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故人

加入书签
    轰!

    气息涌动之下,雪嫣然陡然睁开双眼,雪白的长发飞舞,身后狐尾的毛发炸立。

    而她的气息,也是再度成功攀升。

    一品境,九星!

    距离学院试炼的开始,还有三天。

    “不错,没想到对于你的天赋,我还低估了。”站在不远处的龙丘道,满意的点头。

    雪嫣然提升境界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对方的强化天赋,似乎是因为过去几年的时间内,没有办法解决,一直是处于一个饥渴的状态。

    蛰伏之后,厚积薄发。

    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得到充分营养补充的雪嫣然,自身得到的强化也是越来越快。

    除此之外,得到龙丘道帮助,传授锻炼的方法,自身淬炼效果尤为显著。

    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之后造成的结果,便是创造了眼前的奇迹。

    一个月的时间,从五星跨越到九星,达到一品境的巅峰,重新回到了二品境的门槛之前。

    “这下,学院的试炼,就不需要担心了。”雪嫣然站起身来,一脸惊喜的朝着龙丘道看去。

    神色之间,也充满了感激。

    若不是有龙丘道的话,恐怕自己现在的境界,已经是跌落到了一品境四星了吧?

    此时的雪嫣然,心情十分的放松。

    一品境八星,对于学院试炼就已经板上钉钉,十分稳妥。

    现在是一品境九星,十拿九稳。

    “这样一来,夫君的安危问题,就不用担心啦。”雪嫣然的脸上,流露出明媚的笑容。

    这些日子,她努力修行,目的也就是保证,自己能够通过学院的试炼,成功拿到免役的名额。

    如此一来,二爷想要借助劳役的事情,将龙丘道害死的计谋,就会彻底失败。

    不过……

    只是普通的劳役,龙丘道活下来,说不定是没问题。

    想到这里的雪嫣然,不禁朝着龙丘道精壮的身躯看了过去。

    距离上次测试,已经过去了很久时间。

    尽管一直以来,没有再试试龙丘道的力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可雪嫣然相信,恐怕自己夫君的力量,应该是不小。

    就算无法修行灵气,掌握灵技,但是凭借那一股子蛮力,想要在城外活下去,完成劳役指标,也是没问题的。

    道理她都明白,但凭什么自己的夫君,就得出城?

    终究夫君是无法修行灵气,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等到学院试炼通过的话,我就可以向学院申请伴读名额。”雪嫣然这边,自顾自的开口,“到时候,夫君就可以跟我一起呆在学院中了。”

    说话之间,雪嫣然的眼中,十分的期待。

    边上的龙丘道,端着个大碗,继续吃个不停。

    内心中,倒是思虑起来。

    关于学院,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城内,分为外城和内城。

    雪家居住的地方,属于外城,而学院则是在内城当中。

    内城的学员,算是将资源堆积在一起,培养年轻一代的场所。

    这些年轻的学员,向来都是天资不凡,借助这些资源和知识,能够在极短时间内成长起来。

    他们的成长,也会提升城池的整体实力,应对凶兽的时候,也更加轻松。

    不说其他,城内几个赫赫有名的强者,都是出自学院。

    亦如雪淳风、雪淳罡等人,都曾经是学院的学员。

    “学院吗?”龙丘道呢喃出声,到时候去看看也算是不错。

    对于他来说,城外的一些事情,还是知之甚少。

    尤其是各种各样的凶兽,不尽其详。

    说不定从这学院中,能够了解不少,看看那种凶兽吃起来,修炼会更快,味道会更好呢?

    若是学院的导师,知道了他的想法,估摸着是会想要狠狠的将他揍上一顿。

    旁人想的都是,这个凶兽的杀伤力如何,对上会不会有危险。

    你却想着吃?

