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楚阿大的手段

加入书签
    殷勤对于美女的看法比较务实,各花入各眼,同样的美人在不同人的眼中,评价未必相同。他前世也与某些大众眼中的美女明星打过交道,实话实说,多是些只可远观不能凑近了细看的人物。尤其是那些杂志封面,或者影视宣传照上的美女,基本都是经过修图软件处理过的,实际见到真人,多半都会感到些许失望。

    直到魂穿蛮荒世界,殷勤才算见识到什么叫做天生丽质。修仙者与凡人最大的区别,除了寿数悠长,在肌肤样貌上的改变也是相当惊人的。以前只从书本上看到的许多形容美人的词汇,诸如肤若凝脂,冰肌玉骨等等词藻,到了女修仙子身上,竟然恰如其分毫不夸张。

    即便如此,殷勤也不认为哪位仙子的容貌就能倾尽天下人,在他眼中,最美的当属云裳,但云裳性子寡淡,身上自带一股拒人千里的冰冷态度,一般人在她面前,来不及欣赏其美,就先被她的老祖威压,压制得抬不起头了。

    更何况,在花狸峰上谁敢嚼老祖的舌头?一众男修弟子只敢在私底下将云裳座下的七位女修偷偷议论品评而已,只不过七位仙子之中谁是花魁,却是众说纷纭,从来都没能争出一个结果。就连为人稍显木讷的石葫芦,也有不少仰慕者。

    按照殷勤的观点,美人是否动人心,全在“眼缘”二字上面,七位仙子就如春兰秋菊各有所长,看对眼了,就觉得其人最美,若是稍微差了心意,就觉得那人次之。

    至于殷勤,最合他眼缘的只能是云裳,谁让他的血脉尚未觉醒之际,就被阿蛮种下了云裳的一滴精血,两人在血脉与神识上的联系,从那时起就再也无法分割开来了。

    外人只道云裳涉世不深,被个只会吹牛说大话的蛮子给蒙蔽了,殊不知两人之间的信任,早已深入骨髓,融入血脉。

    饶是如此,楚阿大含嗔带笑的模样,还是让殷勤看得呆了半晌,同时他的心中冒起一个念头:此女的样貌,真是太顺眼了。

    所谓顺眼,便是眼缘不浅,特别合乎殷勤的心意。问题是这楚阿大的眉眼口鼻,无论肌肤色泽,乃至轮廓线条,竟然让殷勤挑不出一点毛病。更奇的是,楚阿大的样貌似乎还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比如,殷勤前一刻刚觉得她的眉梢稍微散淡了些,下一眼再看她时,眉梢就变成了殷勤心中认为最美的形状。

    楚阿大将殷勤的失神看在眼中,心中微微得意,她所施展的正是楚家血脉传承中最为神秘的幻化之体。当今楚后修为已臻九面幻体,就连武擎苍那般人物也被她情网所缠,明知楚家与南方青丘蛮族渊源极深,还是不顾娘舅黎老组的反对,将其迎娶进宫,之后更是被迷了心窍一般,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楚家女封为正宫皇后。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黎家与武擎苍之间才渐渐生出嫌隙,因为按照黎老祖的计划,原本是想将黎家女推上后位的。

    楚阿大是楚家年轻一代中,被寄予厚望,假以时日也会进阶九面的天才人物,她的六面幻体全力施展,也足以将没见过世面的小蛮子迷得不知南北东西!

    “殷大真传所言夸张了吧?人家手腕还没你指头粗,打你一拳能有什么力道?”楚阿大笑吟吟地朝殷勤勾勾手指道,“你刚才可是朝人家下了狠手呢,要不然,让我再打你三拳,刚才那笔帐就算一笔勾销了?”

    殷勤被楚阿大提醒,方才回过神儿来。不过他却没像楚阿大预料的那般被她六面幻容迷得失了神儿,这货听到楚阿大要求再打三拳的提议,马上摇头拒绝道:“楚大当家才是鼻孔里插大葱——装相呢,你刚刚捣我那一拳的力道堪比金刚巨猿,一拳足矣,三拳谁也受不了。”

    楚阿大秀眉微攒,翻了一眼殷勤道:“那怎办?刚才人家被你打的好苦,若不然,你需答应我一件事情。”

    “何事?”殷勤被她似嗔似怨的眼波勾得心神一荡,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道。

    楚阿大眼珠儿转了两下,咬下嘴唇,嫣然笑问:“具体何事,我现在却想不出来,左右你先应了我,待以后我遇到什么事,再找你来应承可好?”

    殷勤前世也是混迹江湖的大相,并非楚阿大想象中未见过世面的乡下蛮子,刚刚脱口而出问了两字,脑海中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只是楚阿大传自青丘的幻容媚术虽然没有达到九面大成,却也不是筑基期的修士能够轻易抗拒的。感觉不对的念头宛如一个气泡,刚刚冒出来,便旋即破灭,殷勤只觉得一阵糊涂,正要不自觉地点头,识海中忽然传来几声啾啾的厉叫,心田之上如同清风拂过,迷雾尽扫,瞬间便清朗如常。

    清醒过来的殷勤,瞟一眼楚阿大欲擒故纵的小模样,心中道声“好险!”幸亏阿蛮及时提醒,险险逃过一劫。不过阿蛮这小东西不是在乾坤袋中呼呼大睡来着,怎会醒来的如此凑巧?殷勤略一思索,马上想到了大鹦鹉,到底是曾经的元婴太上,神识果然了得,躲在乾坤袋里也能感应到楚阿大的媚惑异术!肯定是他觉察出不对,这才通过阿蛮及时提醒。

    殷勤也是自诩定力过人的,尤其自信不会被美色所迷惑,没料到在云裳面前都能谈笑自若,竟然被个黄毛丫头迷惑住了!神识通明之下,楚阿大的幻容之术也就破了,殷勤也总算是见到了她的本来面目,却是个满脸稚嫩的少女模样,她的面貌虽然也是极美,却少了那份让殷勤惊心动魄的顺眼感觉。

    “既然楚大当家现在想不起来,那就到时再说,我若力所能及,一定竭尽全力。”殷勤呵呵笑着,心中却有些奇怪,楚阿大成名也有几十年了,算得上与花云裳同一代人,怎会还是个未长开的萝莉模样?虽说仙家女修驻颜有术,但楚阿大给他的感觉还是太嫩了些!

    只不过这个疑惑在他脑海中刚刚升起,殷勤就觉得腰间的乾坤袋猛然一沉,紧接着一阵翅膀拍打之声,一只羽毛凌乱的大鹦鹉便“嘎嘎”怪叫着窜了出来。

    殷勤一下子愣住,紧接着眼前白影一闪,肩膀上便多了小东西,他的脑海中想起阿蛮兴奋的声音:“啾啾!殷勤,快帮我抓住那只肥鸟!”<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