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统治着周天的。支配着空间,进一步前进的话,就会影响到时间。窥视时间的话,雷兽府一定是合适的场所。“夜枫看着这座安静的洞府,说:”我想在这里度过终生最长的静修日。“

    “这次的长期修业,希望我有很大的收获。“夜枫也很期待。

    …

    “夏侯,你做那么多工作吗?秦老师的弟弟都卖了五个座位。自己使用一个人的座位。你也是多管闲事吗?“乌角妖王站在那里,看着前方的主殿。看见目夏侯道人。“不管怎么样。只要进去,就能得到至少三枚先天的雷果。秦师弟不能损害他“。

    “结果吃亏了。夏侯道人说:“我也为秦先生的弟弟好。”

    “请想想自己。在场的是沙前辈,牧师妹妹,还有我。乌角妖王恐怕也有三个水果“。

    “”我比不了你吗?““夏侯道的人目不忍睹。

    乌角妖王笑着,都不想和他打交道。

    夏侯道人说:“你这只大鸟……”

    ““夜枫说。

    看一眼。

    在前方半腹的第一个正殿中,因为大殿内原本就有行列,所以无法看到其样子。现在,阵法的光消失了,萨浩的哥哥安静地出来了,看见夜枫们,用5个眼睛,马上变成了流光,朝向了山腰上的第2个主殿。

    “快点,终于突破了第一个座位。不愧是哥哥啊。“夏侯道人赞叹不已。

    “”我先去。““寒冷的牧仙子,首先飞到了第一座神殿门。

    “牧师妹妹请”夏侯道人笑着,马上喝酒,边和夜枫说。“最初的主殿非常快,所以我认为半天就足够我们突破了。对了,张师弟,小心点儿。秦师徒的实力应该可以突破。你危险,不能大意。“

    乌角妖王说:“张师弟,因为口臭,请不要介意。”

