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古怪的小子!”陡然间的变故,令得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不明白白墨区区四转乾坤境的修为,居然拥有着如此多属性,不然的话,不可能会让得任苍那四转乾坤境的澎湃灵力崩溃成这样。

    “这白墨,果然有所倚仗。”洛翎等人望着这一幕,眼中同样是有着浓浓的惊色闪现,显然都是因为白墨这一手而大出意料。

    “这才有点意思,不然的话,也太无趣了!”任苍脸庞上惊讶一闪而过,旋即森然一笑,下一霎,其双眼瞬间凌厉阴寒,修长双指探出,凭空划下。

    嗤嗤!伴随着任苍指尖划下,狂风陡然大作,两道十数丈庞大的灵力风刃,直接在其指尖成形,然后撕裂空气,快若闪电般的对着白墨爆轰而去。

    唰!白墨身形一震,直接是化为一道残影暴掠而出,令人动容的力量,自双拳上荡漾开来,而他的身形就这样笔直冲过,与那两道凌厉的灵力风刃正面相撞。

    嘭!低沉的炸响声在半空中传来,两道灵力风刃瞬间爆炸而开,身影掠出,霎那间便是出现在了任苍面前,拳影闪电般的呼啸而出,犹如暴雨,夹杂着惊人的狂暴,笼罩向了任苍全身。

    “哼!”面对着白墨这般狂暴攻势,那任苍却是一声冷哼,手印一变,雄浑灵力在其面前化为一道道旋转的风旋,将白墨那暴雨般的拳风,尽数抵御而下。

    砰砰砰!拳轰炸在灵力风旋之上,每一次的接触,都是爆发出刺耳的声响,到得最后,几乎是练成了一片,在天空上刺耳的传出,而伴随着那等声波的传出,还有着那种因为激烈的对碰,而爆发开来的狂暴波动。

    短短时间,然而两人已是以一种极为凶悍的姿态,硬憾了数十回合,那等对碰,相当的震惊人眼球。

    这一片天地,皆是寂静无声的望着这一幕,不少人有些变色,因为光是那种扩散而开的余波,便是足以让得一些八转甚至九转乾坤境的强者感到心惊肉跳,他们实在是有些难以相信。

    白墨竟然能够凭借着四转乾坤境的实力。与达到半步生死的任苍正面拼成这样。

    两人直到现在。都还并没有施展任何一种强大灵诀,他们所比拼的。完全是力量的雄厚!

    这个家伙,敢直面面对超然势力的怒火,果然是有着常人所不知道的能耐。

    嘭!又是一记凶悍到极致的对撞,可怕的灵力劲风席卷而开,白墨与任苍的身影皆是被震得急退了十数步。

    彼此呼吸较之先前加重一些。但那眼中,凶狠之意却是愈发的浓郁。

    “孟阎,带人动手,将他们尽数解决了!这个白墨,交给我来处理!”任苍面色狰狞,阴沉沉的喝道。

    “嗯。”闻言。那孟阎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残忍笑容,点了点头,煞气毕露的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芊寒等人。

    轰!芊寒没有说话。只是一步跨出,手中长剑撕裂空气。滔天剑意弥漫而开。

    这一刻,天地为之颤动。双方的对决,在此刻彻底的爆发!芊寒娇躯动人,虽然跟孟阎相比,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但那带着惊人的压迫风声暴掠而出时,竟是将那孟阎的煞气都是稳稳压制。

    人尚还未接近,芊寒手中黑色长剑已是呼啸而出。带着撕裂天穹的力量,狠辣的轰向孟阎周身要害。

    “哼,老子可不懂怜香惜玉。是你自己找死!”孟阎望着那暴掠而来的芊寒,眼神虽然因为那滔天剑意凝了凝,但嘴中却是一声冷笑,手掌一握,一柄土黄色的巨锤便是在其手中闪现而出,而后双臂舞动。

    以一种锤山之势狠狠挥下。轰!长剑与巨锤凶狠对碰,刺耳的声音当即在天空上传荡而开。

    一圈圈肉眼可见般的波动,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从那交触点飞速的扩散而出。

    嘭嘭!两人下方的一片参天巨树。也是在此刻拦腰震断,巨树倒塌,漫天灰尘弥漫而起,那般声势倒是相当的骇人。

    远处的洛翎等人望着芊寒与孟阎之间的交手,眼神却是逐渐的凝重起来。

    “这个女子实力好强,生死碑前她隐藏了实力!”洛翎缓缓的道。洛红羽也是轻点螓首,美目中有着一丝浓浓的惊讶,对于孟阎的实力如何,她再清楚不过,但眼前这番交锋,那道黑色倩影居然稳稳占据着上风,而且仍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显然还没动用真正实力。

