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猝不及防

加入书签
    走!殷勤下了决心,朝楚阿大使个眼色,二人一起钻进船舱之内。他可是真正见识过君蚁之威的,当时那一群君蚁数目只在几百万之间,连一王之数都不到,可即便如此,在护送后卵的沿途还是被它们啃光了好几个小型的世家村落。

    楚阿大猜测远处的蚁丘之内至少还有三王之数的蚁群,殷勤可不想在没摸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一头扎进去。蚁蜜丸儿再珍贵,也要有名去拿才对,更何况此处蚁丘还被当朝国舅划作了私产,连楚阿大这等家世背景都嚷嚷要走,殷勤更是不想冒着丢命之险去与那个乙素衣见面。

    这蚁后可是连名字都有了,甚至都能吟出诗句了!这代表其智慧已经与人族相当,即便其血脉尚未达到能与元婴抗衡的虫皇级别,配合上其异常强大的神识,也是仅次于元婴的存在了。天机子若是法身未失,殷勤倒是有兴趣与他一起去探一探蚁丘之秘。问题是,天机子眼下成了只鸟,谁敢保证他的撺掇殷勤去见蚁后,不会是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馊主意?

    大鹦鹉见殷勤不听他的,嘎嘎两声,气鼓鼓地翻起白眼。楚阿大见殷勤听劝,总算放下心来,说句实话,若是实力允许,楚阿大到真想掘了黎家这份看守了将近千年的私产宝地。问题是,莫听那乙素衣刚刚传讯的语气细细软软的,时光倒回千年以前,那也是凶名在外的大虫王。

    殷勤受限于出身低微,对于蛮荒的历史知之甚少,楚阿大却是楚家从小就送入宫中受过“高等教育”的重点培养对象。以她过目不忘的天资聪颖,万年以前的事情或许知之不详,武朝立国以来的蛮荒历史,却基本考不倒她。

    首先,君蚁这种虫族,并非蛮荒自古就有的生命,至少在武氏立国之前,那些传承自蛮墟上古的经文典籍中并未见过有关此种妖虫的记载。具体点说,君蚁乃是武氏立国之后,近七八千年才在蛮荒出现的一个“新”的妖虫种类。

    君蚁到底来自何方,虽然没有确切的说法,鉴于其主要在蛮墟荒原出没,许多人猜测其多半来自于极西的蜃沙绝地。

    至于乙素衣,其最初的踪迹则要追溯到三千多年以前,曾经有深入蛮荒西部历练的金丹老祖,在蜃沙幻境边缘见过其蚁群的踪迹。那时乙素衣还只能统御一王的君蚁,而且那时许多修士都以为君蚁并不筑巢,属于常年迁徙的一种妖虫。

    乙素衣的蚁群活动范围极广,甚至有人在极北冰原一代也见过其蚁群的踪迹。当然自从君蚁现身蛮荒以来,在诺大无垠的蛮墟荒原上,王级以上的大型蚁群,就有不下两掌之数。

    乙素衣这个群族最所以能被人族修士屡屡认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其群族属于比较“温和”的一种。

    相比于其他十来群君蚁,乙素衣这一群君蚁的数量算得上庞大的,特别是追溯千年以前,她被黎殇太上设计困在这里之前,其群族已经达到了八王之多,许多人甚至将其归为最有希望进阶虫皇的蚁后。

    当然,所谓的“温和”也只是相对而言。乙素衣的群族数量虽然庞大,却极少袭击规模较大的人族聚集地。在历史上,乙素衣的蚁群从未袭击过,人口超过百万的中小型城镇。要知道,以她鼎盛时期八王之蚁的规模,只需七八天,就能将野狼镇那般规模的中小城池,啃噬一空。

    相比人族,乙素衣的蚁群似乎对妖兽的血肉更感兴趣,甚至在两千年前的一场兽潮之中,乙素衣的君蚁群曾经追杀过一群围杀小城的妖兽。当然,蚁群在吞噬完那几万头妖兽之后,还意犹未尽地啃了半城的人族,总数也有三五万的样子。但无论如何,蚁群还是没有赶尽杀绝,留了大半城池的人族性命。

    总而言之,乙素衣属于君蚁中比较温和的一位蚁后,但也不是不吃人的,更何况她被黎家设计围困此处将近千年,难保不会对人族恨之入骨。反正以楚阿大的心思,是万万不会去见乙素衣的。

    她进到飞舟里面,瞟了一眼定星台,心中暗赞:不愧是天机子传下来的宝贝,单看这定星台上千百个闪闪发光的亮点,就能知道这艘飞舟能够在蛮墟荒原的上千个预设节点之间瞬间穿行。不过,却不知道这深更半夜的,殷勤驾着飞舟跑到这般凶地,又是为的哪桩?莫非他真的胆大包天,打起了乙素衣的主意?

    识海中传来乙素衣幽幽的一声轻叹。楚阿大只当没听见,她狐疑地看着殷勤道:“咱们去哪儿?花狸峰,郡城还是临渊城?”

    殷勤看着定星台的点点星光,挠了挠头问道:“你会驾驶飞舟吗?”

    楚阿大没料到殷勤有此一问,神色一垮,摇头道:“这不是你家飞舟吗?为何问我?”

    殷勤尴尬地笑笑,将定星台损坏的情况,以及他是如何来到此处的经由藏头去尾地解释了一番,又指了指瘫在门口的章八爪道:“要不然,把你家这位操舟把式唤醒了,让他试试?”

    楚阿大苦笑道:“怕是没用。章八爪的手脚虽然灵活,但每艘飞舟的操控阵法各不相同,这么短的时间内,怕是操控不来。”

    殷勤心中骂娘,通过神识沟通大鹦鹉,让他想办法。哪知这货却缩着脖子,咕噜咕噜地嘀咕,只说要走也行,需得用一颗蚁蜜丸儿来换。

    楚阿大见殷勤脸上阴晴不定地发愣,叹了口气,正要死马当活马医地去唤章八爪,不料识海中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尖啸!

    神识攻击!糟糕,此处距离蚁丘还是太近了!楚阿大心头刚刚泛起这个念头,便眼皮翻白,身子软软地瘫倒,晕厥在地。

    殷勤被楚阿大的错误判断拖累,也是猝不及防脑袋一沉,不过下一刻识海中便想起阿蛮啾啾的声音:“这是谁呀?鬼哭狼嚎地讨厌死了,还让不让人家睡觉了?!”手机用户看我的野蛮老祖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2913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