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托付

加入书签
    楚阿大可不是只知闷头修炼,并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云裳,她被殷勤捉住了小手,心中也只是稍微慌张。下一刻,楚阿大眼角一弯,似笑非笑地抽手出来道:“殷真传将人家的手抓的这么紧,不怕给你家老祖知道吗?”

    殷勤听她忽然腻声腻气地说话,又见她容颜闪烁瞬间便从一个小厮变作了曾经见过的,可以用惊心动魄四字来形容的狐诱媚色,他虽知这不是楚阿大的本来面貌,可还是被她眉眼处流露出来的万种风情,迷得心神荡漾。

    “师尊只交代我用功修炼,其他并不多问。”好在这货也是久走江湖的老油条,与楚阿大在江湖门槛上可谓棋逢对手,他的心神稍微失守,马上便警觉地收敛起神色,嘿嘿笑道:“阿大不扮男装了么?”

    “阿大也是你能叫的?!”楚阿大啐他一口道,“我虽想不起关于蚁丘的任何事情,但既然被你从蚁丘搭救,人家假扮男装之事,想必瞒不过你。倒是有的人,明明知道人家是女儿身,却还佯作不知与人家拉拉扯扯,修行之人虽然不拘小节,但人家清清白白的却被你欺负......”

    殷勤见楚阿大越说头越低,一副哀怨模样,忙两手乱摆道:“打住,打住!大当家可别瞎胡赖啊,你虽因飞舟失事伤了神识,但你周身上下的护身法宝却能自动护主,我为救你险些丢了命才是真的!”

    楚阿大见殷勤一脸惶急,这才嫣然一笑,端正了颜色道:“既然如此,那阿大便谢过殷大哥救命之恩了!那日阿大遇险的情况,还请大哥详细讲给阿大听。”

    殷勤本是玩笑几句,想看楚阿大的窘相,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喊大哥,也不由得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楚阿大的真实年龄,但楚阿大成名还在云裳之前,年纪最少也在百岁以上。殷勤被她腻腻地连喊了两声大哥,头皮阵阵发麻,心知这女人不是善于之辈,忙收敛神色,连声道,“好说,好说。”

    他将大家让到厅中落座。金串儿张罗着烧水布茶,殷勤不敢招惹楚阿大,只与李天蝎闲扯几句,被楚阿大连翻了几个白眼,这才将早就编好的飞舟失事的情况讲述一遍。

    按照殷勤的说法,那日他正趁着月色,悄悄试驾花狸峰自主研发的最新型的飞舟,也就是所谓的神舟一号。当他实验超远距离传输的时候,出了些小状况,目的地的坐标出现了些许偏差,不但飞舟偏离了航向,降落时还撕裂出一条时空裂缝。可巧,楚阿大所驾驶的雀梭便钻入了这条时空裂缝中,导致两艘飞舟相撞后被时空裂缝带入了蚁丘。

    至于这蚁丘的来历,殷勤没有瞎编,全都如实说了,不过之后遭遇却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地瞎编一通。按他所说,两人在蚁丘附近被突如其来的大群君蚁逼入蚁丘,本以为小命不保,哪知却有缘见到了传说中,掌控八王君蚁的蚁后乙素衣。

    乙素衣的存在,以及她被黎殇太上以瘟毒围困近千年的内情,瞒不过楚阿大,殷勤在这些方面不敢瞎编,全都着实说了。

    楚阿大不动声色地听着,她才不信殷勤会全盘托出毫无保留地将实情坦白出来,别的不提,就凭他们花狸峰那几块料,能自主研发出能够远程传输的飞舟?连聚香斋的雀梭都做不到这一点呢!不用问,肯定是从天机子的后人那里搜刮来的。

    花狸峰因为收留天机子的后人被铸剑谷打上门来,早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在蛮荒修士眼中,没有人会无故行善,花狸峰敢冒如此大的风险与铸剑谷叫恶,必然有让他们为之行险的理由和代价,比如天机子所留下来的极品法宝。

    这蛮子还真能琢磨新词儿,“自主研发”,呵呵,听着怪玄乎的呢?还说什么坐标偏移,时空裂缝,你当飞舟是个人就能开么?多半是这蛮货,不会驾驭飞舟,乱动之下,勿动了机关才被传到了蚁丘。

    楚阿大心头冷笑连连,却听殷勤将他们与乙素衣的会面经过胡乱敷衍几句,只说大家聊得投缘,乙素衣不但没有为难他们,反而将一枚珍贵的蚁蜜丸相赠。

    殷勤讲到此处,嘿嘿笑着对楚阿大道:“大当家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失去少许记忆,却得了价值连城的蚁蜜丸儿。”

    “是福是祸,现在还不敢说啊。”楚阿大微微一叹,心中却是狂骂,这蛮货真当老娘是三岁的小孩子,可以随便糊弄吗?这也太敷衍了吧?即便是面对三岁的娃娃,也不能这么对付啊?

