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九:藏宝之地

加入书签
    袁熊看向李不琢,说道:“刚传来的消息,冯虞的命灯早在两个时辰之前就灭了。”

    李不琢这才释然,走到地上的尸体旁边,手指沿着冯虞的脸颊边缘摸索。

    “没有易容的痕迹,果然是术法神通,不光五官和冯虞相若,连骨骼也和和这张脸完全契合。”李不琢说着看向袁熊,“想必冯家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袁熊皱眉道:“恐怕下半夜冯家的人就到了,麻烦的是冯虞真身的尸体不知被藏在哪里。”

    李不琢突然发现假冯虞腰部有一块凸起,伸手一探,便拿出一方玉盒。

    “嗯?这是……”李不琢拿出拿玉盒里的暗黄色帛卷,一眼扫过其上的内容,心中暗道:“夏帝密旨?”

    脸上却不动声色,对袁熊道:“去支援其他人,把余孽都捉拿下来,最好留下几个活口。冯虞的尸体就在麟光阁下,冯家的人过来之前,把前事都做完备了,不要落人口舌。”

    袁熊虽明知李不琢是支开他,也十分知机地应承退下。

    李不琢便借着麟光阁的灯光,翻开那卷密旨阅读。

    密旨上尽是痛骂百家炼气士的话,末尾则有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字:“北鬼户至南乾罗山。”

    李不琢见到这行字,瞳孔微缩,霎时间便想到了吴寒衣带诏上的那行字。

    “西鹘火,东至缇加夜山!”

    “原来是这样,四山的位置,便能确定一处经纬,那就是复国宝藏所在之地?”

    李不琢脑子里浮现出浮黎十六州的地图,西面的鹘火闪至东面的缇加夜山之间有一道黑线相连,北面的鬼户山与南面的乾罗山间又有黑线相连,两道黑线交错于一点。

    “这就是复国宝藏的所在,不过,若不能凌驾于九天之上俯瞰世间,谁又能确切找到这地方?倒是听说圣人神游方外,能俯视人间,天宫中亦存有浮黎十六州比例完美的地图,只是这种地图,管制比寻常炼气术和火器更加严厉,我没机会看到。”

    李不琢记下密旨上的每一个字,将密旨放回玉盒盖上,心说这玩意就是符家欲赠给冯家的东西。眼下看来,复国宝藏的线索原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记载在这密旨上,第二部分则记载在那衣带诏上,不过,吴寒的幸存纯属意外,当初若非吴心以双目为代价,提前让神兵出炉,去火场里救秦皇后,那张衣带诏也决计传不出来,夏帝处心积虑留下复国宝藏,总归是要留给后人的,这密旨和衣带诏上的线索,想必都并非独一份。

    …………

    麟光阁前,符离收起四张残破的符纸,平静看向包围过来的神咤军。紫衣男人冷冷道:“大胆,此乃符家千金,尔等不去捉拿贼人,竟以刀兵相向,还不后退?”

    众神咤军面面相觑,却都没松开兵器。

    “都退下。”

    浑厚的声音传来,袁熊走入阵中,对符离点点头道:“我乃神咤司副千户袁熊,贼人俱已伏诛,符小姐大可放心。”又看向紫衣男人,皮笑肉不笑道:“不过,今夜为救出符小姐,司中又死了几个弟兄,却不是来听阁下斥责的。”

    虽说符家家世极深,但神咤司与天宫体系不同,袁熊既不能从符家获益,也不惧怕符家干涉神咤司事务,说起话来毫无顾忌。

    紫衣男子眼神一冷,移开目光,符离连忙说:“今夜先中了冯虞的计,澹台叔叔为护我安危,这才有些失言,还请袁千户和诸位兄弟见谅。不过,袁千户刚才说的贼人是什么意思?”

    袁熊道:“起先骗了符小姐的冯虞,是前朝余孽假扮,本官方才已收到了消息。”

    “原来如此……我道冯家怎会如此不智,原来这麟光阁已被鸠占鹊巢,尽是贼人。”符离顿了顿,不禁感慨,“好毒辣的手段,我若死在这里,便连自己都死得不明不白,若家中长辈知道,日后冯家和符家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说着她一摸腰囊,“到没有别的损失,只是那一份密旨……”

    “符小姐找的可是这个?”

    李不琢自后院走入阁中,手里拿着一件玉盒。既然盒中密旨上的线索已经记下,此物便要物归原主,以免遭人惦记。

    符离眼神一动,接过玉盒,展开密旨一看,发现密旨已被人展开看过,贴身收好说道:“不错,这就是贼人骗去之物,多谢李千户。”

    李不琢有些讶异道:“符小姐认得我?”

    符离脸色憔悴苍白,笑了笑道:“我那堂弟心高气傲,在你那受了两次挫折,跟变了个人似的,我便有些好奇,今年府试过后蛛楼游春时,我便在人群中,见到了李解元你呢。”

    李不琢知道,符离说的弟弟就是符膺。

    符离看了一眼李不琢的右手,又看见他鬓角的一缕白发,不由迟疑了一下。

    李不琢看见了符离的目光,今夜催动烛龙许久,精气神消耗极大,渐觉枯荣气又有向体内侵蚀的征兆,便道:“受了些伤,没有大碍……符小姐既已安全,我便先告退了。”

    “什么伤势竟能让人一夜白头?”符离有些惊讶,“家父认得一位岐黄宗师,李千户若有需要,我可为你引荐。”

    “暂时不必了,若有需要,就要麻烦符小姐了。”李不琢谢了一声,“这附近兴许还有残贼,还请符小姐随袁副千户到神咤司暂避,若不然,且尽快找个安全去处。”

    符离点头道:“我这就前往神咤司暂避,传信家中长辈,这两日的安全,还要仰仗诸位了。”

    ………………

    留袁熊等人处理麟光阁之事,天还未亮,李不琢独自回到府中,见三斤房中灯已熄了,侧耳一听,便是均匀的呼噜声,正欲回房,身边传来幽幽的声音:“你的伤。”

    李不琢转头一看,洛还君站在门口,眼睛会说话似的,关切又带着幽怨。

    “没什么大碍,但要闭关调息一阵,三斤醒后跟她说一声,这几日我在屋中辟谷,不要打扰。”

    李不琢解下大氅交还给洛还君,被那双眼睛看得有些心虚,佯装无恙,夺门入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