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认清身份

加入书签
    大武出了门才醒悟过来,自己拍了脑袋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有些不对啊!我跑出来干啥?”想再走进去,可又怕惹得他那个心肝宝贝姑奶奶生气,只能无奈的走到正在厨房忙着的爹娘面前。

    “大武,你咋不陪着她出来了?”正在忙着做菜的娘,看到大武一个人来到厨房问道。

    “她和红叶聊着他们女孩的事,我在旁边不好,所以……就出来,让她两个聊一会。”大武一副很大度的模样。

    “你这孩子!你是真傻了吧?那是你媳妇,你咋不陪着她说话,却把人家两个丢在屋里?你咋这大了啥都不懂呢?”娘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大儿子这么不开窍。

    大武心里都憋屈的要死,可又不能说是自己乱说话,被未来的媳妇给逼出来的。只好继续装作大方的说道:“娘,人家两个女孩子在那说她们之间的事,我一个大男人在那杵着像啥?再说了,我要寸步不离的跟在她旁边,她还会觉得我时刻看着她,一点都不给她自由呢!都到俺家来了,你还担心啥嘛!”

    “呵呵……大武说的也是个理!娘这不是想你俩早点好上,让俺能早点抱上大孙子嘛!省的她家到时结婚又要好多礼钱。只要她怀上了,她家自然就不会再为了多要礼钱拖着不给了。”娘露出开心的笑容,伸头看了看门外的走廊,小声说出了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大武娘的心里觉得,这女方家要的彩礼钱有点多。担心到时择好日子送过去,她们又要很多嫁妆钱。只要儿子先把媳妇肚子弄大了,到时大武老丈人家,想多要礼金拖着不给,也没法在那多拖着不嫁。自己丫头大了肚子,一时不嫁出去,那可丢他们女方的脸。

    “娘,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还挺坏的嘛!”大武笑着说。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这个没良心的,媳妇还没娶进屋,就开始嫌娘不好了是不是?你真是个白眼狼!娘这也不也是为你好!”大武的娘有些生气的指着大武说。

    “娘,我和你开玩笑呢!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快吧?这腊月底才说好,你还真把你儿子我当成有美男子的魅力,人家这么快就会跟我好上啊!”大武没想到娘想的比他自己还急。

    “你平时不是跟俺们吹,你真想追哪个女孩子,那是分分钟的事!现在咋了?真的人家到俺家来了,你又怂包了?”大武的娘这可是故意煽风点火。

    “哎呦……我的娘啊!没想到你老比你儿子我还急,这人家才头一次到俺家来好不好?这再快也没你想的这快吧!”大武才发现,娘恨不得自己立马就能给小珍肚子弄大,这样她才认为自己有本事。

    “你就在这乱教这两个王八羔子!人家娘老子把丫头养这大容易吗?能不要点这些年抚养孩子花的钱?你倒好,在这教着儿子直接把人家先占来,人家爹娘就白养她到这大了?”在灶门前坐着添柴的大武他爹,有些听不下去了。这自家老娘们咋就想着自己,也不替人家爹娘想想?

    “你还是他俩老子不?俺教儿子早点把媳妇拐进门,有啥不对了?他俩是野种倒不成?你在这给俺充起大头熊(充人物的意思)来了?”大武的娘听着自家男人的话有些来气,话也说的大了起来。

    “你……”大武的爹气的指了指自己的女人。

    “俺什么俺?咋了……”大武的娘声音又提高了不少。

    “爹!娘!你俩小点声行不行?人家还在那边屋里坐着好不好?”大武担心的往门外看了看,眼里满是央求的看着自己的娘。

    “有人在,俺现在懒得跟你说!老东西,晚上俺俩个再好好讲讲!”大武娘刚才想发火,被儿子把话截住没说出来,想想儿子说的也是。忍着肚子里的火气,指着自家男人点了点,又忙着烧着菜。

    屋里的小珍和红叶聊的正开心,小珍听说春风给红叶买了手机,一再让红叶到学校买了手机卡,就打电话给她。红叶问了小珍,暑假去那边找短期暑假工好不好找,她想今年暑假也去打份工,给家里减轻点。

    “红叶,你这问我去打暑假工是假,是想和你春风哥在一起是真吧?”小珍如同明白红叶的心思一样。

    “你又在这胡说!”红叶娇羞的说到。

    小珍说的并没有错,红叶她也是想打份暑假工替家里减轻不错,但心里更是想着能和春风近些。

    “我可不胡说哦!……”

    两个人正聊的起劲,这时大武走了进来。“小珍,红叶,该吃饭了!娘饭烧好了,让我过来喊你俩呢!”

