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羞涩的爱

加入书签
    春风从老板那支了一千块钱后,还特意请了半天假。吃过午饭后,忙着去把钱和信寄回去。

    冬尽春来,树木绿了又变黄,转眼已是三年过去。早已跨过了新世纪开端,已开始往第一个十年接近了。

    春风已成了装修队里的大师傅,工资也逐年提高。红叶也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走进了名牌大学的校园。

    社会经济的发展,让农村生活也在一步步改变。住在大山里老辈没有想到能通的电话,现在缆线直接拉到了下庄,直接在下庄村口位置留着桩头,家家都可以拉线通上电话了。春风不放心娘一个人在家,听说后也出钱让娘给自家装了一部。

    第一次直接在家里接到儿子的电话,娘把话筒紧紧贴在耳朵上。对着话筒大声喊着:“春风,你吃饭了吗?俺在家好着呢!这下有电话了,有啥事可就方便多了。”生怕声音说小了,离这很远的春风听不见。

    “娘,你喊这大声干啥?你这都快把我耳朵震聋了。你不用喊这大就像平时说话一样就行。我吃过了饭出来,这才打的电话给你呢!红叶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了吧?”春风在电话超市里,听着娘那震的耳朵“嗡嗡”的声音,忙把话筒拿的远远的,听娘说完,这才把话筒拿到耳边,笑着对娘教着,问红叶是不是知道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电话里,娘的声音比刚才小了不少,只听笑着说:“俺还以为隔得远,得喊大点声你才能听得着呢!……”第一次摸着电话的娘,哪里能清楚,拿着电话就可以像两个人当面一样说着。

    娘招呼春风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等红叶大学毕业后就早点把两个人的婚事办了,以后一家三个人一起把家搞好。娘觉得这几年春风又是撑着家又是供红叶上学,真的是苦了春风一个人。她想让红叶早点嫁给春风,这样心里也算放下了。

    春风知道娘心中的想法,觉得让红叶嫁给自己,是弥补了对自己的亏欠吧!可春风感觉,娘还有一种觉得自己可怜,想让红叶嫁给自己,让自己知道同样能拥有幸福。

    春风心里是爱着红叶,可他更想看到红叶有功成名就的欢乐。

    “娘,红叶上学行,就要让她继续往上考,结婚的事不急。不能为了这事,耽误了红叶以后的路。”春风对着话筒说到。想到红叶,脸上不由露出开心的笑容。

    “你这孩子!俺看再让红叶那丫头还上几年学,到时你还咋栓住她的心?”娘在电话那头明显透露出一些担忧。

    “娘,不管怎样,红叶是俺妹,这点跑不掉吧!你说,俺们家好不容易出来个大学生,俺们不能还把她拉回到大山里吧!”……

    挂了电话号付过话费后,偶尔抽烟的春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接着吐出一团烟雾,春风苦笑着走出电话超市的门。

    这些年独自在外的漂泊,让他也学会抽烟,同样也学会了把许多心事深藏。只是想着自己家庭的状况,哪能让自己还乱花钱买烟抽。所以平时买包最便宜的烟,差不多也要抽个近一周,就是偶尔心烦和感觉太累时抽一根。

    娘的担忧,春风其实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也是大学,或者红叶现在也是没有考上大学,跟自己一样的打着工,自己和红叶应该能真的就早点成了家。但现在却不可能了!毕竟名牌大学出来的人,她周围所结交的人都是有文化的,自己这样的身份和红叶在一起,只会影响红叶在那些人眼中的看法,自己帮不上红叶的忙,反而还会拖了她的后退。好容易让她考上大学,想着能让她有个体面的工作,自己又怎能去扯她的后腿呢!

    春风的心里,经过这几年打工生涯的洗礼,感受着这个社会城市里的人们,对他们这样打工者的轻视和看低,已让他带着一些自卑的心理。

    可现实的社会就是这样,身份的不对等,往往会在别人眼里成为奇葩或笑料。自己这样辛苦供红叶上学,就是想着能有红叶让这个家出人头地。出人头地所要付出的代价,春风早在劝红叶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学的时候,心里就做好了准备。可真正想到这事时,春风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着一种难受。

    不知是从小父母长辈灌输的原因,还是自己与红叶从小到大在一起的缘故,春风真的舍不得有一天失去红叶。可再多的舍不得,与红叶一生以后的幸福生活相比,都是可以放下的。

    有一种爱叫把你珍惜,忍着心痛让你生活能过的更好。

    现在的春风心里,就是这样的一种打算——让红叶以后的生活真正过的更好!

