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苦差事 (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
    逍遥殿的大门缓缓闭上,王府侧厅负责招待的管事也过来招呼挤在侧门口看热闹的一众修士,赶紧入席了。这也就是老王爷脾气好,不太讲究官家的规矩,若是换个规矩大的所在,哪里能够容得这帮没见过世面的货色出得厅堂,四下走动?

    王府里用于招待老祖们众多随从的厅堂一共有两座,分别列于逍遥殿的两侧,左边那座名为混元殿,规模比逍遥殿小一些,也是王府会客所用,去到那殿的都是老祖座下亲近的内门弟子。混元殿右侧的招待所在,离的比较远些,与逍遥殿之间还隔着一座小花园以及一排备膳房,也不是什么殿阁,只是一排宽敞的厅堂而已,此处才是真正招待下人杂役的场地。

    殷勤穿了一身绣着花狸猫的杂役灰袍,背着手,随着人群,溜溜达达地穿过小花园,走过备膳房时,提起鼻子闻了闻里头飘出的味道。阵阵菜香,让殷主任咽了口唾沫,王府的厨子手艺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些菜肴会不会只供应逍遥殿和混元殿两处?

    云裳自诩不讲排场,一乘两人抬的小轿,外加蓝雀与肥满随身服侍,就算齐活。殷勤也曾提过建议,老祖出行最少得弄个八人抬的大轿子,才能彰显身份,而且随从弟子也应该多多益善,听说王府管饭,干脆将那些乘坐飞舟来的花狸峰弟子全都带上。

    云裳瞪眼骂他没有出息,随她一起乘坐飞舟的还有耄耋之年的挂名弟子,走路都要人搀扶,也到王府蹭吃去?丢不丢人?!

    最后,云裳连四人抬的轿子都没用,只让殷勤准备了一乘两人抬的小轿。临渊城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开脉的修士,无论生活如何窘迫,都不能去做抬轿,拉车之类的粗重活计。尤其是内城,这类活计全都交予蛮人去做,以彰显人族的地位和优越感。

    花狸峰在临渊城的弟子中,只有殷勤与泥鳅两人是蛮人血脉,泥鳅刚在仓山郡城犯下滔天大案,不能出头露面,殷勤便被云裳抓了壮丁,又从武传芳老宅的粗使仆役中找了一位有些木讷的蛮人汉子,凑足了两人之数。

    对于云裳这种稍显苛刻的安排,殷勤也能理解,毕竟她是从小穷惯了的,头一次参加大场面,生怕排场搞大了,反而被人嘲笑没见过世面,因此才会抱着宁简勿奢的宗旨。还是因为云裳脸皮子薄,故意拿捏出来的一个清高劲儿,根本不懂得脸皮厚吃个够的好处。

    也是殷勤倒霉,等到了王府才知道,老祖的随行弟子也分三六九等,只因他穿了一袭杂役的灰袍,竟然连混元殿都没资格去,只能与一群抠脚大汉混在一堆儿,被安排到右边院落里吃饭。

    这群人的修为低微,身份也只是个连外门弟子都不如的杂役,却大都走南闯北,身上带了一股子江湖气,与被殷勤当年在仓山郡城里算计过的郑采办差不多。大家凑在一起,相互吹捧聊天,一个个的架势,到比逍遥殿中的金丹老祖还要牛逼。

    殷勤一来样貌丑陋,二来懒得与这些人打屁,索性一个人溜边走,来到吃饭的一排大厅,见里面摆了十几条长长的条案,每条的长度都超过三丈,宽三尺,两人对坐中间的桌面上可以同时摆下四道菜式。

    负责招待这帮子的王府管事是个胖大修士,嗓门儿洪亮,呵呵笑着对乱哄哄抢座位的杂役们道:“别忙,别忙,每个人都有座位。今儿的菜一共要上四轮儿,每轮儿四道菜,总共是十六道,两个人分啊,还有新蒸的灵米白饭,随便添,管够儿啊!”

    到底是王府,家大业大,给杂役们准备的工作餐都有十六道菜式!殷勤暗自嘀咕着,量大管够,估计这顿饭的档次不会太高。他之前给武成真捎过信儿,说是要与老祖一道来赴宴,若有机会不妨在王府见上一面,他会亲自将九阳珍精送过来。

    问题是殷勤万万没想到,云裳那婆娘不知出于何等居心,都已经上了轿子了,却嫌前头抬轿子那蛮人碍眼,还说当日进城时就是殷主任在前头抬轿子,感觉十分稳当,硬让在轿子边上服侍的殷主任,临时换了杂役的衣袍,给她抬轿子。

    殷勤瞄了一眼身上的灰袍,撇了撇嘴,感觉今日与武成真的约定要黄。武成真那货知道他是老祖真传,多半会去逍遥殿寻他,那边若是寻不到,顶多再往左侧的混元殿去找。武成真哪能想到花狸老祖临上轿子,竟然剥了殷主人的真传法袍,换了件灰袍?问题是王府规矩比临渊内城还大,再加上四皇子武晟靖过到这边,里里外外更是禁卫森严,连传讯符也不得使用。

    看来,只能等到私卖会那天再交货了。殷勤合计着,瞧见靠近门口的角落处,条案上空了几个位子,便溜达过去。哪知他屁股刚沾上椅子,头上便传来一声粗吼:“尤那黑蛮,这张条凳有人了,你去一边坐着。”

    此刻饭堂里嘈杂一片,头顶上的吼声虽大,殷勤却没以为是在吼他,已经习惯了玉润之身的殷主任,已经很自觉地将他归类到小鲜肉的行列里。

    面前的桌子上摆放有紫竹镶银的筷子,殷勤拿起一根,沉甸甸的有点压手,忽又想起与他一起抬轿子那木讷蛮人,乱哄哄的也不知挤到哪儿去了。殷勤心道:那人只是个粗使仆役,进到王府难免摸不着北,别乱走乱闯地惹出麻烦。

    “艹你娘!老子说话,装听不见吗?”头顶那人怒了。

    殷勤却挺直了腰板儿,左顾右盼地找人,心头忽然一条感觉头上有拳风袭来,同一时间,他的气机牵引术也随之启动,手肘闪电般地向后捣出。

    站在殷勤身后的是个满脸凶相的粗壮修士,一身深灰色的道袍,他连吼两声,却没人搭理,心头火起,张开大手就朝殷勤后脖子扇了过来。

    殷勤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也难躲开,更何况他背后这粗壮道人修为不过炼气。只听彭地一声,那道人的手掌落下还不到一半,便被殷勤一肘捣在了肚子上。

    粗壮道人感觉像是被金刚巨猿捣一拳,一股巨大的冲力撞得他身子飞起,咔嚓一下直接将后面的条案砸塌了。

    。。。。。。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