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润泽玉遭刺

加入书签
    行如尘瞳孔微缩,深吸一口气,缓缓道,“用这汤药还是可以调理你身体的。”

    柳飘憶站起漠视着他,嘴角微勾一笑,笑得无奈,“行先生还是清楚我不可能用汤药就能控制身体的,是不是?”

    行如尘不语。

    柳飘憶盯着他,面无表情,“以前先生给的药也不过只是起到一点调理作用而已,我还是清楚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关心我的身体。”

    “所以,柳小姐,药还是喝了吧,对身体还是好的,不然,你若想下山走出这风残宫都没力。”他说得很正色,不是玩笑,她若不调理身体,灵山都走不下去。

    柳飘憶柔柔笑了笑,“好,我听你的。”说着接过他手里的碗,“我自己可以喝。”

    梨湾村前,几个青衣护卫围着一辆马车,马车停下,润泽玉便从车里下来,站在空旷的路中,环顾四野,琉璃白的衣角随风

    摆动,头发在风中飞扬,俊美的脸上有的是担忧和焦急。

    润泽玉的身体才康复一些,不便骑马也不便走路,只好坐了马车。

    容弦上前担忧润泽玉的身体,便道,“庄主,找个地方您好休息,让他们去找便可。”

    润泽玉斜睨他一眼,声音沉着,“不,我要亲自去找。”

    容弦明知扭不过庄主可还是想尽力阻止他太过的劳累,怕身体受不了。但庄主执意下,他也没了办法。

    车上,容弦还将探听来的消息告知了润泽玉,他说柳小姐和凌希南私奔了。

    听到这话,润泽玉一瞬不瞬的盯着容弦,内心翻腾。半响才冷冷的怒嗤了容弦一句,“放屁!”

    他怎会相信容弦得来的这个消息,怎会相信那个女子会因为凌希南就抛下所有而私奔。这怎么可能。

    停好马车,容弦只好让护卫紧跟在庄主的身边,他自己也贴身保护。

    梨湾村大概二十几户人家分布在清山碧林中,简洁的屋院背山临水而建。村头几名穿着打满补丁衣服的小孩在戏闹。

    见到有陌生人而来,那几名小孩立即停止了戏闹,怔怔的看着润泽玉一伙人。

    从容弦告知润泽玉柳飘憶私奔的消息,他的容色就不好,一脸阴沉,在那几个小孩看向他时,他板着黑脸瞅过一眼,把那些个小孩吓得四散跑,回了家。

    不远处的山坡间,几个身影躲在山里远远的望着润泽玉一伙人,领头的管炎盯着润泽玉的身影,一脸嗜血的表情。

    一直找到天暗还是没有憶儿的消息,简修带着属下恹恹地回到住处。

    这里是个小院子

    ,是他们在梨湾村临时落脚的地方。

    回到屋里刚坐下,属下送了茶水上来,简修端起茶杯一口就喝完了,又自己动手倒了一杯水,连着喝了两杯下去才终于缓解了喉咙里的干渴。

    这时院子里又回来了几个人,简修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抬眼看向进来的人,开口沉声道:“可有线索?”

    那几个属下默默地摇头,简修只感觉到胸口沉闷,一抬手将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震得一干属下愣愣的头皮发麻。

    而就在此时,屋外急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兴奋地道:“大人,有些的眉目了。”

    “在哪儿?”简修倏地一下站起,看向来人,神绪有些激动。

    这名属下喘了一口气道:“有个猎户在灵山下看见一个男的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前往灵山上风残宫了,我把大人您夫人的画像给那个猎户看了下,那个猎户说像,又说不太确定。”

    不管是不是,简修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立即唤上几名锦衣卫随他一同前往灵山。

    刚从这小院里垮出,门口润泽玉听闻锦衣卫的所在,想碰一面简修,竟然赶来了。

    看到润泽玉,简修脸色一变,瞬间低沉下来。润泽玉的到来不由分说为的是什么,不是因为憶儿,还能是来赏风景的。不过,此时简修没功夫和他计较什么,冷了他一眼,就要走。

    润泽玉立即唤上他,“可是有憶儿的消息了?憶儿在哪?”声音里有些急迫。

    自己女人别的男人惦记着实让简修心里不痛快,脸一黑,不由分说转过身一把扯起润泽玉的衣襟,“别一口一个憶儿,她是我的女人,是你能这么随意呼唤的吗!还有,她失踪了有我这个夫君寻找便可,你来操什么心。若再对我夫人心怀不轨,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管他什么润泽山庄的庄主,江湖上有多少名声,朝廷有多支持,简修不管那么多,气已经到头上了。

    本就心烦意乱,润泽玉撞到了冲击点。

    所幸,润泽玉能理解,并未因为简修的发怒而生一样的怒气,只是也不惧怕盯着他。

    “憶儿都还生死未卜,大人还有空闲在这怒火?!”