    张祖师笑了。

    …

    谈话室。

    牧仙子出来了。

    “”我先去。““夏侯道人马上飞到殿门去了。

    乌角妖王不会弄脏道路。

    一次一次地

    最初的正殿是三大考验中最简单的一个人,半步的金仙的实力,茶的功夫也很充分。

    马上只剩下夜枫和张祖师了。

    “夜枫,你先去吧。我大概在第一个主殿要花很长时间。这是我唯一的可能。我不急。“张祖师说。

    “是”夜枫飞奔向前方大殿。

    一进殿厅,就迷上了战术。

    “嗯?“夜枫环顾四周,隐隐约可见,从边缘飞出一个身穿青衣的男人,他只拿着剑,径直来到夜枫。

    夜枫心动,身前飘着那股烟雨,挥舞着剑。

    救了这条命,先天就有灵宝,周围下着小雨。到处被烟雨笼罩着,那个穿着青衣的男人感到了一身青衣的男人的身体很沉重。

    本命先天的灵宝,形成的烟雨领域比夜枫微小的“周天星界”要多,影响半步金仙的实力。

    “杀”青衣男直跑夜枫,一剑刺入,闪电般快。

    “灭了。夜枫一念

    小飞子……

    虽然下着雨,但很快就变成了“雨剑”。统一的刹那,那个蓝衣的男人周围出现了十六剑。

    “哇!我的天“夜枫操纵着,雨剑都是玄妙,而且非常快。那个蓝衣男子挥舞剑想抵抗,但身体被雨打着,这个青衣男子在身体上扎了十个洞,崩溃变成了虚。

    “实力弱。一般天仙九重天级。“夜枫做出判断。

    此后,又有一位身穿红色服装的女性袭击,消失后,又有一位金服的大汉袭击,最后是黑衣的老男人。

    夜枫连续击破后

    这四个人再一次出现在夜枫面前,“四象阵”面对着夜枫,手握的力量确实变大了。夜枫的烟雨领域能形成九十九柄雨剑,威力都在星剑上。打败这四象阵还很轻松。

    “恭喜贵客打败了四象阵。到第二主殿再开闸。“阵中响起了声音。

    根据阵法,光消失了,夜枫也看到了后面的殿门。

    顺着殿门飞

    “你还早呢”张祖师笑着飞过来。“现在只有我了”。

    “四象阵相信正如情报记载的那样,张师兄一定会被打败。“夜枫说。

    “希望吧。“因为是张祖师说的,所以跳了进去。

    夜枫默默地看着。

    张祖师能否突破,确实有些危险。

    抽抽。

    随着夜枫沿着高山向上方飞去,马上就来到半山高的大殿,在大殿前的坪地,牧仙子、夏侯道人、乌角妖王等人在等待着。

    “”你哥哥还没出来吗?““夜枫下来,问了一下。

    “不,按照以前的经验,半步金仙要突破第二大殿需要一天左右。”夏侯道人说:“当然,哥哥的实力比我高很多。但是,要花一两个小时吧“。

    乌角妖王也说:“后来变得困难,第三大殿……要以大能者的实力突破,一般需要1个月。因为我们的实力弱,即使突破第二大殿,只要进入第三大殿,就会一整天都无法忍耐而被赶出。“

    “是的。真难啊“夏侯道人叹气。

    牧仙子待在那里,不声不响地等着,不靠近陌生人。

    又等了一会。。。

    从第二主殿的门出来的萨什,一看夜枫们,什么也没说,就飞向了高处的第三主殿。

    牧仙子直接进入,夜枫,夏侯道人,乌角妖王没有和她争。

    “先让牧师的妹妹来收集信息,但信息的记载不明确。”夏侯道人笑了。

    时光流逝。

    途中,张祖师也飞到这里,吓了夏侯道人。

    但是,马上变得安静了,决定抱着膝等待。

    这是一天的时间。

    在第二主殿,阵法之光消失,牧仙子的脸色苍白地出现。

    她突破了。乌角妖王说。

    要是失败了,马上就被阵法赶了。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牧仙子走出殿门,看着坪地的夜枫、夏侯道人、乌角妖王和张祖师,像往常一样冰冷的声音,她说:“里面很危险。“话音刚落,就离开这里,飞向第三主殿。

    “危险吗?你也做过吗?“夏侯道怕人,先走向二主殿。

    夜枫、乌角妖王、张祖师都耐心等待。

    这一等是半天。

    “多恩!“

    从大殿正门倒下的夏侯道人,也有一把七巴掌的神剑,绳索倒飞了出去。

    落地后,夏侯道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失败了吗?“夏侯道人有点难接受。

    旁边的乌角妖王面带尴尬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夏侯道人的实力必须承认与他同等,长时间半步达到金仙。也许还有他不知道的底细。但是,现在又突破第二主殿失败,被逐出。

    夜枫也变得坚强了。

    第14章第25章沉默

    牧师妹妹干的,我失败了吗?“夏侯道人站在那里,想起了以前经历过的场面。“那一击之术,我没有抵抗吗?“

    牧师妹妹在这几年,用尽一切手段变得更加坚强。乌角妖王在旁说:“成为圣法门的肉修身也成功了,穿过去也不奇怪。”

    夏侯道人点头,叹息道:“啊,第一个女孩比我快了。”

    “我先去了。“乌角妖王再也没说,就跳了进去。

    夜枫、张祖师在旁边看着一切。

    夏侯道人有些气馁,坐在坪边默默地想着。

    “三重考验的双重,这么难吗?“张祖师忍不住了。

    夜枫也道:“请再看看哥哥。”

    等了一会儿。

    叫喊。

    远处白衣的女人从高空飞过来。

    “为什么下山?“跪着坐着的夏侯道人睁开眼睛,大声地喊。

    飞行中的牧仙子发光了。“哥哥大概要一个月左右吧。等等,慢点等。“

    说要沉下去,就飞向下面的宫殿群。

    “牧师应该克服了七十二重的考验。“本来坐着膝盖的张祖师也站了起来。“是的,雷兽府有十年了。接下来是七十二重的雷电。像我这样的时间不够“。

    “”张前辈,要下车吗?““夜枫问。

    “我很辛苦地走进第一主殿。我不期待第二主殿。我不能等它“。张祖师说直接向下飞。

    牧仙子,张祖师一前后,向下飞去,跨越了七十二重的雷电法的考验。这对夏侯道人有点犹豫,他看着眼睛的夜枫,不由得说:“秦师弟,你在这里等着吗?“。

    “我也不学习打雷法,不要急。“夜枫悠然地坐着,等待着。

    夏侯道人见殿门,终于闭上眼睛等待。

    一天去不了。

    哗啦哗啦。

    古殿厅内的阵法之光消失了,出现了一只单脚砍了一只手的乌角妖王。他身上有许多伤痕,后边有一个巨大的黑翼,眼中都是疯狂的。

    乌角妖王看到熟悉的殿门,嘴角露出了笑容。他叠起翅膀,胳膊和脚慢慢地长大,就那样浮着飞了出去。

    夏侯道人看着受了重伤的乌角妖王,说:“你这么努力了?“

    “现在没有战斗。在再次进行道魔战的时候,你还在战斗吗?“乌角妖王笑着说:“我们不能成就金仙,下一个可能死的就是我们。”