    在红叶大二放寒假的时候,春风在准备回家过年前一天,为了让娘和红叶以后方便联系,春风特地跑到大商场手机柜台前,花了近一个月的工资,给红叶买了一个红色翻盖的手机,作为新年送给妹妹的礼物,同样也表明红叶在自己心中的珍贵。

    听到春风回家的确定时间,红叶吃过中饭洗好碗,手上的水还没擦干就对娘说道:“娘,我去接春风哥去!”

    娘看着红叶心里如此惦记着春风,脸上露出会意的一笑道:“春风坐的车要等天快黑时才能到镇上吧?天这冷,你去这早在哪待着?”

    “娘,你不是说过年的瓜子啥的还没买嘛,我这先把这些东西买好,时间不就差不多了?你也不怎么去镇上,要不我俩一块去吧?”红叶看着娘问。

    “俺……就不去了吧!正好到时春风回来,你俩的事你心里怎想,有啥话你俩可以一路叙叙!”娘本来想说到镇上看看,但转眼一想,两个孩子难得聚在一起,自己这个当娘的在一旁,肯定有些话不好说。看着红叶现在的模样,她现在不担心春风不同意,反而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会看不上春风。

    “娘,有你这样催着把自己家女儿往别人怀里送的吗?”红叶听着娘的话,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春风哥,不由的脸泛起了红晕。

    “你俩都是俺养大的,你春风哥咋是外人了呢?春风他爹是为了俺奶孙三人才……,俺们不能对不起他解家!……”娘又开始了给红叶洗脑。

    “娘……我记着呢!再说我这不是还在上学嘛!等我大学一毕业就和春风哥……,这样总行了吧?”女孩在家人面前的羞涩,让红叶不好意思对娘直接说出结婚两字。

    “咋了?对娘还脸红不好意思啊!你心里有着你春风哥就好,这样俺也能放心了。你说这几年春风混得和家里结余的钱,都给你上学用的差不多了。俺家这样穷,还在这大山上,你要不跟他,你说谁家姑娘愿嫁到这山旮旯里来?俺们可不能对不起春风……”娘又是一通说教。

    “娘……!那我现在就跟春风哥在一起,这样你能安心了吧?”红叶红着脸,大胆的说出了这句话。

    娘听着一怔,盯着红叶看了大半分钟,才眯着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娘这样一愣后的笑容,让红叶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

    红叶一低头躲开娘的眼神,转身往自己房间跑去。“娘,我不跟你说了!我拿围巾,这就上镇上去。”

    红叶虽然在大学不乏众多追求者,可她还没有对任何一个追求者搭理过。没有经历过男女感情的红叶,也为自己这样直白的话语,羞得赶紧逃离娘的注视。

    “红叶,多穿件衣服!天这冷,在街上等着春风时间长,别把自个冻坏了!”娘带着笑容对已经走进自己房间的红叶喊道。

    “穿多了走路热!我可以在街上买东西的店里多呆会,这样就不用在外面等着春风哥呀。”在屋里戴着围巾的红叶回答着,提着自己的小挎包走了出来。

    走出房间,来到大门前的红叶对娘问道:“娘,还要买哪些东西?我俩一起去呗!”

    “你一个去吧!俺还要给春风屋里收拾收拾,他常年不在家没人住,屋里到处放的都是家里用的东西。”

    “娘,我俩昨个不就收拾好了吗?床也都春风哥铺好了,换了洗过的床单被罩,还有啥要收拾的啊!你就和我一起去接春风哥,正好去街上看看嘛!”红叶来到娘的面前,趴在娘的肩头说到。

    “娘走的慢,回来晚了天冷,到时拖着你俩也走不快!俺就不去了,你去接春风吧!”娘的心里想让两个孩子多单独处处。

    红叶没能劝动娘和自己一起上街接春风哥,想着这么远的路天又冷,娘年纪大了,这样是有些辛苦,也就不再劝娘一起去了。

    “娘,那我走了哦!你在屋里烤火歇着,晚饭我回来烧。”

    “这春风回来了,你就想着让他尝到你的手艺?”娘有些坏笑的看着红叶说。

    红叶的脸又是一阵泛红。“娘,我不和你说了!那我走了哦!”头一低,慌乱的往门前的路上走去。

    看着红叶明显躲闪的走开,娘脸上露出一片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