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 一 机会终于来了

加入书签
    “儿子—”小舞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泪水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多少次惊醒了,一阵阵强烈的心悸随之传来,令她有种无法呼吸的压迫感。

    她真的生病了。对于一位一级神祗来说,这样的情况通常是不会出现

    神本来不容易生病,可是一旦生病,就十分危险。

    从当初唐三预言神界会有灾难出现,到后来毁灭之神扩张神界,导致神界防御力变弱,再到时空乱流来袭,金龙王复苏偷袭,毁灭之神播然悔悟后和妻子生命女神牺牲自己重新压缩神界,最终神界被时空乱流卷走。这一切都是在短暂的时间内发生的。

    因为金龙王临死前将自身精华注入小舞和唐三的儿子唐舞麟体内,唐舞麟不得不留在斗罗大陆,以免因为吸收太多仙灵之气引动金龙王精华而暴毙。

    正所谓母子连心,神界被卷走之后,小舞整天以泪洗面,终致身患重

    病。哪怕是身为一代神王的唐三想尽办法,也只能让她的病情缓解,却无法完全治愈。心结难解啊。

    而且,现在斗罗神界还处于时空乱流之中,唐三身为神王,为了守护住斗罗神界,每天都和众神一起调动仙灵之气巩固斗罗神界,所以也不能时刻陪伴在小舞身边。

    “妈妈。”一声轻呼响起,下一刻,一道身影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长发披散在身后,绝美的娇颜却显得忧心忡忡。

    看到她,小舞的心悸总算是减弱了几分。她张开双臂,将来人接入怀中,亲亲面颊,柔声道:“舞桐,幸好还有你在我身边。”

    唐舞桐轻轻地抚摸着母亲的背,柔声道:“妈妈,你又想弟弟了吧?弟弟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一定能找到回去的路。”

    “可是,那不知道要多久。他一个人在那边,我真的不放心啊!”小舞的泪水不禁再次流了出来,“麟麟从出生起就离开了我们,甚至连妈妈的一口奶水都没有喝过,我不是个好妈妈,我对不起他。”

    唐舞桐抱紧母亲:“妈妈,你别这么说。你也不想这样的,而且,斗罗大陆那边,不是还有爷爷奶奶照应着吗?弟弟不会有事的。”

    小舞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强烈的心悸终于过去了,她轻叹一声:“希望一切都好吧,真的好想赶快回去,回到他身边。”

    唐舞桐嘻嘻一笑:“妈妈,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偏心了。你也要爱我呀。”

    看着女儿可爱乖巧的样子,小舞终于被逗笑了,刮了下女儿的鼻子:

    “都多大了还争宠。”

    唐舞桐依偎在母亲怀中:“多大也是你的女儿嘛。”

    “好啦,好啦,帮妈妈梳头吧。”小舞甩动自己的长发,下床坐在梳妆台前。

    唐舞桐站在母亲身后,为她梳拢长发:“爸爸也真是的,都不来给你梳头了。”

    小舞摇摇头道:“怎能怪他,他承受的压力是最大的。其实我一直都知道,麟麟不在身边,他心中的痛苦绝不会比我少,可他还要操心整个神界的安危,巩固神界,使之不至于在时空乱流中破损。身为神王,他背负着太多的东西。如果不是你爸爸,恐怕神界早就已经崩溃了。如果不是他,我们甚至连找回你弟弟的希望都没有。你爸爸才是最辛苦的人。”

    唐舞桐点点头:“是啊!有的时候,真的好希望爸爸能够有些休息时间。”

    神界委员会。

    巨大的光球在大殿正中散发着柔和的光。六个人分别站在大殿一角,向光球内注入着不同的能量。

    大殿内侧正中位置,唐三神情凝重地站在那里,双手分别释放着蔚蓝色和暗红色的光华,那是他的海神神祗与修罗神神的能量。

    在他左侧的是一身黑衣,全身散发着淡淡邪异气息的邪恶之神姬动,另一侧的则是一身白色长裙,全身散发着祥和光晕的善良之神烈焰,祥和的光晕给人一种身心宁静的感觉。

    在他们俩旁边,分别站着一名有一头金发的英俊青年和另外一名身材魁伟、相貌普通的青年。

    金发青年自然是前任情绪之神,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神界去邀游世界的融念冰,而另外一人,则是大力神周维清。