    “不过夫君,参加考核的话,只能我先过去了,通过之后,名额申请下来,我再来接你啊。”雪嫣然这边,脸上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看向龙丘道的目光,甚至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是在担心,他会有什么情绪。

    “嗯,好好让他们刮目相看。”龙丘道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向雪嫣然认真点头,加油鼓劲。

    说完后,便是放下碗来,继续练拳,打磨自己的身体。

    尽管没有经过测试,但龙丘道却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仿佛是进入了一个瓶颈,随时有可能再进一步。

    骨骼发痒,浑身筋肉绷紧无法放松。

    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数日,伴随着自己的修行,这样的状态似乎是会有所减轻,却无法化解。

    雪嫣然冲着龙丘道握拳,自信满满:“放心吧,定然是会让他们吓一跳。”

    “哼,让他们过去看不起我。”

    瞧见雪嫣然这自信的样子,龙丘道也是放心不少。

    自信十分的重要,心态良好才能够让自身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

    “等会练完三套拳后,继续修炼,稳固一下。”看着端起碗的雪嫣然,龙丘道叮嘱道。

    听得此话,雪嫣然也是认真的点头。

    尽管龙丘道跟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可是在指点自己修炼方面,却是经验老道。

    往往是什么方面,有些问题,就可以立刻看出来,并且提出让自己加以改进。

    翌日……

    雪嫣然已经是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学院。

    虽然说试炼是三日之后开启,但也需要提前过去,准备一二。

    龙丘道帮忙提着大包袱,跟雪嫣然并排而走,向内城方向过去。

    雪家本身就靠近内城围墙,不多时就已经抵达。

    内城城墙比之外墙,反而显得更加高大宽阔,抬头望去,铭刻而在其上的符文绽放耀眼光泽,强横的灵气涌动不休。

    若隐若现的灵气屏障,也是浮现而出。

    “嗯?”这时候,龙丘道瞳孔收缩,道瞳显现。

    他能瞧见一只猛禽凶兽,似乎是呼啸而来,可在靠近屏障的瞬间,便从头到尾,化作了飞灰。

    其灵气屏障的威能,由此可见。

    内城城门,并不大,只有四扇并排而列,戒备森严。

    一扇门,便是四队巡视,一队就足足有两百人,化作四个方阵镇守。

    “夫君,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啊。”冲着龙丘道挥手喊道,雪嫣然便是转过身,出示凭证,入了内城。

    周围不少的其他人族妖族,都是纷纷好奇看过来,片刻后是恍然。

    “这就是那个雪家赘婿,那个不入流的乞丐?”

    “你说这人运气倒也算是不错,虽然没什么身份地位,好歹也是吃穿不愁。”

    “等等,这乞丐怎么长的这般俊俏?”

    “诶,你还别说真是这样,估摸着是雪家用丹药治好了伤疤吧,啧啧啧,还真是小白脸,难怪会得那雪嫣然青睐。”

    旁人议论不休,龙丘道充耳不闻,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一个身形,从内城城门走出。

    这人身形微胖,体态宽大,走起路来都是沉甸甸,偏方的头上顶着板寸头,圆脸上有些懊恼。

    对方出现,龙丘道快步上前。

    “这可怎么办啊,哪里做得到啊!”男子摇着头,唉声叹气。

    只是眼前忽然一黑,抬头看去,发现一人正拦住自己去路。

    还没回过神,就见到对方想自己拱手行礼,语气感激:“多谢阁下昔日赠饭之恩,可算是再见一面了。”

    甘甜看着面前之人,一脸茫然:“这位俊小哥,你谁啊?”

    龙丘道露出笑容,解释道:“阁下可还记得,曾经赠饭三日的西街乞丐?”

    听到这话,甘甜恍然大悟:“你是龙丘道?”

    惊呼过后,他上下打量,忍不住笑了起来:“听闻你入赘雪家,看样子是衣食无忧了啊,好事好事。”

    “阁下恩情一直铭记于心,今日得见总算是能够如愿以偿……”龙丘道话还没说完,就被甘甜一把抓住手,制止他掏金晶。

    “几顿饭,算不了什么。”甘甜挥手,不以为意,“如果方便,去我那喝两杯,听你的故事下酒可是极好啊。”

    “疯言疯语,算什么好?”

