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蝶梦双戏寻归期(7)

加入书签
    白钰珑脸色一红,垂眸不语,有些不知所措。

    “死老头子,你把小姑娘吓到了!”魏大娘走进来,端着托盘,“别听死老头子的,吃点东西吧。”

    “大娘,我还不饿……”白钰珑的话还没说完,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

    方子俊连忙搀扶着白钰珑走下来,让二位老人坐上来。魏大娘见拗不过,点头同意。四人对视一眼,边吃边聊。

    “大娘,这是我哥哥,子俊,我叫钰珑。我们……”白钰珑拿起筷子,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低语。

    “钰珑,这名字真好听!死老头子叫魏大头头!”魏大娘宠溺的看了一眼自己家老头,嘴角挂着笑意。

    白钰珑没忍住,噗嗤一笑:“魏大爷的名字很有趣呢!”

    “钰珑姑娘你不知道,死老头子小时候经常挨饿,所以后来长了个大脑袋……”

    问起二人为何流落在此,白钰珑咬唇不语,方子俊不知作何解释。魏大娘嘿嘿一笑,认定二人是私定终身,瞒着家人跑出来的。

    魏大爷自动脑补,之所以受伤是因为有家丁追赶,二人不慎摔了下来。

    方子俊脸一红,与白钰珑对视一眼,不做任何补充。饭后与两位老人闲聊了一会儿,魏大爷拉着魏大娘去睡觉。

    白钰珑张了张嘴,尴尬的轻咳一声,涨红着脸看着方子俊。

    “钰珑……非常时期,不然你委屈一下?”方子俊见白钰珑点头,心中暗喜。

    “子俊哥,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以免发炎!”

    “好!”方子俊大大方方的脱下中衣,露出精壮的腰身,白钰珑脑海中浮现上次给弟弟白沐川换药的情景……呃……白钰珑摇摇头,帮方子俊清洗伤口,又将药粉撒在伤口处。

    为了快点包扎完,白钰珑直接将手伸到方子俊的胸前,不小心触碰到一朵茱萸上。二人不约而同颤栗了一下。

    方子俊全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可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子俊哥……好了!”

    “啊?哦,谢谢!”方子俊自觉脸上一片火辣辣,背对着白钰珑将衣服穿好。

    不经意间瞥见胸前的玉佩,一个想法在脑海中盘旋,回眸看到面色苍白的女子,欲言又止。

    二人对视一眼,和衣背对而卧……大约过了一刻钟,方子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子俊哥,你有心事?还是伤口疼的厉害?”白钰珑轻声询问。

    方子俊哭笑不得:“钰珑,我……我忘记家父令我出来的原因了……”

    “呃?子俊哥,你是不是伤到……”

    “钰珑,我……好像家父让我找一个很重要的人……”

    “有画像么?”

    “呃……有……丢了……”

    “……”白钰珑苦笑,自己难逃罪责,“等你好了,钰珑帮你一起寻找!”

    “嗯……”方子俊大哥哈欠,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在脑后,沉沉入睡……

    花梦蝶稀里糊涂眼前一黑被人带回了客栈。一蒙面黑衣女子冲着另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抱了抱拳,闪身潜入白穆川的房间,走上前睨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将夜行衣扒了,塞进行囊,躺在白穆川身边。

    白穆川睡得并不安稳,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早已醒来,闻香识人不知何时习来的本事。忍不住蹙眉,假装不经意伸懒腰,一声惊呼:“谁?”

    “公子……是奴婢!”花梦雨翻身坐起,跪坐在床边,换上战战兢兢的表情,令白穆川反胃不已。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白穆川从床上跳起来,躲得远远的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你知道小蝶儿因爱生恨,你还如此诬陷本公子,居心何在?”

    “噗嗤!”花梦雨咯咯的笑起来,花枝乱颤,缓缓起身,伸手拉住白穆川的衣袖:“公子,你累不累?”

    “累?是有点!”

    “公子,奴婢帮你捶捶肩?”

    “何必如此麻烦?你从这里走出去,将门关好,本公子就浑身舒服了。”

    “公子多虑了……天亮了,奴婢去安排早餐!”花梦雨走到门口,回眸一瞥,充满侵略的小眼神,令白穆川浑身难受,犹如被刺猬狠狠扎了一下。

    花梦蝶全程不语,不知所想,白穆川再次焦急的询问系统君,自己身上的十香软筋散何时才能解掉?

    系统告诉他:宿主等级太低,自己无法解毒!

    白穆川翻了个白眼,时刻注意动向,寻找机会打算偷偷溜走。花梦蝶将白穆川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连连。

    花梦雨补给后拽着白穆川,招呼妹妹一声,按照主人的指令继续前行。穿过热闹的街道,路过柳家庄,柳员外门前红灯高挂,人山人海。

    一番询问,原来柳员外家的小姐柳梅比武招亲。白穆川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哆嗦了一下。

    为了寻找逃跑的机会,白穆川不顾花梦雨的喊叫,直接钻进人群。哼!小爷只要成功逃离你这个贱人的视线,就能想方设法逃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白穆川挤进人群沾沾自喜,还没来得及高兴,肩膀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你找死?”回眸怒瞪始作俑者,待看清来人真面目禁不住笑脸赔笑,“这位大哥,请问,你有何贵干?”

    好么,身后站着一个半截黑铁塔似的男人,比姚明还要高上几分,自己这幅弱鸡样儿,讲人家热闹,还不是死路一条?

    “噗嗤”,花梦雨姊妹挤过来,见此情形,忍俊不禁,直接笑翻。

    黑铁塔不悦的皱了皱眉:“怎么?你们要跟我抢亲?柳小姐除了我小黑,谁也不能嫁!”

    白穆川双唇紧闭,怕自己不小心笑翻挨揍,“里面请!”

    “哼!”自称小黑的男子冷哼一声,挤了进去,不知道招惹了哪家贵公子,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吃瓜群众呼啦啦闪开一条道路,将场地让出来。白穆川正在歪着头发愣,台上响起擂台主持人的声音:“请问还有没有人上台挑战?”

    花梦蝶眯了眯眸子,趁其不备,闪身抓住白穆川的腰带将他扔在了擂台上。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