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把你家的房子卖给我。”

    人群中挤出一个带着墨镜,穿着风衣,头发染成银白色的青年。

    “这不可能,亚格,我家的房子可不只三千,这是抢劫!”

    维亚摇头,慢慢后退,他发现,这些人有目的的把自己包围住。

    “看来你是不同意了,真遗憾。”

    亚格吹了声口哨,其他人会意,一拥而上。

    十分钟后,维亚挣扎着爬到门口,用尽全身力气把身子立起来,打开门。

    门开了,维亚跌落在地上,双眼看东西已经无比模糊。但是几个月前收到的莫名画作,却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扇门,门外是刺目的光芒,一个消瘦的人站在门前。留下的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

    维亚发现自己居然站起来了,正在向人影飘过去,但是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没有形体。

    “啊!”

    维亚从地上猛然站起,发现自己伤势尽复,只是破烂的衣服,无声的述说他的遭遇。

    “我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维亚看向墙壁上挂着的画框,里面的画纸不知何时无声消失。

    “感谢伟大的主!”

    虽然维亚并不信教,但是此时也忍不住赞美冥冥之中的神明。在他心中,也就是主才会如此仁慈,赐予他新生。

    “主啊!还请再赐予我克服困境的力量吧!亚格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维亚想到亚格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无奈之下继续祈祷。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维亚失望,害怕,坐在烂皮沙发上怔怔出神。

    神自然是不存在的,但是尹正留下的画作又岂会如此简单。维亚结束沉思之后,重重一巴掌拍在扶手上面。

    咔嚓,本来就不太牢固的扶手瞬间裂开。

    “什么?”

    维亚惊讶的看着自己双手,扶手再不牢固,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拍裂的。

    他尝试拿起一根铁质桌腿,然后不太废力就扭成麻花。

    “哈哈哈哈,有这样的力量。。我还用担心亚格?”

    维亚颇有扬眉吐气的感觉,甚至现在就想去找亚格等人麻烦的冲动。好在,他是个冷静的人,知道现在天色还早,决定晚上再去亚格聚会的地方。

    冷静过后,维亚开始适应自己的全新状态。可以看出,维亚还是个比较灵活的人。

    维亚穿着一身普通黑色衣服,带上鸭舌帽,低着头走入一片脏乱的居民区。

    已经是深夜,亚格的居所还是灯火通明,混混们的喧闹声夹杂着一些女人的轻吟。

    跨进没有锁的绣烂铁门,维亚猛然抬起头。

    “维亚,你居然这么快就好了!”

    看门的人看见维亚的面孔,大为震惊。一只拳头在眼前放大,看门人眼前一黑,惨叫都没发出就失去声息。

    维亚愣住了,他已经控制出手的力气,没想到还是把人直接打死了。看着地上头骨开裂的青年,维亚有些慌乱,他本质是个善良的人。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是想把欺负他的人打一顿出气。

    “我杀人了,怎么办,如果被发现……”

    维亚犹豫,心生退意。

    “嗯?是谁!哈桑你怎么了?”

    一个从屋里走出来,看见倒地的看门人哈桑,顿时大叫起来。他快步走过来,看见哈桑的惨样,顿时大叫起来。

    “杀人了杀人了!有人杀了哈桑!”

    他抬起头,恶狠狠看着维亚,一只手已经拔出腰间短刀。

    “是你,维亚!看来之前是下手太轻了,竟然让你杀了哈桑,我要把你一刀刀切碎喂狗。”

    很快,屋里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一些人,他们不动声色围住维亚。

    “你,杀了哈桑!?”

    亚格脸色阴晴不定,他还算冷静,之前维亚看起来都快死了,哪怕被人救了,也不会这么快就好的道理。

    “是我。又如何。”

    维亚怒视,亚格觊觎他父母留下的财产,还差点杀死他,已经超出他的底线。

    “很好奇,你是如何这么快恢复的,但是……”

    亚格看着死去的哈桑,还有面部明显的拳印,很快作出决定。

    “你还是去死吧!”

    亚格迅速从腰胯拔出手枪,对准维亚,狞笑着开了枪。

    “不!我不要死!”

    维亚头皮发炸,他不甘刚刚复生,又要死去。这一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出现什么神秘画作来复活他了。

    “偏折!偏折!”

    维亚心中呐喊。

    奇迹发生了。。亚格在扣动扳机的时候,无意识的把枪折向旁边。

    “死吧!死吧!死吧!不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都给我死!”

    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响起。亚格狞笑,一直打空弹夹。

    “亚格你疯了吗?你打错人了!”

    亚格的狐朋狗友惊恐大叫。

    “打错人?不可能,我明明打的是维亚!”

    亚格再次看向前方,维亚好端端的站在原地。

    “这不可能!”

    亚格持枪的手,微微颤抖,然后继续开枪。手枪发出咔咔的声音,没有子弹了。

    “给我死!”

    亚格旁边一人忽然站出来。。拔枪就射。

    自从亚格开枪之后,维亚知道这些人有枪,注意力一直放在这些社会青年身上。

    “偏折偏折!”