    见任苍跟孟阎都拿不下白墨芊寒二人,云震谷其余人顿时飞掠而出,对着那柳璃等人冲去。

    “小璃,其他的那些家伙,就交给你们了,记得,别让白墨分心就好。”芊寒一剑将孟阎暂时逼退开来,然后美目瞥了一眼柳璃等人,淡淡的道。

    “嗯!”柳璃咬了咬红唇,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

    “分不分得了心,恐怕不识你们决定得了的!”孟阎冷笑道,云震谷除了他跟任苍,仍旧有着许多八转之上的乾坤境强者,这等阵容要收拾弱不禁风的柳璃几人显然并不成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孟阎冷笑刚刚落下时,他却是见到芊寒红唇缓缓掀起的一抹讥讽笑容,当下心头猛的一凛,刚欲说什么,芊寒的身影,便是诡异消失。

    这孟阎也是触碰到了生死法则的强者,足以说明他的能耐不小,因此就在芊寒身影刚刚消失的那一霎,澎湃的灵力便是立刻自其体内暴涌而出。

    唰!防御刚一构建,一道鬼魅般的倩影,也是出现在了孟阎的眼瞳反射中,然后他便是见到,芊寒手中长剑爆发出璀璨光芒,铺天盖地对着他席卷而来。

    噗嗤!剑芒席卷,犹如风暴一般,冲击在孟阎身上,好在他施展了一缕生死之气护住要害,整个身形狼狈的稳住,脸庞则是一片铁青,这一招要是反应慢上半点,他就没命了。

    “你!”孟阎又惊又怒的望着眼前晃悠悠走来的芊寒,满脸惊骇!这犹如月宫寒女般的小美人,居然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孟阎不敢再随便跟芊寒动手,心中莫名的冒出这个念头,让他浑身有些冷汗直冒,猛的一咬牙,厉声喝道:“都动手,将那女孩抓住!”只要将柳璃抓住,必然能让得白墨他们投鼠忌器,到时候情势必然会对他们有利,对一个少女动用这般阵仗,虽然略微有些不光彩,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了太多了!

    “竟然还有空喊话。”芊寒眼神微冷,玉足一步踏出,娇躯便是再度诡异消失,而那孟阎见状,身形也是急忙暴退,不过数息之后,一道身影便是如同附骨之疽般的出现在其面前,一柄黑色剑鞘如同棍子般,横扫而来,再度将其轰得狼狈而退。

    “动手!”那云震谷的数名强者见到孟阎竟然如此狼狈,不由得一惊,也不敢再拖延,一声冷喝,便是同时出手,大手对着柳璃抓去。

    柳奎见状,面色一变,刚欲出手,身旁的柳璃却是轻咬着嘴唇,然后走出了一步,依稀带着点颤抖的声音中,却是有种罕见的坚定:“大哥,让我来吧。”

    “小璃。”柳奎一惊,刚欲说话,却是见到柳璃伸出纤细修长的玉指,放于嘴中轻轻一咬,一丝血迹从指尖渗透出来,然后她掀起衣袖,洁白的皓腕上,出现了一些奇异的符文,而其带血的指尖,便是落到一道符文之中,鲜血落入其中,那一道符文,顿时变得淡化。

    而在那一道符文变淡时,一股令得柳奎震惊的庞大力量,便是如同从沉睡中苏醒的巨蟒般,抬头展露峥嵘之象。

    深青色的奇异能量,缭绕在柳璃的身体之外,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也是被那种能量渲染成了青色的色彩。

    柳璃抬头,清丽的脸蛋也是在此刻涌上了许些冰冷的色彩,她缓缓抬起纤细玉手,旋即猛然一握。

    嘭!青色光环夹杂着狂暴无比的能量波动在此刻陡然席卷而开,那首当其冲的五名八转乾坤境强者,竟直接是被震得倒飞而出,落地时极其的狼狈。

    “你们,不能让白墨哥哥分心。”狂暴能量汹涌而动,柳璃泛着青光的眸子,盯着那五名面色变幻的云震谷一流强者,声音清脆而冰凉。

    “彻底的打起来了啊。”望着那在天空上各处爆发而开的战斗,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声自语,白墨这边,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的整体战斗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这场对决,越来越有意思了此时的天空,战圈分成几块,而最为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白墨与任苍之处,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人才是双方人马的最核心,两人不论哪一方战败,对于自己那一方的士气想来都会有着不小的打击。

    咚!两道鬼魅身影,闪电般的在天空凶狠交手,犹如雷鸣般的闷声,一经传出,令得无数人心惊肉跳。

    两道身影一错既分,任苍面目阴沉,先前的交手,他发现自己凭借着半步生死的修为,竟然无法彻底的压制住白墨!

