(说)说着爱的真诚,这是对爱的亵渎和不负责任,更不会有快乐幸福的真正爱情。

    “请原谅!我的心放不下她,也就无法给你我全部的真。所以我宁愿这样糊涂的装作不知情,也不能清醒的给你想要的承诺或温馨。与其让你爱的带着伤心,不如让我孤独的回忆曾有的爱情纯真。”春风脑子里想着很多很多的事情。

    天依旧那么冷,没有阳光的早晨,被雾笼罩着曾经熟悉的陌生。

    能见度几十米的样子,再远就是模糊的雾蒙蒙一片,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落了叶的树林。

    “春风哥,估计我们晚些才能去看地点了。雾太大,开车有些不安全,我们就在这先聊着话,等着雾散再出发吧!”吃过早饭的甜甜,来到窗前对着同样看着窗外的春风说着。

    “嗯!这大雾,肯定不能让奇叔开车。不急,什么时候都能去看。反正我就是自己真的要是做,也得等到过了年后。”春风心里现在有些退缩,不想这样让甜甜为自己付出这么多。

    自己给不了甜甜想要的,自己又怎能这样让她为自己付出!这是春风昨晚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心里考虑到的事情。

    “春风哥,什么你真的要是去做?你这话里……你又没有了信心和勇气了是不是?”看着春风似乎没什么信心一样,甜甜审视着春风问。

    “甜甜,我昨晚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太冒险!万一我没那个本事,我怎么能对的起你这样帮助我?”春风看着甜甜,他觉得还是拒绝这件事,才是对甜甜最好的结果。如果让甜甜这样付出,只能让她的心对自己越来越靠近,到时自己却不能给她那份美好,将是最残忍伤害了她的那个人。

    “解春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你说,你有什么不敢?你有什么害怕?你总是说自己没本事,怕自己对不起我,你这样决定就对得起我是不是?是不是?”甜甜愤怒了,抓住春风的衣服,一边摇晃着春风的身体,一边恨不得扑上去把春风狠狠咬上一口。

    “甜甜,我不想骗自己,更不想骗你!你的心我能懂!我真的会辜负了你对我这么好!所以我觉得,我们就这样很好,你不必为我投入太多的……资金。”看着甜甜盯着自己,眼眶里有着水珠在打着转,春风还是把最后的几个字改成了“资金”。

    甜甜只是拉着春风的衣服,没有再摇晃,也没有再愤怒的吼叫。只是倔强的微抬着头看着春风,什么话也不说,什么动作也不做。她的脸上,露出一种疼痛的感觉,却又拼命的装作一种微笑的样子。

    春风看着甜甜这样,心里突然有些不忍。他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残忍,残忍的伤害着一颗对自己无私的心。

    春风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话安慰面前的甜甜,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安慰。感觉自己怎样说,都会让甜甜那眼眶里那颗隐藏的“珍珠”滚落。

    春风微张着嘴,带着无比的歉疚看着面前的甜甜。而甜甜也没有再威逼利诱春风,更没有要嬉笑怒骂的表情。她只是拉着春风的衣服,眼睛紧紧的盯着春风,眨都不眨一下。春风现在看不出甜甜这会,是愤怒、是伤心、还是心痛,她只看见甜甜脸上的笑容带着一种凄冷。

    “甜、甜甜,你别这样好吗?在我心里,我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一样看待。真的,我是把你当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我喜欢你和我闹,喜欢你故意威胁我,喜欢你对我调皮捣蛋的扮鬼脸,还喜欢你刁难欺负我。和你在一起,我就感觉到特别温暖的亲情,感觉到我还有妹妹让我去心疼。我想做个好哥哥,我想还能有妹妹被我疼爱着。”春风说着,却流下了泪。

    “春风哥!我懂你心里的难过,我懂你对我的包容,我也懂你的心在想什么。我……我也喜欢你像哥哥一样的疼我!”甜甜说着,一头扑进春风的怀里,紧紧搂住春风。从没有在春风面前伤心过的她,这会却“嘤嘤”的边哭边说着。仿佛这一刻,她就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妹妹,正在哥哥的怀里,倾泻着自己所有假装开心的压抑与难过。他想在哥哥的怀抱里,把所有的心事诉说,让哥哥保护着她,不再让她再扮演着无心无肺的角色。

    “甜甜,都是我不好!你要恨我,你就狠狠的咬我一口吧!你不要哭了好吗?我喜欢看你对我刁蛮的样子,我喜欢你凶巴巴的瞪着我。”春风这会没有邪念的抱着甜甜,轻轻拍着她的背,发自真心的说着。

