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四十六 一叶与阿诚

加入书签
    “不,不是。“罗飘雪睁大眼,努力用认真的话否认。

    贺铭章见她眼睁到极致,努力想要睁眼说瞎话,却没发现她的脸早已控制不住的飞了红。

    还是不会说谎。

    也许,她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学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

    跟这样的人生活,一定会十分轻松。

    因为她所有想法都在脸上,不用你费心思去猜。

    “既然不怕我,那就陪我走走吧,顺便消消食。

    听说为了躲我,你这几天一吃完饭就立马回了员工宿舍,真是难为你了。“

    贺铭章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罗飘雪硬着头皮在前面走,越走越快,似乎打着要把贺铭章甩在后头的主意。

    贺铭章哑然失笑,加快步子追了上去,与她并行。

    怕罗飘雪紧张,他还刻意拉开了两人肩与肩的距离。

    面粉厂向北是农贸市场,一路走过去,贺铭章刚有要张嘴说话的苗头,罗飘雪都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路边的一些摊子惊呼。

    “哇,好大的灵芝!”

    贺铭章定睛一看,只是一朵漫山遍野随处可见的木芝,而且只有巴掌大,应该算是木芝中最小的。

    贺铭章刚要说话,罗飘雪连忙又跳到另一个摊子前,指着一对像干牛粪似的东西呐喊。

    “哇,好大一坨,一坨米田共,这东西咋卖的?”

    摊主尴尬无比地看着两眼闪光,没有半点恶作剧意味的罗飘雪。

    “我这不是米田共,是药,能治风湿的药!”

    罗飘雪红着脸一直说对不起。

    男摊主脸色缓了缓,又连连摆手道:“这东西是有点像那东西,很多人都认不准。不过那东西有臭味,药却只有药味。”

    罗飘雪闻了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两人说话间,有一个左脸上生了块印章大小的青印胎记的中年女人,手里挎了个旧旧的竹篮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小摊儿边。

    她似乎走了很远的路,鞋面上都沾了一层浮灰。

    她一边把篮子往地上放一边抹额际的汗水,谦意地对男摊主笑道,“对不起,今天是阴天,我没日头可看,没掐准时间,饭做得晚了些,所以来迟了,饿了吧?”

    男人掀开盖在篮子上的旧纱布,陶醉地闻了闻,随后抬起头,看着女人,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

    “好香哩,用猪油炒的吧?”男摊主微微扯唇笑道,“不急,天还早呢。再说了,我也没饿,中午吃太多。”

    男摊主刚说完,肚子就咕咕地叫了起来。

    他憨憨地笑笑,略有些讪讪地道“

    肚子它不听话,偏拆我台。“

    女人从竹篮里拿出俩个铝饭盒,其中一个饭盒有盖,另一个没盖。

    有盖的饭盒里装着稀粥,无盖的饭盒里装的是用猪油炒过的咸菜。

    男摊主拿起饭盒,把唯一的凳子让给女人坐。

    “走了五六里地,歇歇脚吧。”

    女人坐下,柔声说道,“快吃吧,不要凉了。”

    男人用勺勺了一口粥,送到女人嘴边,“一叶,陪我一起吃。”

    女人羞涩点头,张口抿掉勺上的粥。

    “阿诚,还好粥是温的,没冷。“

    这时,摊前走来了一个精心打扮过,连头发都梳得油光发亮的女人,她将头伸向男摊主的饭盒边看了看。

    “方诚,你瞧瞧你吃的这是什么菜呀,比我家猪食也没好到哪儿去。

    早说了这女人又丑又懒还不会做饭,你非上赶着要结进门。

    方诚,你这日子哟,真是苦到家了。“

    说罢,来人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啧啧叹气声,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

    女人愣愣地望着漂亮女子,眼睛里噙满了泪花,那眼泪叭嗒叭嗒地滴落到另人手中的饭盒里。

    方诚摇头,眼圈红红的,捧着饭盒吃得津津有味。

    “只要能和一叶结为夫妻,日子再苦也是幸福的。

    你是有钱,也会做吃的,是十里八乡人人称赞的巧厨娘,可你不懂我们。

    当你绝望地闭眼再睁眼后还能找回你的爱人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漂亮女人愣住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幸福,你觉得是苦的,却可能正是我渴求的幸福。

    你的幸福是来自于钱财和美食,我的幸福就是一叶对我的一个微笑,一句关心的话。

    我睁开眼,变成了别人,她也不是那张记忆中的容颜,可只要我是方诚,她是陶一叶,就足够了。

    香叶,以后,请不要再当我面评论我的生活和我的选择。

    因为这些,与你无关。

    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幸福”

    新书《八零天后小军嫂》求包养求书单求票求收藏。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