    “这不可能!”任苍盯着白墨周身缭绕的七彩能量,眼瞳微缩,他能够察觉到,白墨就是凭借这些彩色能量,才能不落下风。

    “这家伙有古怪,不能拖!”心中掠过这道念头,任苍面色陡然阴寒,他深吸了一口气,周身澎湃的灵力瞬间沸腾,其眼神也是在此刻变得异常的凌厉。

    呜!狂风突然在天空上凝聚,最后竟是化为道道巨大龙卷,可怕的撕扯之力,从其中狂暴的传开。

    这一幕,任谁都看得出来,任苍开始忍不住的动用灵诀,试图以此力压白墨!

    “白墨,不管你有什么能耐,今日,你的小命,我要定了!”任苍仰天咆哮,在其周身,四道巨大的龙卷风暴疯狂的旋转着,远远看去,凝聚着一种可怕的声势。

    “这是?”远处的洛翎等人望着这一幕,眼瞳也是微微一缩,显然是认出了任苍所施展的强大灵诀。

    “四象妖风诀!”任苍面容狰狞,掌印舞动,那四道龙卷风暴顿时呼啸而出,风暴之中,弥漫着一股狂暴无比的灵力,甚至,在那风暴钻涌间,隐隐有着巨大的脸庞在其上若隐若现,妖气腾腾。

    轰!轰!四道巨大的风暴如同肆虐的风龙呼啸过天空,强大的风压直接是将下方的蛮荒森林生生的开辟出四道巨大的裂痕。

    这任苍所施展的灵诀,显然也是一部相当不弱的灵诀,那等声势,就算是洛翎这种同为半步生死的强者都是一脸凝重,他们明白,就算是换作他们,恐怕也必须全力方才能够抵御。

    “我这人别的不好,就是命硬,谁都拿不走!”白墨抬头望着那犹如四条巨大风龙掌印,却是一声大笑,手印闪电般的变幻,紧接着,七道光柱,自体内爆发开来。

    “凝!”七彩光柱凝聚,眨眼间便是化为一根七色交融的巨大长棍,而白墨,直接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双臂虚抱。

    “给我破!”白墨眼神冷厉,双臂抱着那巨大的七彩光柱,以一种蛮横的姿态,狠狠的抡出。

    光柱过处。空间剧烈的震荡着。最后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直接狠狠的拍在了那四道灵力龙卷掌印之上!

    轰隆隆!轰击的那一霎,整片天地仿佛都是颤抖了起来,一道震耳欲聋般的轰隆之声疯狂的传荡而开。

    一些靠战圈近者,直接是被这种音波所波及,当即面色便是涌上一些苍白之色,急忙后退。

    “我看你能挡我几次!”攻势被阻。那任苍眼神愈发的凌厉,但那凌厉深处,也是开始有着一些凝重之色涌动。

    他的修为力,本就远远的超越白墨,但如今即便是在施展出了这等强力灵诀之后,却依然是无法稳定的占据上风,不管怎样,白墨的实力,他已不敢再小觑。

    不然的话,阴沟里翻船的事。说不定真会出现在他的身上。而这种事,任苍显然是不会允许。

    因此,在他见到那四道龙卷掌印被阻时,一步踏出,澎湃灵力一股股的涌动着,掌印一变,竟然又是凝出四道巨型龙卷风暴,以更为凶悍的姿态,席卷向白墨。

    “你来多少。我破多少!”面对着任苍这等狂猛如暴雨般的攻势,白墨眼中也是涌动着火热战意。

    双臂抱着那七道力量融合的巨大光柱,不断的砸在那些风暴上。轰轰轰!

    天空上,恐怖的对撞疯狂的持续着,望着那从天空上席卷而开的波动,很多人的面色都是逐渐的凝重,一般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