    “大人。”一旁容弦护住心切也急了,瞪着简修做警惕动作。

    简修紧咬的牙关一听到憶儿的生死,这才微松,扯他衣襟的手松开时还不忘用阴冷的眼神再次瞪润泽玉一眼。

    润泽玉这次真是惹毛了简修,若不是急着去找憶儿,简修还不会这般轻易就算了。

    润泽玉面无表情的看着简修带着锦衣卫匆匆离开,立即吩咐身后

    的一名护卫,“跟上去,有柳小姐的情况立即回报。”

    那护卫应了声立即跟上简修等人的步伐。

    站在原地,润泽玉双臂相拥的,低着头,陷入了沉思。

    憶儿为何失踪,真是容弦打听来的那个消息,她和凌希南私奔了?

    绝定不是,他知道这肯定不可能。

    山涧水边树下,润泽玉淡漠清冷的站在昏暗的天空下,白衣映出了他胜雪的肌肤,干净的气质,出尘的飘逸。可男子脸上尽是忧郁,郁郁寡欢。

    站在他身后几步距离的容弦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他并没有再上前去,只是唇畔泛起了一抹愁容,透着些许无奈。

    本寂静的山涧里,突然树梢晃动,几道黑影飘散落下,只见昏暗的天色下一柄明晃晃的刀直劈向润泽玉。

    润泽玉警觉到异样,在刀快接近他身时,脚步轻快的后腿几步。容弦一个箭步上前,拉了一把润泽玉,眨眼间挥臂将刀挡去,幸好两人都未有事。

    只是眼前出现几个蒙面黑衣人,面巾下的眼睛直瞪着润泽玉。

    “什么人!”润泽玉威严的喝怒一声。

    此时黑衣人哪还管这么多,立即一起攻上润泽玉和容弦。

    顿时,山涧里拳脚相加,打抖之声响起。润泽玉的护卫也立即涌上护着润泽玉和黑衣人攻势。

    几个黑衣人而已,润泽玉并未太多胆怯,江湖之上见惯不惯了,他淡漠从容的站定在一边,凝着眼前打抖一片的影子。

    一块大石上,一抹黑色的身影迎风杵立。斗篷披身,帽沿下一双犀冷的冷眸一眯,一手持匕首,身子一闪,匕首直接攻向润泽玉。

    润泽玉反应及时,侧过身躲过一劫。

    管炎紧攻,润泽玉不再躲避,两人接起招式。月色下,只见一白一黑两道身影,行行幻幻,迷乱人的眼睛。

    管炎奉了命令,必须取到润泽玉的血,手执匕首,每招每势都毫不犹豫直刺润泽玉身体。

    不过,招招被润泽玉攻下,没有伤到。

    半个时辰过去,润泽玉和管炎还不分胜负。若是早前润泽玉身体没事,哪还需要这些时辰,早就将管炎拿下了,只可惜他的身体欠佳,对于管炎这样的高手勉强着还能应付。

    润泽玉运了内力,怒火中一招想制敌,管炎毫不犹豫接掌,一时掌力相接,电光火石闪耀,双双被震伤,倒退在地。

    容弦挣脱了控制他的黑衣人,奔去润泽玉的身边,欲将其扶起,哪知黑衣人跟上来,一个飞脚将容弦踢中,容弦顿时也趴在了地上,口吐血起不了身,只能眼睁睁的担忧

    着倒地爬不起来的庄主。

    管炎伤得并未很重,还不忘主上的交代,立即站起又是一个闪身,身影晃眼间已到润泽玉的面前,不想让润泽玉得知他的目的,管炎一掌下去将润泽玉打晕。

    手上的匕首朝润泽玉的手腕就是一刀割去,血流而出,管炎立即拿起瓶子装住血流。

    眼看有了一瓶血液,不想再多停留,轻吹口哨,那些还在打抖纠缠也受伤不等的黑衣人立即散开同他一起在黑夜里消失。

    润泽玉的护卫同样也都受了些伤,在黑衣人退去,没有去追,而是立即涌至到润泽玉的身边。

    就在护卫将润泽玉包扎手腕之时,林子里有异动,那些护卫以为黑衣人又回来了,提高警惕中,见冒出来的人是张允修。

    顿时才松了口气。

    允修在府里从春琳那里得知憶儿的失踪,也急匆匆的赶来梨湾村寻找,不想听到有动静,跑近却见到润泽玉的面孔。

    允修凑近脸色失去血色,半死不活的润泽玉,狐疑地问道他的护卫,“你们这是怎么了?”

    一名护卫立即回他,“遇到黑衣杀手。”

    容弦强撑着身体,顾不了其他,吩咐护卫,“快扶庄主回梨湾村,尽快找到大夫来。”

    允修帮忙一起和护卫们将润泽玉带回梨湾村,找了一户农家屋里。幸好村里有个郎中,那个农家帮忙唤了来。

    倚靠在窗棂边,允修的心事并不在屋里忙着给润泽玉治伤的沉闷气氛中,而是忧心着那个女子到底去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