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倾慕者

加入书签
    另一条山洞内,范安心紧紧跟随着范安贵,不断地四处张望。

    又一个宽敞所在,叶真和三位结丹修士打开阵法走入进去,其他人都专心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尤其是两个结丹修士。

    范安心略微挪动了下,站在范安贵的身后,好像是惧怕了什么一般,没有人向她看一眼,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她身上的绿芒忽的黯了一瞬。

    就一瞬,接着就重新亮了起来,她本来也站在范安贵的阴影后边,就是有人恰巧看来,她也是正在范安贵绿芒的阴影后边。

    绿芒黯淡又亮起来的一瞬,幽暗的山洞内,忽然凭空多出来一个修士。

    “什么人!”

    “是谁!”

    两声大喝同时想起,范安心挪了一步,不由睁大了眼睛。

    就在她的面前,直面对着她的,是一个俊朗得无法形容的年轻修士,他的眼睛比星光还要璀璨,双眉比远山还要挺拔,那双眼睛蔑视着所有人,唯看向她的时候,含情脉脉。

    这是我心里的念想吗?只忠诚于我一个人的……夫君?

    气势从俊朗修士的身上缓缓散发出来。

    “元婴前辈!”丰智鸿惊呼道。

    “安心小姐,我找寻你很久了。”威压中,年轻俊朗的元婴修士微笑着,轻轻说道。

    众人的视线随着那修士的目光一起落到范安心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范安心已经从范安贵的身后移开。

    山洞内,叶真和另外三位结丹修士的身影隐没在阴影内,惊讶地看着外边。

    “太子殿下,可曾是皇家前辈?”这话已然是冒犯了。

    “绝对不是!”叶真毫不犹豫道。

    皇家每一个进入到九曲洞的前辈,叶真都见过他们的画像,绝对不会认错。

    “那,可曾是身边侍从?”又一人问道。

    “不,是幻象。”叶真还没有回答,最后一人抢先说道,“你听,他在说,安心小姐,我找寻你很久了。”

    这后一人学的话,几乎复原了那年轻修士的所有语气,那种悱恻缠绵,根本就不该出自男人止口,更不该出自元婴大修士之口。

    几人看向范安心,在他们这个位置,看不到范安心的表情,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前辈是何人?”丰智鸿叫道。

    前辈?那定然是元婴前辈了,范安心的嘴角露出笑意,打量着这个正遥遥凝视着她的男修。

    “姐姐,你认识?”范安贵也低声说道。

    “不……”范安心轻声说道。

    “安心小姐不认识我,我却对安心小姐仰慕许久。”那年轻修士上前一步,范安贵下意识侧移一步,挡在范安心身前。

    年轻修士眉头微微蹙下,范安贵开口道:“请问前辈尊姓大名,我姐姐一向没有离开过山门,前辈如何知道我姐姐的名讳?”

    大家都互相看看,眼下的一切都好像透着诡异。

    突然出现的元婴修士,对从不离开山门的范安心仰慕许久,怎么可能?

    “原来是范道友,不愧是安心仙子的弟弟,仪表堂堂,人中龙凤之质。”那修士温言道,对范安贵似乎也有爱屋及乌的友善。

    范安贵一愣,这份夸奖来得没有任何缘由,若非说是有,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因为他是范安心的弟弟。

    山洞里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人轻声道:“是安心仙子心目中的夫婿?”

    叶真的面色沉了下,再看向外边,就听见范安心的声音。

    “前辈……”范安心的声音温婉,一句前辈简直要荡气回肠。

    “安心仙子可以称呼我……”那年轻元婴修士说道这,忽然停了下,好像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名号一般,这般状态,让周围人俱是一愣。

    叶真几人这下完全确定,这年轻的元婴修士,就是范安心心内的幻象。

    “就前辈吧。”那个年轻人完成了这句话。

    范安贵直觉不对,眉头微皱,就见那元婴修士径直上前,他想要阻拦,可又站住了,只看着那修士走到范安心面前不知道何时,范安心再一次从范安贵身后走出来。

    年轻英俊的修士向范安心笑笑,然后就一侧步,竟然就站在了范安心身边,恍然范安心的侍从。

    范安心微笑着侧头,看着那年轻修士俊美的面庞,神采飞扬。

    范安贵怔住了。

    丰智鸿怔住了,所有修士都怔住了。

    山洞内忽然传来声音,叶真四人徐徐而出。

    范安心也扭头看过来,视线与叶真对上的时候,不由瑟缩了下。

    “在下郑国太子叶真,这位前辈是……”叶真只走出山洞的阴影,站在三个结丹修士之前,面向元婴修士,徐徐问道。

    “太子殿下无需知道我是谁。”那元婴修士很是倨傲地抬着头,藐视着叶真。

    众人不由都看一眼范安心,这时候,大家基本都已经确定,这个所谓的元婴前辈就是范安心的幻象了。

    也只有一个常年深闺的女修,才会有如此的执念给自己一个超过所有人的追求者。

    叶真也看了范安心一眼,这一眼平平常常,可范安贵的心忽的就是一跳,他伸手拉住范安心。

    “姐,这位前辈,你可能……”范安贵想要说出控制二字,可是那幻象而生的元婴此事就在身边,他半句不敬的话都不敢说,硬生生将这两个字吞下。

    “弟弟,这位前辈,我也不知道……但,我们有一位元婴前辈在,不是更好吗?”范安心轻声道。

    范安贵无言地看着范安心,然后扭头看着在场的结丹前辈,最后看着叶真。

    “范道友,范仙子说得对,有元婴前辈在,我们就安全许多了。”叶真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来,“就是,各位还是看到自己的玉符,若是再多几个元婴前辈……”

    叶真瞄了一眼范安贵,接着看着范安心道:“范仙子有心了。”

    范安贵的心一沉,范安心咬咬嘴唇,就听到那元婴修士道:“你们安全与我何干?我只要安心仙子和范道友安全就可以了。”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范安贵的脸色铁青,如果可以,他真想打范安心一巴掌,他为什么要答应带范安心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