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黄昏下

加入书签
    对于自身,龙丘道大致有一个直观的感受。

    当初,自己身体从零到一,可谓是质变,掌握第一个神通,庖丁解牛。

    此神通极为好用,很适合他。

    今时今日,龙丘道感觉肉身强度,约莫是在一个十的强度。

    经过厮杀发现,应付一品境九星级凶兽,绰绰有余。

    加上吞服兽核,道意碎片强化肉身,现在已经达到一个临界值,随之有可能更进一步。

    但仿佛有着一个界限,镇压这自己的身躯。

    龙丘道需要一个突破口,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识海中的意识宫殿。

    “傻丫头,帮我盯着点旁边。”龙丘道开口,随后是闭上双眼。

    “好……”雪嫣然下意识的点头,可随后反应过来,抬头气鼓鼓的喊道,“不准喊我傻丫头。”

    “嗯?”龙丘道睁开一只眼,嘴角一翘,“行啊,蠢狐狸。”

    说完,龙丘道便是紧闭双眼,意志来到识海,进入那灵魂之海上悬浮的意识宫殿。

    “啊……”雪嫣然懊恼的跺了跺脚,冲着龙丘道吐了吐丁舌,“臭夫君!”

    这边,灵魂步入宫殿中,龙丘道快步走入深处,站在一个雕像面前。

    雕像之人仙风道骨,一手抚须,一手托着浮尘,头戴高冠,身着道袍,两袖宽肥。

    作为道子,这等神通使用起来,自然是信手捏来。

    只是这身躯能否承载,犹未可知。

    “只是用来储物,应当不成问题。”龙丘道心中想着,深吸口气。

    外界,龙丘道忽然是睁开双眼:“道兄,且助我一臂之力。”

    边上的雪嫣然,见到龙丘道忽然睁开双眼,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句话,不明就里。

    当她准备开口时,便瞧见龙丘道忽然是面色一变,当场便是跪在了地上。

    “唔!”闷哼一声,龙丘道双臂猛的砸在地面之上。

    轰!

    双臂砸下,绷紧的拳头跟地面碰撞,碎石飞溅。

    边上的雪嫣然甚至能够感受到,地面都是轻微震颤,可见龙丘道这一轰砸,力道如何。

    “嘶!”倒吸一口冷气,龙丘道硬生生忍受着体内压力,肌肤表面开始崩出裂口,骨肉翻出,鲜血如注。

    只是片刻之间,龙丘道就如同一个血人。

    “呃!”

    边上的雪嫣然猛吸口气,咽喉发出空腔声,当场吓傻,泪花涌出。

    只是瞬间,雪嫣然就梨花带雨,哭个不停:“夫君,你怎么了,别吓我啊,是不是先前吃兽核的缘故啊。”

    “不能有事,夫君不可以有事的。”

    雪嫣然吓得有些慌乱,可下一刻是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连忙从怀里掏出丹药,然后往龙丘道口里塞。

    随后,更是开始讲丹药磨成粉,连忙往对方身上抹。

    雪嫣然也不嫌弃龙丘道浑身血污,一边哭着一边抹丹药粉,手上身上全是血。

    而她脸上沾着的血污,也是被她泪水化开。

    “瞧……你这花脸,哈……哈哈……”龙丘道喘着气,笑着向雪嫣然道。

    雪嫣然瞧见龙丘道还笑,一边哭一边急:“呜……你还笑,让你乱吃东西。”

    “没事,我这是在突破。”深吸口气,龙丘道挣扎着坐好,闭着双眼。

    “就好了,别担心了。”

    而下一刻,他身上再度开始蒸腾起滚滚热气,带走身上的血污。

    雪嫣然这边,听得龙丘道的话,本身是不相信。

    只是见到对方热气蒸腾,浑身崩开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不断血痂凝成,最终剥落,露出新嫩的肌肤。

    她这才松了口气,用手背抹着泪,破涕而笑。

    “我就知道夫君没事。”

    这边,龙丘道身上蒸腾而起的热气,愈加浓郁,最终是旋转着,飘散而开。

    雪嫣然眼前的龙丘道,伤势已经是消失不见,仿佛刚才那突然出现的惊险境地,根本是幻觉。

    “约莫到了十二的强度?”龙丘道睁开双眼时,感受自身,若有所悟。

    当他站起身来后,原地陡然一拳轰出。

    砰!

    拳速奇快,打在空气中,隐约有着爆裂声,惹得他双眼一亮。

    提升很大!

    先前,他应对一品境九星级的凶兽,尚且需要闪避,然后凭借霸道的力量,一击必杀。

    现在则是站在原地,任由对方攻击自己,都不会受伤。

    自己也不需要找机会,一拳便能打爆。

    “说不定,我现在的战力,已经堪比二品境的灵者?”龙丘道心中估量着,但也不好确定。

    自己修炼身体,没有灵气,无法用境界评定。

    不过今后,总有机会试试。

    “夫君,你真的没事了吧?”雪嫣然这时候,见到龙丘道回过神,这才担心的问道。

    龙丘道扭头看向雪嫣然,立刻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方那小脸蛋上,黑黄的尘土污垢以及血迹,被泪水化在一起,又被她用手抹来抹去,已经彻底成了小花猫。

    脏兮兮的,看上去可怜巴巴。

    瞧见龙丘道的反应,雪嫣然忍不住踹了对方一脚:“你还笑话我!”

    “好了,不要撅着嘴巴了,都能挂壶了。”龙丘道笑着,一把牵过对方,走到边上的小水流旁。

    估计是雪淳罡跟那披刺甲猪厮杀,破坏极大,这废弃城区中,原本的内河分出一条小水流,淌了过来。

    将狼皮做最柔软的地方割下来,龙丘道揉湿了甩了甩水,轻轻的替雪嫣然擦脸。

    雪嫣然也是老老实实坐在小水流边的大石块上,盘着腿,闭着眼睛仰着头,背后大大的狐尾一甩一甩。

    给对方擦着脸,龙丘道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甚至是有些悸动。

    这一瞬间,他仿佛将所谓的道子,变强都抛却在了脑后。

    那能看出世界大道运转的道瞳,只有那仰对着自己的姣好面容。

    天启城外,荒凉的废弃城区内。

    劈成两半的披刺甲猪旁,那断水溪流旁,只有簌簌水流声,以及柔软的毛发摩挲脸颊的声音。

    黄昏下,一人一狐的影子拉长的很远。

    彼此交错,不分不离,没有一丝缝隙,仿若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