    殷勤故作不解道:“自然是福,怎会是祸?大当家虽然毁了一艘飞舟,等过些日子幻影大会的时候,大当家只需将那蚁蜜丸儿拿出来拍卖,所得灵石,买十艘飞舟也没问题啊。”

    “卖与谁?谁敢买?”楚阿大终于忍不住冷哼出来道,“那黎殇号称武朝第一元婴,他看中的东西,谁敢动?”说着,楚阿大袍袖一挥,啪嗒一声,将那暗红色的盒子丢在桌面之上。

    “大、大当家这是何意?”殷勤眨巴着眼睛,一副不解模样。

    “你还问我是何意?我倒要问你是何意呢!”楚阿大越发生气,寒着脸道:“殷真传真是好手段,我不知你从乙素衣那里得了多少好处,就凭区区一枚蚁蜜丸,就想让我云雀阁出来为你挡灾么?殷大真传这算盘打的真是精明呢。”

    “大当家这话说的让人寒心!”殷勤梗着脖子大声辩道,“你我交往这些时日,我殷勤是怎样的人,大当家难道不了解吗?”

    “你是啥样的人,这还真不好说。”楚阿大嘿嘿冷笑道,“反正你若不把这蚁蜜丸的来历说明白了,你我之间就再也休谈交情二字。”

    殷勤欲言又止,左右看看,脸显为难之色。

    李天蝎见状,忙朝金串儿使个眼色,起身告退。

    楚阿大想说不用,嘴唇动了动,又忍了下来,直到李天蝎与金串儿等人全都退下,这才扬起下巴对殷勤道:“殷真传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殷勤叹了口气,指尖蘸了茶水,在楚阿大身边的茶几上写字。

    与殷勤只有尺许的距离,楚阿大仔细看他,见他神色郑重,不像玩笑,心头不禁涌出无数问号,垂头望去,只见桌上只有两个字——“后卵”。

    殷勤稍等片刻,挥袖抹去桌上的水痕。

    楚阿大沉吟着,也用指尖蘸了茶水,在桌上写道:“在你处?”

    殷勤点点头道:“那是自然,否则怎会放我们出来?”

    楚阿大这才有些信了,不过转念之间,她又想到许多破绽,忍不住道:“她凭什么信你?”

    “乙素衣么?”殷勤轻声问道,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满脸狐疑的楚阿大,又写两个字:“死了。”

    楚阿大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殷勤之前明明说过,他们二人在蚁丘之内见过乙素衣的。乙素衣麾下八王君蚁,凶名之盛纵贯莽荒,被黎殇困居八百年就死了?!楚阿大不敢相信。

    殷勤似乎能够读懂她的心思,指尖飞快地写道:“瘟毒无解,以卵重生。”

    楚阿大这才恍然,黎家瘟毒号称能够屠城,正是君蚁这等以量取胜的妖虫的克星,乙素衣被困八百年,八万君蚁估计早被消耗大半,无计可施之下,以她强大的神魂,借助蚁后之卵重生未尝不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问题是,乙素衣号称半步虫皇,怎会轻易将蚁后之卵交予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凭殷勤的能耐,能否将后卵孵化出来都是未知之数啊!

    楚阿大缓缓摇头道:“我还是不信,她为何将身家性命托付于你。”

    殷勤沉默良久,终于在桌上又写了三个字:“龟龄丹。”

    楚阿大望着桌面,愣了一下,旋即吃惊地盯着殷勤问道:“你炼的?”

    “非也,炼丹的人叫做韩彩芝。”殷勤嘿嘿笑着卖了个关子。

    “韩彩芝,韩彩芝。”楚阿大仔细咀嚼这个名字,只觉得好生熟悉。

    “我虽不会炼丹,却会炼人。”殷勤见她想不通,悠哉悠哉地接茬儿道。

    “是了,是了!她是巴娃子的那个瞎眼婆娘!”楚阿大脑中灵光一闪,连带心中藏了许久的一个关于花狸峰的疑团全都在刹那间化解开来。

    花狸峰的龟龄丹可是通过云雀阁卖出不少,以楚阿大的心思,怎会不去调查其中的奥秘。首先一点,这东西是主要是用面加蜂蜜混合揉成,便瞒不过行家的眼睛。可奇的是,这种假丹丸却真的管用,尤其是凡人服用,效果非凡。

    楚阿大调动云雀阁售卖宝材丹药行家,用尽种种手段也检测不出其中含有任何灵药的成分,不过却有见识高超者提出过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此种丹丸含有一丝及其微细的不灭灵力。

    此刻,当殷勤点出此药乃是韩彩芝所炼,无非是挑明了不灭灵力的来源。当初那韩彩芝能够肉眼重生,绝非小玉露丸的功效,而不灭灵力便是答案之一。

    但真正让楚阿大呆住的,还是殷勤所说的最后一句,他不会炼丹,却能炼人。言外之意,韩彩芝的不灭灵根与他有关。若真如此,乙素衣将蚁后之卵交与殷勤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天地间还有什么能比掌握不灭灵力之人,更加适合孕育蚁后之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