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武家老祖

加入书签
    ?内城的守卫,修为比外城的还要高出一截,即便是走了门路进来的,也要达到筑基期的修为才行。

    刁难殷勤这位的修为不低,见风使舵能屈能伸的功夫更是厉害。他被武成真抽的嘴角渗血,竟然不擦不抹,立马满脸堆笑地给武成真施礼赔不是,然后也不管看热闹的如何奚落嘲笑,连连对殷勤点头哈腰道:“全怪小的有眼无珠,竟然不识前辈的符牌。还请前辈看在少城主的面子上,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就把小的当个屁,放了得了。”

    殷勤还真没功夫与他计较,笑骂几句,又与武成真道谢道:“今日多亏遇见武道友,否则还真进不了这内城的门了,若是因此耽误了老祖的事,我这做弟子的真是百死也难辞其咎。”

    武成真挤眉弄眼,低声笑道:“天下谁不知道殷兄弟是花狸老祖最信任的弟子,即便误了大事,你家老祖也肯定不会计较,定能轻轻松松便放了你。”

    殷勤一拳怼在武成真的肚子上,佯怒道:“武大哥拐着弯儿地骂我是屁,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我艹!”武成真捂着肚子,半真半假地苦脸叫屈道,“殷兄弟险些将我打出屁来!”

    武成真身边还跟着俩筑基大圆满的高手,专职负责保护他的安全,这二人昨日也在醉仙亭中,虽然没上桌,却也见过殷勤,知道武成真与他相谈甚欢。可即便如此,他俩职责所在,少城主在二人眼皮子底下被人一拳捣在肚子上,他二人这面子上也真挂不住。

    两人不约而同爆喝一声:“大胆!”就要上前去擒殷勤。

    武成真脸孔一板,怒斥着让二人退下,一边就要去扯殷勤的袍袖道:“我与殷兄弟莫逆之交,我俩之间开个玩笑,你们多的哪门子事?!便是被他捣出屎来,老子也是甘之如饴。”他肚子上虽然挨了一拳,但听殷勤改口称他武大哥,心中却是暗自高兴,恨不得殷勤再来两拳才好。

    那看城门的守卫都看傻了,这可是临渊亲王的嫡孙啊,在城门口被这丑陋生蛮一拳捣出屁来,不但毫不介意,看他那满脸贱气,似乎挨得挺舒坦?而且,他明明就在两人近前,以他筑基期的修为竟然看不出生蛮是如何出手的?

    守卫额头冒汗,正准备将身段再放低一些,千万要哄的这生蛮不要计较才行。殷勤却笑嘻嘻地躲过武成真的拉扯,借势问他道:“如今有了武大哥做保人,给我办个包月的符牌如何?”

    守卫哪敢说不?一边喝骂着驱赶开四周看热闹的,一边跑去城门处的台案处,恭恭敬敬捧了一块萤石月牌献与殷勤道:“前辈道法精深,这枚符牌便是小的孝敬您的。”

    殷勤摆手道:“我可不能坏了临渊的规矩,多少灵石,我一定得交。”

    武成真总算逮着机会,一把夺过符牌,塞给殷勤道:“临渊的规矩自然要守,这符牌的费用便由这有眼无珠的小王八蛋掏,走走走,昨日喝的不尽兴,随哥哥再到醉仙亭喝他几坛酒去!”

    殷勤也不想在此耽搁,又想武成真好歹也算是临渊城的地头蛇,有他跟着办事方便许多。便由他扯着袍袖,直接进了内城,走出一段才甩开他的手,歉声解释道,眼下不是喝酒的时候,他得先去湖畔替老祖看宅。

    武成真一听,更是来了兴致,直说临渊湖周围没他不熟的,要随殷勤一起去看看,免得他们人生地不熟被本地人乱开价宰了肥羊。

    殷勤对于临时当把肥羊被宰一刀其实并不介意,他前世的职业就是宰肥羊,而且做的还都是那种半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大买卖。钱来的容易,花的时候被人小打小闹宰上几刀,他虽心知肚明却也不太计较。

    这也是他混迹江湖多年,从许多前辈那里得来的经验之谈。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对于相家来说,做买卖除了腥加尖,前后棚的手段要精,还有一宗最为重要的东西便是气运。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对于殷勤他们这种吃江湖饭的就更是如此,曾经有位前辈告诉殷勤,做人若是太过斤斤计较了,其实是假精明,因为这会损了他自己的气运。而殷勤的体会则是,千金散尽还复来,江湖大相不怕散尽千金,只要气运还在就能“还复来”。

    蓝雀之前已经在传讯符中提过对方的报价,按照花狸峰一干人马在此停留十日的估算,对方张嘴便是每日最少三枚中级灵石,根本就是拿他们当肥羊宰呢。这也是蓝雀急急忙忙唤他去谈的原因,按照蓝雀的描述,那处府院虽然器物稍显旧了,但地点环境无一不符合云裳的要求。

    武成真听殷勤转述了那处庭院府宅的情况,嘿嘿笑着伸出两根手指道:“你们那蓝雀仙子还真是好运气,竟然被她撞到了咱家老祖的府院里头。我猜,他最少也得跟你们要这个数吧?”

    殷勤心中奇怪,这武成真说话语气轻佻,对他家“老祖”哪有半分尊重的意思?他苦笑着比了歌三数道:“看来你家这位老祖真将我们当肥羊了,他给蓝雀师妹报的是这个数。”

    武成真瞪眼道:“艹,狗屁的老祖,就一老骗子。仗着几千年前从宫中庶出的一丝血脉,在临渊城招摇撞骗,还他娘的自称是当今皇叔呢!嘿嘿,这老货涨本事了,狮子大开口,就不怕崩了他的牙?殷兄弟尽管放心,我与你一起过去,那老东西要敢胡来,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那我可就全要仰仗武大哥了!”殷勤连声称谢,暗道:这位“武家老祖”的出身未必就如武成真说的那么不堪,否则其祖上也不可能在临渊湖边置办下诺大家业。

    武成真被“美人儿”奉承,心中酥爽难当,拍了胸脯大包大揽道:“这事交给哥哥了。老东西敢要三枚中级灵石?等会儿你看我的,三枚低阶灵石也不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