    当初唐三在和毁灭之神对峙的时候,就是因为有周维清这张底牌,他才能翻盘,重新掌控神界。

    在和唐三相对的位置,是一名身材高大、目光清澈的青年。他是斗罗大陆上继唐三之后的一代传奇人物,创办了传灵塔的灵冰斗罗霍雨浩,也是继承了融念冰之位的现任情绪之神。在唐三升入神界之后,唯有他成了一级神祗。

    当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而这个身份也是唐三以前一直都不怎么待见他的原因,以至于当初在斗罗大陆上,他着实是吃了不少苦。这个身份就是唐舞桐的丈夫、唐三的女婿。

    任何一个父亲在嫁女儿的时候,心情都不会太好,唐三自然也是如此。

    六人之中,唐三、姬动、烈焰本就是神王。而原本的五大神王之中的生命女神和毁灭之神,为了使神界不被时空乱流毁灭已经牺牲了。

    融念冰、周维清、霍雨浩合三人之力,勉强能够代替他们帮助唐三等三人来维持神界委员会这个枢纽的运作。

    此时这巨大光球所显示的,就是神界护罩目前的情况,哪里变薄弱了,

    他们就需要通过神界中枢将神界的仙灵之气引导过去进行补充,以防止时空乱流破坏神界。

    他们已经不知道这样做了多少次。而神界的能量实际上一直是在消耗

    的,如果不是当初毁灭之神最终悔悟,与生命女神一起牺牲,重新压缩了神界,恐怕神界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

    终于,神界中枢的光芒逐渐收敛,六人这才缓缓收回各自的神力。

    “大家辛苦了。”唐三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融念冰呵呵一笑:“这有什么辛苦的,都是为了神界。哎,我后悔啊!

    当初要是早点跑路,也不至于被留下来了。”

    唐三笑道:“抱怨是没用的,这证明神界需要你。”

    融念冰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反正我是跑不了了,怎么说都随你,我可不是你那种责任感那么强的人。大家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融念冰现在没有神祗之位,但他是老一代的一级神,实力极强。虽然

    食神这个神祗之位是属于奥斯卡的,但实际上,要说神界第一厨师,绝对非这位冰火魔厨莫属。

    “不去了,好不容易稳固下来,我回去陪陪小舞。”提到小舞,唐三的眼神顿时忧郁了几分。妻子的身体状态不好,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痛。无论多么坚强的人,内心深处总会有脆弱的地方,唐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融念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姬动道:“目前咱们神界还算稳固,虽然能量一直在消耗,但凭借当初生命女神和毁灭之神留下的种子,利用创生与毁灭为核心重建的神界中枢还是能够补充一些仙灵之气的,暂时无忧。唐兄,我们是不是该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把神界从时空乱流之中弄出去,否则的话,我们连一点返回斗罗大陆

    的机会都没有了。”

    唐三点了点头:“这正是我想说的。目前神界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我们是该寻找出路了。根据我们对外界的了解,强大的时空乱流是整个宇宙的灾难。现在我们必须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譬如在时空乱流接近一些体积巨大的恒星的时候,受到恒星引力的影响,我们很可能就有摆脱它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要等,等待一个好的时机。”

    姬动道:“希望这一天早点来吧。”

    烈焰看了一眼姬动,她最明白丈夫的心情。当初神界内乱之后,姬动一直都很自责,他认为如果不是他和烈焰那个时候不在神界,毁灭之神就不可能会因为理念不合发起反抗。如果五大神王齐心协力,说不定当时就能稳住神界,使之不被卷走,因此,姬动一直在拼尽全力和唐三一起守护神界,希望能够早日解决现在的麻烦。