    “春风哥……”甜甜松开搂着的春风,离开春风的怀抱,满是真情的喊了一声。接着一把抓住春风的胳膊举起来,低头张口咬住春风手掌和手腕连接的地方,闭着眼睛留着泪,嘴上却是用着力。

    一阵钻心的疼痛感传来,春风龇牙咧嘴,忍不住吸着冷气。但他没有抽回手,也没叫出声,任由甜甜这样用力的咬着自己,看着甜甜眼里的泪水,也是一阵心酸难过。

    “春风哥,你……你怎么不缩回手?你……你真这么傻啊!这都出血了!我……我……”用力咬着的甜甜,没有预想的那样感觉到,春风奋力抽回的动作。甚至被自己咬着的这只手,只是不停的颤抖着,却连往回动都没动一下。她忙松开口,睁开眼抬头看到春风居然挂着泪。再低头一看,春风的手腕处几个清晰的牙印,还有着点点血丝往外冒着。这会心疼的抱怨着春风,怎么就不知道躲。心里更是深深自责,怎么能把春风哥咬成这样。

    “呵呵呵……只要你能开心,这点痛可不算什么哦!我是你哥哥,被你欺负也是开心的嘛!”春风笑了,笑的是那么真诚,那么灿烂。

    “春风哥,我……”甜甜轻轻含着春风被咬出血的伤口,泪珠颗颗滚落。

    “才出了这点血,能算什么嘛!我有时干活时碰一下,也比这流的血多。没事了,别哭了!再哭可都变丑了,我可不喜欢爱哭的妹妹哦!”春风伸出另只手,替甜甜擦着眼泪。

    “春风哥!你永远都是我最喜欢的哥哥!”甜甜再次扑进春风的怀抱。

    “你也是我最喜欢的亲妹妹哦!”像哄着小孩一样的春风,对着怀里的甜甜轻声说着。

    片刻后,春风怀里的甜甜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见她拉着春风的手,就往楼梯那边跑。边跑边大声喊着:“菊花姐,菊花姐,我们家的药箱呢?快帮我拿出来,春风哥手流血了!”

    正在楼上房间打扫卫生的菊花,听到甜甜的喊声,连忙丢下自己的工具,边往楼梯口跑着,边急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啊?伤到哪里了?药箱在酒柜那边的柜子里,俺就来拿。”菊花快步跑下楼梯,来不及先看春风的伤势,而是忙着赶紧找出药箱。

    等菊花喘着气,打开药箱来到二人面前,再次问道:“呼……呼……春……春风,你……你这怎……怎弄的啊?要不要去、去医院?”菊花刚才从楼上跑下来的速度,差不多可以参加短跑比赛。这会累的有些说话都断断续续,不停的喘着气说。

    “菊花嫂,我手没事的。你别听甜甜乱喊,只是破了一点皮而已。”春风捂着被甜甜抬着的那只手,不想让菊花嫂看到伤口。

    “春风,手都淌血了,你还对俺说没事。没事甜甜会这样喊俺吗?还有,这碰成这样了,你咋还怕俺看到呢?这是手,又不是你不能给人看的地方。手拿开,俺给你看看,要是上点药不行,趁早去医院。”看着春风不给自己看他的伤口,菊花冷着脸说着春风,硬是把春风捂着的手拿开。

    “这……咋有牙印子在上面?你……你去碰外面拴着的狗了?你怎么被狗咬到了呢?甜甜,这是不是得去打那什么针才行?”菊花看着甜甜,有些着急的问。

    甜甜听着菊花的话,脸是一片通红。看看菊花,又看看春风,不知该怎么对菊花说。

    听着菊花嫂的话,再看着甜甜的表情,春风“噗嗤”一声,接着笑了出来。

    “你还笑!还笑!”春风这一笑,甜甜脸更红了,忙又羞又气的捶打着春风。

    “春风,你的手都被狗咬成这样子了,你俩还有心思在这闹着玩?快去上医院啊!”菊花真被二人搞糊涂了。这都被狗咬了,还在这闹着。

    “菊花嫂,你问她,我这是被……被哪……哪只小狗咬的。哈哈哈哈哈哈……”春风忍不住笑的蹲在地上。

    “你是狗,你才是狗!看来我还是把你咬轻了!你再笑,再笑看我不把你再咬几个牙印出来。”被春风笑的捂着脸的甜甜,这会对春风威胁道。

    “唉!你俩啊……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还不快抹点药在上面后,再贴个创可贴在上面。”菊花现在才弄明白,原来是甜甜咬的。

    “好,好,不笑了!真的不笑了!上点药,上过药后可还要去打一针。咯咯咯……”春风忍不住捂着嘴笑着。

    “哼!你再笑?你再笑一声试试?”甜甜这会又抓住了春风的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