    “道魔战争?“夏侯道人说:”最初战火蔓延到了三界,但伤亡不计其数。道家的佛门,因为包括魔道在内死了的心疼,所以不干了。我不可能再发动一次战争。“

    “当初并没有毁灭魔道,但如果下一个魔道再次发动战争,就更可怕”。乌角妖王笑了。

    夏侯道人沉默着。

    他们俩都经历了那个时期,但与三教的争斗不同,三教的争斗姑且不论,仍重一线,为死而舍身的情况很严重。但是,魔道奋起,它杀了灵魂,在三界中,不知道死了多少强者。许多混沌神魔,度过了上古妖族的天庭时代,经过三教之争,落入了道魔战。

    “”道魔战争?““夜枫不由得张开了嘴。

    乌角妖王放眼夜枫,他说:“秦师的弟弟,你的修行时间很短,实际上没有经历过!我告诉你,再打一场道魔战,就会比那一年更疯狂。你想躲也躲不了。所以能做的就是变强。“

    乌角妖王抬头看上面说:“牧师也不傻吗?“笑了。

    他的胳膊和腿都恢复了。

    抽抽。

    向正下方飞去。

    “夏侯前辈,真的有道魔战争吗?“夜枫对他来说,上古天庭之战,三教之战,道魔之战,听说这些都是历史!很远。

    “别管他。夏侯道人说:“经过上古天庭时代,经历了三场战争。被蛇咬了十年,绳索被咬了。况且被咬了三次。在真正的未来三界再次发动战争,也不知道是千万年,还是亿年后。“

    夜枫默默地点头。

    “牧师妹妹,乌考特突破了,但我没有。”夏侯道人看着那座古殿门。“即使我拼命,也能不能使用守护生命的宝物,只有五个数字。唉,先挑战七十二个考验吧。十年前试试看。秦师兄弟,我不和你在一起。“

    夏侯道人也说是扑通一声飞过去的。

    夜枫看着他走了的背影。

    现在,他们每个人都跨越了七十二重雷法的考验,夜枫一个人在第二主殿前。

    “呼喊。“

    山风吹得平底落叶四溅。

    现在的殿厅历史悠久,现在笼罩在一片寒潮中。

    “我们来看看这个第二主殿有多厉害。“夜枫迈了步,越过了门坎,走进了殿中。

    阵形驾驶

    场面发生变化。

    十名士兵从战法的边缘出来被夜枫杀死了。

    “哗哗”

    一剑烟雨飞剑浮在夜枫的旁边,立刻下起雾雨,到处覆盖,形成了细雨剑,一剑小雨剑刺穿了这些官兵,就这样倒塌了。

    十名官兵垮台,从战法的边缘派出了二十名官兵。

    …

    20名,30名,50名,80名,100名!

    这些官兵虽单独不过天仙九重天,但数量增多,联手势越来越大。

    “杀了他!“

    一百名官兵怒吼,他们形成了战法,极其恐怖。

    “像熊山妖王一样,只有打败10名官兵。这一百个人一捏,一筹莫展。拼命活下去“。夜枫虽然现在还下着小雨,但对一百名官兵的阵形影响很小。借细雨剑之光,发挥多种剑术,对他们也是不勉强的。

    50名士兵联手之后,夜枫不得不拼上性命扔剑。

    “哗哗!“

    本命飞剑飞出,一条剑光过四面八方,百名官兵被弹反飞而去,却倒在半空,他们联合的阵法依然完整。他们跟来了

    “首先,如果不破一点,就不能破坏阵形。“夜枫知道这一点。

    “去。“

    夜枫远得很。

    天啊

    烟雨飞剑像往常一样飞出,一瞬间刺向一名官兵,恐怖的波动在一瞬间从官兵体内爆炸了。

    “多恩!我的天“官兵身体直爆发,爆炸后迅速塌陷并收缩,将士们的能量全部毁灭。

    “灭了。夜枫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