    两人这才停止谈话站起来,跟着大武往堂屋走去。

    大武家的大桌子上,摆满各种了菜肴。屋里还有几个庄上的大姑娘小媳妇,这是大武的娘,让小武去请来陪自家媳妇吃饭的人。

    “婶,你咋弄这么多菜?我可不能去上面做。这还有这么多客呢。”小珍对着拉自己去上座的大武娘说着,不愿去上首座坐。

    “这没有旁人,都是一个庄上的。你这头一回到俺家来,你不上去坐,还有谁坐?快上去坐着,就等着吃饭呢!”大武的娘又把小珍往上座拉。

    “小珍,今个这就是该你坐的,快去坐着吧!”大武的爹站在门口对小珍说着。

    “叔,婶,这上头要坐也是你俩坐,我可不能坐。”小珍知道家里请客吃饭的规矩。自己一个晚辈,哪能坐在上座。不论大武爹娘怎么说,她就是不去上座。

    “俺和你叔还有事,你们先吃。”

    最后还是大武说话,“娘,小珍也不是外人,你让她坐上头,她可还吃不饱呢!你看这里还是让两个嫂子上去坐吧!”

    没办法,最后是大武的两个嫂子上去坐的。小珍坐在上座的右手下面位置,有大武陪着。

    红叶本来坐在最下面的位置,可被大武的娘给拉到了主座左手边下面的位置上,一个大武的堂妹作陪。下面一方有小武和另一个大武的堂妹坐着。大武的爹娘没有坐到桌子上来。

    大武的娘在一旁站着说道:“小珍,婶烧的不好吃,你就将就着吃,可不要饿着肚子。”

    “婶,你烧这么多菜,味道这么好,怎能说不好吃呢!比我娘烧的可好吃多了。”被大武夹了一碗菜的小珍正在吃着,忙停下筷子说到。

    “你就会说话!婶做的哪有你娘做的好吃!大武,你要夹菜给小珍吃。不要让小珍到俺家来,到时饿坏了。”大武的娘在提醒大武要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

    “婶,你和叔也来坐下吃!这我们挪挪,能坐得下。”小珍说着,往边上挪了挪。

    “你们吃!你们吃!俺这还有两个菜没烧好。”大武的娘说着,推了一下站在门边的大武他爹,两人往厨房走去。

    吃完饭,几个大姑娘小媳妇的,陪着小珍又坐着聊了一会。

    到了两点多钟,小珍站起来对着大武爹娘说:“叔,婶,在你家吃过,客气话我也不说了,我这该回家了。明个和大武一起还要出门,我这回去把衣裳啥的收拾收拾。”

    “你等会,俺再烧口水(这里是烧点吃的意思)给你喝了再走。”大武的娘站起来,忙拉着小珍说。

    “婶,这刚放下筷子一会,哪里还能吃得下啊!你的心意我领了,真的是吃不下了。”小珍连忙说到。

    看小珍执意要走,大武的娘让大武送小珍回家,一家人跟着送到村口的路边。红叶也跟着一起送到村口,对小珍打着招呼,让她以后记着常联系。

    小珍招呼着红叶,办了卡可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又对大武爹娘说过一番感谢的话后,这才和大武一起往下山的路走去。

    送走了小珍,红叶对着大武爹娘说了一番感谢的话,也返身往自家的路上走去。

    看着红叶走远的背影,大武的娘对着大武的爹说道:“你说红叶这丫头,要是能说给俺家小武多好!”

    大武的爹望了望自家女人,摇摇头说道:“你也不让小武撒泡尿自个照照,就他这熊样,能配的上人家红叶丫头哪点?人家可是响当当的大学生,小武他是啥?你就别整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也不怕别人听到笑话!”

    大武的爹真的被自己这异想天开的傻娘们,说的有些无语。她可真敢想,就自己家小武啥德行?人家红叶丫头,就是家里孤儿寡母的过得差一点,一个大学生也不会看上自己家的小武。向家老奶奶在世时都常说,以后把红叶许给春风。人家红叶再怎么轮,也轮不到小武头上。

    “咋了?你是不是今个和俺抬上了?晌午烧饭时你跟俺抬,这会你又来给俺抬,你是不是就想着你家两个儿子打光棍,你才心里高兴?”大武的娘因为中午的事还没跟他算账,他居然这会又跟自己抬上了,新仇旧恨这会可一股脑上来。

    “唉……俺都没法说你这个女人!你想给儿子找媳妇这是好事,你也要看看到底跟人家配不配,到没到那种地步行不行?都像你这样教孩子,那人家爹娘都不用活了!俺懒得跟你说,你有本事,那你去到红叶家提亲去。俺看这谁自己到时脸会挂不住。”大武的爹气的一甩手,自上前走去。

    “你给俺站住!俺哪里打脸了?哪里让你丢人了?你给俺说清楚……”大武的娘快步向前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