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丑蛮 (求月票)

加入书签
    “这是哪家的怂包?”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杂役,故意很大声地明知故问。

    “看他灰袍上的标记,应当是花狸峰的人。”旁边马上有人接下茬儿。

    “难怪难怪,我说这人哭哭啼啼的好没出息,那花狸老祖就是个娘们儿。”

    人群中爆出一阵怪里怪气的嬉笑之声,有人甚至讲起下流玩笑。对于这些背靠宗门的杂役们来说,金丹老祖也是有着等级高下之分的,那花狸老祖出身万兽谷本就排在七宗靠后,又是个女流之辈。所谓狗眼看人低,只要不是自家老祖,大家对逍遥殿前被挤到角落里的花狸老祖还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那个拉了裤裆的蔫怂仆役,吓得浑身发软,又被人揪住了脖领,正双手扳着那个将他提溜出来的修士苦苦哀求。

    揪他那人,身上传的也是指月山的灰色道袍,只不过颜色更加深些,看样子应该是这帮杂役中领头的一个。指月山这帮人从逍遥殿看热闹回来,一路说笑磨蹭,到饭堂的时候,许多条案已经被人占了。

    七大宗门,指月山排名第二,凌冲老祖出行的排场也大,来到王府赴宴,仅杂役仆役就带了几十人,武家的人他们不敢惹,面对其他几宗的时候,这帮家伙的优越感就来了。其中领头的一个杂役管事,便相中了殷勤所坐的那张条案,嘴巴往那边一努,就有十几个指月山的杂役过去赶人。

    有机灵怕事的别家杂役,见状便马上腾地方躲了,唯有花狸峰那丑蛮,不但没让,反而出手伤了凌老七。若非王府那胖大管事及时激活了禁制阵法,将众人压制住了,这帮指月山的杂役就要一拥而上,开打了。

    大家见识过禁制法阵的厉害,不敢在王府闹事去找那丑蛮的茬儿,正好花狸峰的怂货轿夫被禁制法阵压制得拉了裤子,便被那领头杂役揪了出来,不但当众羞辱,连带着将花狸老祖也不干不净地扯了进去。

    那指月山的领头杂役,被花狸杂役扳着手腕,感觉这蛮子手上并没有什么力道,他又想,连老祖的随行杂役都不选个血脉高等的蛮子,这花狸峰的实力可见一斑。不过,凌老七的水准他却是知道的,在一众杂役中也是个能打的,却被那花狸峰的丑蛮一肘捣飞,虽说凌老七轻敌大意,那丑蛮肯定是有把子蛮力的,而且那丑蛮的血脉肯定要强于被他按在手下这怂货。不过,看那丑蛮呆头呆脑的模样,应该只是个头脑简单的货色。

    领头杂役一边怪笑着起哄,注意力却始终放在那丑蛮身上,他故意将污言秽语往花狸老祖身上引,目的就是激那丑蛮的发飙,到时不用自家动手,王府的禁制就能活劈了他!

    那王府的胖大管事瞟了一眼领头杂役,面带不屑地冷哼一声,那花狸峰的丑蛮虽然可恶,这帮指月山的杂役也不是什么好鸟,是要借老子的刀杀万兽谷的人么?他原本是想连着那丑蛮一起收拾的,此刻却改了主意,觉得还是赶紧开饭,将这些粗鄙货色喂饱了完事。

    只不过地上那怂货哭嚎得实在让人心烦,胖大管事眉头皱了皱,正要让人将瘫在地上那个哭嚎不已的废物拖出去,冷不防眼前人影一晃,那打人的丑蛮果然受不得激,大吼一声“龟孙!”,竟然抢先冲了过去。

    胖大管事暗骂一声,“蠢材!”,那丑蛮若是能够忍得当下,他顶多是将那拉稀的怂货赶出府门。可眼下,那丑蛮经不住旁人言语相激,率先出手的话,说不得就要按照王府的规矩严办他了。至于老祖颜面,莫说是个新晋金丹的女修,就算是指月山小汐道人的门人弟子,坏了王府的规矩,也照样办他!

    对付这种不懂事理的生蛮,胖大管事都懒得动手,而且为了杀鸡骇猴,他准备直接激活第二重的禁制,一道雷刃将那丑蛮劈掉了事。可他的手指头都已经抬起来了,却发现那丑蛮口中的龟孙并非那个辱及他家老祖的领头杂役,而是瘫在地上哭嚎的同门怂货。

    指月山的领头杂役一直小心提防着,那丑蛮果然受不得激突然暴起,问题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他跟本连躲避的动作没摆出来,对方就已经冲到了眼前。太快了!凌老七栽得不冤。领头杂役将牙一咬,顾不得王府规矩,准备强行运功施展道法。

    只是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升起,领头杂役便觉得一股无法抗衡的巨力涌了过来,他下意识地闭了眼睛,可巨力临身只是把他推到一边,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等他张开眼睛的时候,却见那丑蛮一巴掌扇在那怂蛮的脸上,瞪着眼睛怒骂道:“你个龟孙,咱是王府请来的客人,不就拉了泡屎?谁还能咋了你不成,你穷嚎个啥?咱花狸峰的脸,全让你丢光了。”

    说着,那丑蛮反手又是一巴掌扇下来,地上那货两边的脸便全肿了,果然立马收声,连嚎都嚎不出来。

    花狸峰这俩货,是先在窝里斗开了?胖大管事微微一愣,忽然觉得那丑蛮并非看起来那般没有脑子,上来就将一顶王府客人的帽子扣在脑袋上,而且扇的又是自家人,一时间胖大管事还真有些犹豫,要不要下这个狠手了。

    “真他娘的臭!还不赶紧洗去?”那丑蛮骂过之后,似乎被那气味熏到了,厌恶地又踹了一脚那怂货,然后一把揪住他的后衣领,迈开大步就往外走,“借光借光,别淋上屎尿啊。”

    那丑蛮身子原本佝偻着还不太显,此刻挺直了腰板,众人才觉得此人身材颇为高大,拖着那被他打懵了的怂货竟然毫不费力。他虽叫嚷着让人小心,手里提着那人却被他丢荡得左右乱扭,吓得左右人全都避之不及,生怕动作慢了,被他甩上屎尿黄汤。

    那些闻讯而来,围在饭堂四周的王府护卫,却不会因此而失了位置,大家的目光全都转向胖大管事,却见他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众人这才闪开一条缝隙,让那丑蛮拖着人过去。

    “真他娘的晦气!”直到丑蛮的身影消失在院门之外,有人才低声骂了一句,大家忽然发现,他们还是小看了那丑蛮,以此人的速度和力量,若是单独对上,怕是斗不过他。都说万兽谷擅长控制妖兽血脉的道法,如今看来,其门下也网罗了不少血脉强横的蛮人。

    或许是受到那丑蛮以鬼魅般的速度突进到领头杂役的影响,大家的情绪都不太高,此时又有不少王府的杂役过来收拾,一边换了被撞坏的条案长凳,一边清洗地面擦去污渍。

    众人刚刚消停下来,却有人捂着鼻子小声嘀咕:“怎么还有骨子臭味?”

    “是啊,我也觉得气味不对。”被他提醒,旁边那位也左顾右盼起来,“这是哪里没擦干净?”

    突然,有人高叫一声:“凌管事,您这是怎么了?”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被那丑蛮撞开的领头杂役,此刻正面色苍白地靠在桌角,脸上冷汗淋漓,他下面的条凳也已经湿了一片,却不是因为出汗,滴滴答答落在地上的全是些黄褐色的臭汤。

    。。。。。。

    悄悄说,今天其实主要是求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