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自寻死路

加入书签
    五品灵器,相较于之下,三品境已经是能够发挥出将近八成的威力。

    穿戴使用这样的灵器,战力提升不可谓不强。

    这次的死斗,按照龙丘道的要求,便是以一敌八。

    熊家的八人,乃是三品境就算了,还穿戴五品灵器,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那炼器府的甘甜等炼器师,情绪率先是爆炸。

    “该死啊,我们的灵器还没有炼制成功,让他们白白占了便宜。”那老头子炼器师,忍不住喝道。

    旁边的甘甜,也是情绪糟糕。

    金旧人看向杨志:“如果不是他们背后支持的话,打死我都不相信。”

    “自然,这熊家,如何有可能靠自己弄得到五品灵器?”杨志也是跟着点头,表情也是极为的难看。

    对方,分明是借此传递一个信号。

    这个事情他们是插手了,但是自己又能如何。

    的确对方是先算计了,可死斗却是龙丘道自己提出来的。

    难不成,现在将灵器,借给龙丘道?

    但借了有什么用?

    龙丘道没有境界,灵器只能使用一些功能型的灵器,这种战斗灵器,防御灵器,他用了几乎没有什么增幅啊。

    雪家方向,雪淳风也是有些坐立不安。

    眼下的情况对于龙丘道来说,实在是不利。

    其他的雪家人也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走向擂台的八个熊家人,心中古怪的情绪流转而起。

    如果是过去,他们真的想不到,会过来观看自家赘婿和熊家最强的一批战力死斗。

    放在过去说出来的话,谁又会相信啊。

    “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杨志旁边,坐着的杨羊宝,忽然是喊道。

    另一边,入口的位置,龙丘道跟雪嫣然两人的身影,款款而出,于这般多人的瞩目之下,并肩走了出来。

    那一瞬间,众人的心中,只有一个词。

    般配!

    “去找爷爷吧。”龙丘道看着旁边的雪嫣然,出声道。

    雪嫣然轻轻点头,便是迈开步子,朝着雪家的方向过去,来到了雪淳风的旁边:“爷爷!”

    瞧着坐下来的孙女,雪淳风也是有些担心:“没问题吧?”

    “啊?”雪嫣然有些迷茫,什么问题。

    这时候,雪淳风也是指着熊家的方向:“你瞧他们穿戴的灵器,恐怕情况不乐观啊。”

    顺着自己爷爷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雪嫣然忽然是笑了起来:“他们这是故意送东西来的吗,区区灵器而已,根本为难不了夫君啊。”

    “是吗?”另一边,雪恬之父,忽然是出声道,“咱们的大小姐,你太过自信了吧,人家可是八个三品境,配合五品灵器,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就是咱们雪家的人,全部上都不是对手。”

    雪嫣然缓缓的转过头去,看着对方半响后,随后是轻笑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瞧见雪嫣然这有些轻蔑的笑容,那雪恬之父,心中是不痛快,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是触及到了雪淳风那凌厉的目光。

    最后,雪恬之父也只能够收敛自己的目光。

    一席黑袍的龙丘道,已经是淡定的走到了那死斗台上,背负双手站在那,默默的等待着开始。

    周围不少人的目光,投射过来的时候,眼中都是流露出同情的目光,他们非常清楚,接下来这龙丘道的结局,不会有多好。

    自大,膨胀,看不清。

    龙丘道定然会为自己的鲁莽,吞下苦果。

    熊家那边,则是慢慢的走上了死斗台上,他们身上穿戴的灵器,栩栩生辉,尤为的耀眼。

    不少人,心中都是开始思虑一个事情。

    熊家人穿戴这样的灵器,会不会不仅仅单单是为了对付龙丘道?

    他们的心中,是不是有一些别的打算?

    众人那是思绪万千,想着诸多的可能性。

    一个个,表情凝重的盯着死斗台上。

    监察府的人,也同样是看着天色,等待时辰到了,宣布死斗开始。

    他们抬头之时,望着龙丘道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就算是杨志,心情也略微忐忑,凝神看着场上:“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哎……”旁边的金旧人,更是哀叹起来,忧虑接下来龙丘道可能面临的命运。

    众人都在悲哀的时候,忽然一道喊声,瞬间是响彻而起。

    “诸位,你们来此,将会有幸见证,真正的年少强者诞生。”

    “我们一城中的历史,便会有一个名字永远的铭刻。”

    一众人等,都是错愕的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正是杨志身旁的一个胖子,正站在桌子上,高举着双手喊叫。

    “准备吧,为即将到来的无敌至尊而欢呼。”

    杨羊宝的脸上,尽皆是崇拜的狂怒神色。

    死斗台上,龙丘道看着这个活宝,也是伸手捂着自己的脸。

    “这个白痴!”

    另一边,雪嫣然也是捂着脸,她十分理解自己夫君现在羞耻爆表的心情。

    另一边,洛家中的洛云寒,以及比邻的木家众人中的木灵溪,都是纷纷嘴角抽搐。

    前面,他们听过杨羊宝说要给龙丘道一个惊喜。

    所谓的惊喜就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光明正大以洪亮的声音拍马屁吗?

    “哈哈哈哈!”下一刻,所有人都是开始狂笑了起来,只觉得杨羊宝十分的有趣啊。

    “这就是院长的儿子吗,竟然会是这么有趣的存在啊。”

    “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他会对龙丘道这么推崇备至。”

    “语气说是称赞,实际上是故意在嘲讽龙丘道,难道你们没有这样的感觉吗?”

    “的确如此,龙丘道到时候输的凄惨,甚至死在熊家等人的手下,场面该是如何的难看?”

    一群人,纷纷讨论着,同时目光继续停留在那死斗台上。

    熊家等人,已经是彻底的站在了台面之上,于龙丘道遥遥对立。

    “熊家,熊琦,三品境九星。”熊家人当中,最重要的壮硕身形,凝视着龙丘道,开口自报家门。

    尽管对方的脸上,有些皱纹的出现,不过身上的毛发,却是十分的油亮。

    这完全可以证明,其自身的状态如何。

    “你这是自寻死路。”熊琦抬手,指着龙丘道,目光中满是凶意杀机。

    熊家八个壮硕的身形,一字排开,站在龙丘道的面前,宛若一堵堵铁塔伫立。

    相较之下小上不少的龙丘道,给人的感觉,形单影只,弱不禁风。

    这注定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啊!

    不少人,心中这般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