    “好了,辛苦大家了,大家都去休息吧。如果有情况,神界中枢会发出预警。”

    众人走出神界委员会,外面云雾缭绕,此时的神界虽然在时空乱流中,

    但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

    至少普通神祗现在在神界的生活依旧安稳,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差别。

    看着眼前的美景,唐三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一直以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和家人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

    如果一切如常,神界没有遭遇这次灾难,那么,他会一直那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儿孙绕膝,妻子在侧。

    现在有的时候回想起当初在斗罗大陆发生的一切,他脑海中还会浮现出温馨的画面。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不仅把自己的家人带到了神界,甚至把伙伴们——第一代史莱克七怪的其他几位也都带到了神界。

    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他骨肉分离,他又何尝不想念儿子呢。

    但是,在小舞面前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他不能让小舞看到自己的痛苦。

    因为她已经很痛苦了。

    光影闪烁,空间转换。下一刻,他已经回到了家中。

    “好啦,妈妈,你看怎么样?我的手法不比爸爸的差吧!”唐舞桐笑盈盈地说道。

    唐三进门时,正好看到女儿为妻子梳好了长发,依旧是那熟悉的蝎子辫。

    唐三走到女儿身后,伸出手,悄无声息地捂住了她的眼睛。

    “爸爸!”唐舞桐脱口而出。

    唐三不禁失笑道:“你怎么知道不是雨浩那小子呢?”

    “雨浩才没那么无聊。”唐舞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人已经转过来,抱住了父亲的腰,把头埋人父亲怀中。

    唐三没好气地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有了老公就忘了爸爸。不知道谁最疼你吗?”

    唐舞桐嘻嘻一笑:“才不会呢,我最爱爸爸了。”

    唐三满意地道:“这还差不多,要是不说点好听的,我就去揍雨浩那小子一顿。”

    小舞忍不住回过头白了丈夫一眼:“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唐三道:“这叫宣示‘主权’,这可是我的宝贝女儿。你今天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舞摇摇头,微笑道:“没有,都挺好的。”

    唐三松开女儿,走上前,搂了搂妻子,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他知道,虽然妻子说没有,却并不见得是真的没有,她是怕自己担心。自从和儿子分开之后,那个原本活泼开朗的柔骨魅免消失了,变成了现在这个眉宇间总是带着淡淡忧愁的柔骨魅兔。

    小舞的病是心病,不是任何仙草能够解决的。心病还须心药医。

    “小舞,告诉你个好消息。”唐三微笑道。

    “联系上儿子了?”小舞猛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美眸看着唐三。

    唐三心头一痛:“还没有,但我留下的种子应该已经生根发芽了,儿子在斗罗大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一点危险都没有。我说的好消息是,神界的状态终于算是稳定下来了,至少千年内不用担心被时空乱流毁坏。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腾出手来,寻找脱离时空乱流的机会。只要脱离了时空乱流,那么,凭借当初我在儿子身上留下的定位,说不定,我们就能找到回去的路。虽然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回去,但你相信我,我们一定能回去的。”

    小舞用力地点了点头:“一定可以的。”

    唐三搂住她,道:“那你也要答应我,要赶快好起来。我们还要回斗罗大陆呢,带着舞桐,也带着麟麟,咱们一家去周游宇宙。到时候,我把神王的职务辞去,就专门陪着你们,好不好?”

    “嗯,嗯,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只是,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摆脱这时空乱流?”

    唐三眼中光芒闪烁,沉声道:“神界需要一个机会!”

    是的,神界需要一个机会,只是,就连唐三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机会会来得如此之快。

    (小舞因太思念儿子病倒了,唐三心急如艾。神界的状态稳定下来了,

    重返斗罗大陆的绝佳机会终于到来了。神界能否挣脱时空乱流的来等,重见天日?唐三和小舞能否回到斗罗大陆,与儿子团聚?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下期试读。)

    

    

    Ps:书友们,我是唐家三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