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老祖验功 (求月票)

加入书签
    暖云丹室中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其中又夹杂着殷勤的撕声惨叫,蓝雀乖乖守在院外,不敢运功偷听老祖与殷主任的对话。奈何殷主任叫得实在是惨绝人寰,蓝雀听着心里发毛,赶紧走开十几步的距离,离得更远些。

    “臭小子这血脉进阶之后,别的功夫没见长,嗓门高了不少!”丹室之中,鬓乱钗横的云裳老祖稍微整理一下云鬓,随手将钗子拔下来丢在一旁,恶狠狠咬牙切齿地暗自嘀咕一句,一挽袖子又朝地上的殷主任扑了过去。

    殷勤趁着云裳起身整理的机会,已经从老龟包月的姿势翻了个身,摆出了后背朝天,四肢贴地的防御架势。

    “学蛤蟆么?”云裳见状冷哼一声。

    哪知她的身形尚未贴近殷勤,那货竟然真像一只蛤蟆般猛地前窜,双手朝她的膝盖抱去。这若是换作屋外院中宽敞的地带,云裳只需轻轻一纵便能躲开殷勤冲抱之势。在这空间的狭小丹室之中,云裳却没有那么多的选择,只能抽身后退一小步,用脚去踹。

    我又不是西毒欧阳锋,才不练啥蛤蟆功呢!咱这叫巴西柔术,地面技攻击。殷勤也在心中嘀咕,他的气机牵引术瞬间发动,不退反进,迎着云裳蹬踹的小脚两臂一搂。

    噗!仿佛是闷锤砸在了兽皮之上的声音,殷勤被云裳踹了个结实,不过他只是身子往后一仰,两臂却捞到了云裳的小腿。

    臭小子这身龟壳真是够硬!云裳这一脚仓促而出,使出了七八成的力道,蹬在殷勤胸口,那货竟然哼都没哼一声。不愧是圣兽血脉,想不到这小子的玄武血脉进阶三级之后,其筋骨肉身竟真能硬抗金丹老祖的肉身攻击!

    经过刚才一阵的贴身肉搏,云裳已经不再留手,虽然她没有调运灵力道法,但金丹老祖仅凭肉身攻击,其力道也是不逊于妖王级别的金刚巨猿。当然若是云裳运用其火属性的灵力,在人族道法的加成下,还是能够干掉一头妖王级别的金刚巨猿的。

    只不过眼下是师尊训徒的时间,云裳若是动用道法才能拿下入门两年的小徒弟,岂不是让人笑话。问题是她这一脚虽然踢中了殷勤,却并没有将他踹趴下,反而被他擒住了小腿。殷勤给云裳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动如脱兔的老龟,不但浑身的防御坚固无比,而且出手的速度如同闪电一般。

    下一刻地上那只兔龟双臂一锁,身体猛地横滚,云裳金鸡独立的身体马上随着他的滚绞之势,轻飘飘在空中转了圈,总算没有被这货绞倒在地上。

    她刚才可是吃了这小子锁绞横滚的亏,一不小心便被他绞滚在地,费了好大功夫才从地面四肢的纠缠中脱身出来,连钗子都差点弄掉了。回想起之前的狼狈,云裳也是恨得牙根儿痒痒,这臭小子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躺地打法,一时像个蛤蟆猛冲猛撞,一但被他锁住,紧接着就像一条巨鳄般地猛然横滚,若非云裳搏杀妖兽的经验十足,换个宅修过来,说不定便会被那货扭断了手脚。

    “哎呦,师尊饶命!”殷勤见没能再度撂倒云裳,还不忘惨叫一声,同时两臂往怀中猛力一带,两条腿宛如神龙摆尾一般从旁侧横扫过去,云裳的能力实在太强了,从战术的角度看,只有将她拖入地面缠斗,殷勤才有与之抗衡的机会。

    “看我轻饶了你!”云裳早窥出了殷勤的打算,从牙缝里蹦出一句,娇小的身子突然借力往殷勤怀中钻。

    哎呦,我去!殷勤鼻尖钻入一抹香气,便知道不好,下一刻,屋中就如同下了一阵冰雹暴雨般发出一阵沉闷的噼啪之声。

    云裳借力前冲,速度不亚于殷勤的气机牵引术,一下便将他撞翻在地。她的一只小腿还被他紧紧锁住,便干脆往他身上一跨,骑在殷勤腰间,一双小手化作片片虚影眨眼间便在殷勤身上拍了百余掌。

    云裳每一掌的力道都不是太大,只有三四成的样子,但是速度奇快,并且其劲道全部拍击在殷勤体内的主要血脉的流径之上。这一回殷勤的防御终于被她突破了,只见他身子忽然一阵高频抽搐,两眼猛地凸起,腮帮子一鼓,喉咙里发出呕呕的声音。

    云裳被怕他呕脏了裙赏,赶紧一抽身从殷勤身上起来,却见这货躺在地上干呕了几下,不但没吐,反而噗地一下崩出个屁来。

    云裳气得要骂,殷勤却赶紧服软了:“服了,服了!师尊功力通玄,弟子周身血脉被您拍得一丝力气都聚不起来,弟子真的服了!”

    “滚到外面去!”云裳冷哼一声,心底却有几分赫然,她虽拍散的殷勤无法凝聚血脉之力,却也是因为她对殷勤体内血脉的流经路径非常清楚,若是换作旁人,即便知道这个法子,却也是无从下手。

    平心而论,殷勤的这套地面战术,局限性其实不小,一对一近身对攻的情况下,能够后发制人,若是一对多便要吃亏了。而且换作开阔的地带,他的气机牵引术突袭一次,若是不能拿住对方的话,再想拿人难度就更大了。不过这臭小子丢霹雳珠的手段也很高明,倒也不怕远身斗法,或者群殴。

    云裳实地检验过殷勤的血脉进阶情况,知道他外表虽然变化颇大,其实并无半点问题,不由得心中大定,只不过刚刚也算是胜之不武,她倒有些不好意思,再看自己身上的裙赏保与那小子滚地之时也沾了不少泥土,云裳脸颊微热,佯怒叱了两句,便让殷勤滚蛋。

    殷勤这一次的进阶,感觉比前面那次颇有不同,虽然样子变得古怪许多,但总感觉骨节筋肉里面仿佛有无穷的力道,恨不得与水拳对拳脚对脚地互擂一顿才叫痛快。冒险在云裳这里小试身手,殷勤的心中暗自欢喜,纯以肉身相搏的话,楚阿大家那只老蝎子也不能拿他如何了吧?

    他一瘸一拐地走到院中,忽然想起一事,扭头对屋内喊道:“师尊,明儿是临渊城的大集,弟子想去集上逛逛,跟您告个价。”

    屋中传来冷冷一哼,他的识海里却响起了云裳装腔作势的声音:“这个嘛,为师也有些兴趣,不若一同去?”

    。。。。。。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