    “这话可就不对,我是觉得你说的事,极为精彩。”甘甜十分热情,一把揽住龙丘道肩膀,便是离开此处。

    事实上,没走多久,龙丘道便被甘甜,带到一处宅邸中。

    此地距离内城城墙,同样十分接近,占地也是不小。

    只是入了府内,却是一片狼藉,极为遭乱,满地都是各种不同的兵刃甲胄散乱在地上。

    有破损的,也有黯淡无光的。

    除此有不少散乱的炼器材料,金属矿物,凌乱的很。

    “哈哈哈,不要见怪,以前随意惯了。”

    “没有的事情,只能说甘先生不拘小节啊。”

    不多时,拉着龙丘道坐在后院的甘甜,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提来一坛酒,抓来几碟小菜。

    聊过之后,龙丘道才知道,原来眼前的甘甜,居然是一名炼器师。

    这让龙丘道也是不禁想起,过去本尊认识的那个家伙。

    这位友人身上,他也是学到不少东西啊。

    “甘先生……”

    “以后,就别喊得这么生分了,如果愿意,就叫我一声老哥,我喊你一声老弟,怎么样?”满面通红的甘甜,大手一挥道。

    “好!”龙丘道点头,再度道,“老弟这想要请甘老哥帮忙炼制些东西,可以吗?”

    “哎……”听得此话,甘甜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光阴郁。

    “不是老哥不帮你,实在是这时候,没办法啊。”甘甜的神色中,很是苦恼。

    先前从内城出来,因为这个事情,就十分的头疼。

    “城外,凶兽又开始泛滥,也到了集中清剿的时候。”甘甜揉着自己的额头,十分为难。

    “我们这些炼器师,自然是要为城卫军,炼制兵器铠甲,只是这次分摊在我身上的任务比较重,足足要有十套军备。”

    “而且还是三品级。”

    “时间期限是七天!”

    提及到这,甘甜也是叹了口气:“实际上,我们也能够理解。”

    “毕竟这些城卫军,拿着灵器出去,拼死拼活也是守卫城池安定。”

    “统领大人的意思,也是让我们这帮家伙,将一些压箱底的存货拿出来顶上。”

    “只是我若是要完成任务,恐怕要把父亲的作品拿出去才行,但真是舍不得啊。”

    甘甜,需要全力去炼制这些军备,供给城卫军的强者使用。

    这无可厚非,整个天启城,能够生存下去,脱离不了每一方的努力。

    “甘老哥,限制你炼器速度,最大的问题是什么?”龙丘道这边,忽然是开口问道。

    甘甜不明白,龙丘道为何这般问。

    但他也是直接了当道:“炉火是最大的问题,控制炉火以及调节,最为耗费时间。”

    龙丘道轻轻点头,向甘甜道:“甘老哥,可有纸笔?”

    “有,不过你要这个做什么?”

    “若是信得过老弟,拿来便知。”

    一头雾水的甘甜,还是相信龙丘道的话,取来纸笔,递给对方。

    拿过纸笔之后,甘甜便是挥毫书写:“我这有一炼器驭火的法门,便赠予甘老哥,以还昔日的一饭之恩。”

    “哈哈哈!嗝!”甘甜这边,听得龙丘道的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只觉得十分有趣,不禁打了个酒嗝。

    挥着手,甘甜是一脸不信:“得了老弟,你还能懂炼器?”

    “你要真这么厉害,还会是这样?”

    龙丘道到不以为意,边写边道:“甘老哥莫不是忘了,我资质不入流,灵气微弱,激发一些灵器还行,其他的事情,可完全做不了。”

    “炼器,自然是做不到,但不代表我不懂啊。”

    甘甜摇着头,撇嘴道:“你要是懂炼器,我跟你姓!”

    说话间,他目光也是朝着纸上看去。

    只是看了几眼,甘甜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犹若活见鬼般,再也挪不开眼。

    放下笔,龙丘道瞧见瞪直了眼的甘甜,忍不住笑道:“以后是不是要喊你一声龙丘甜了?”

    “咳!”甘甜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冲着龙丘道一脸灿烂,“老弟,刚才哥跟你开玩笑了,你这么帅,难道还没看出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