    维亚紧张的祈祷,很快,他身后又倒下几人。

    “不,他是魔鬼!”

    终于有人忍不住惊叫,众人作鸟兽散。

    “亚格,你给我站住。”

    维亚对其他人不屑一顾,紧紧追在亚格身后。亚格慌不择路,竟跑到一个死胡同里面。

    “维亚,我知道错了。别杀我,我把钱都给你!”

    亚格跪倒在地,再没有开始的咄咄逼人和狰狞狠毒。

    “放过你?不可能,你这个混账,你杀死了我一次,现在拿命来吧!”

    维亚想着,杀一人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哪有放过祸首的道理!

    “我跟你拼了!”

    亚格拔出短刀,身体还没完全爬起来就一刀捅过去。

    嘭,亚格头骨碎裂,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维亚心情复杂,一个人走进夜色中。

    绿茵河畔,空气中带着远处海洋吹来的咸湿海风。微风拂起维亚淡金色卷发,脸上棱角分明,肌肉线条刚硬。他一个人走在石板路上,今晚上发生的事让他很乱。

    “主啊!你既然让我活下来,那么请指引我接下来的路吧!”

    维亚在心中祈祷,本来是无神论者的他,如今更像是虔诚的教徒。

    没有任何响应,维亚自嘲一笑。

    日子很平静,亚格等社会青年的死亡也被定义为黑帮火拼。或许这些社会垃圾的死亡也让警察局的人少了很多麻烦,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多大。

    “看不见看不见,你们看不见!”

    维亚又在进行他的魔术表演。但是这次,却引来围观者的惊呼。源自尹正的感知偏折能力,对付凡人无往不利。

    很快,维亚就聚集一定人气,然后赚到不少钱。

    生活已经好转,维亚却不满足自己的现状。如果之前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魔术师,现在他却对赐予自己能力的源头产生了好奇。

    “这幅画是从联邦国的加州寄过来的,但是现在那里已经毁于核爆……”

    几番查证,维亚在邮局找到一个地址。遗憾的是,那里距离核爆中心不过五百公里,已经成为强辐射的废土。

    “或许我应该去找找……不。。我真是疯了,那里的辐射强度,我会直接毙命的!”

    维亚心中期待着,因为他的力量一直在变强,或许有一天会达到不惧核辐射的程度。

    “这幅破画,画的什么东西!”

    汉特拿着一幅画,上面画的是一个倒塌的尖塔,画工精湛,栩栩如生。可是汉特怎么看都感觉背脊发凉,似乎有人在身后吹着冷气。

    “原来,我并不是唯一……”

    维亚伸出手,接过这幅画。

    “汉特先生,就是这种画,不知道你能否割爱!”

    维亚看着眼前的大胡子壮汉,认真询问。

    “维亚大师既然喜欢。。那么我就送给你了。”

    汉特豪迈的笑道,反正这幅画他没发一分钱,相当于白捡。

    “不过与我的平台合作的事……”

    汉特故意皱着眉,表示为难。

    “这个你放心。”

    维亚微笑。

    回到住宿,维亚从手提箱中珍而重之的取出高塔画作。

    从画框的标号上可以看出,这幅画与他拥有的比较接近。

    “主啊!再次展现你的威能吧!”

    维亚默默祈祷,但是没用。

    “难道必须要自己进入濒死状态才能发挥作用?”

    维亚迟疑了,如果没用的话,他会死。

    “或许,我应该试试其他方法?”

    维亚仔细回忆那日情景,好像是濒死状态下,他的注意力忽略了其他所有东西,意识进入到画中背影里面。

    “看来关键点就是那个人了,那么这幅画的关键又是什么?”

    维亚在画中寻找,画很简单,就是一座倒塌的白色圆塔。终于,在他不断努力下,找到一个简笔人形。画手廖廖几笔,在塔座勾绘出一个人影的侧面。

    “意识,我集中注意力行不行?”

    维亚思考着,心无杂念,直直的看着人影。

    轰,高塔倒地,发出巨大声响。维亚惊醒,手中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画框。

    “没什么变化。”

    维亚有些沮丧,他以为自己会得到巨大的改变。

    “不,或许只是数量不够。”

    维亚转念一想,又坚定起来。他已经对于冥冥之中的画作主人,产生狂热的信仰。

    “社会越来越混乱了。”

    承羽走在福临市的偏僻小巷中,目光四处。

    就在几天前,这个巷子再次发生一起失踪案。年仅十四岁的初中学生小丽放学回家后,在这附近离奇消失。

    算起来。这是一个月来的第五起失踪案件了。诡异的是,明明知道这个巷子有问题,还是有人进入这里。而且,都是一些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子。

    警察已经来过好多次,但是都不了了之。

    承羽今年十九岁,有点小帅,是附近的居民。他正值青春热血的年纪,好奇心,正义感十足。

    “该死,大白天为什么还这么阴森。”

    一股凉风吹来,看着外面的骄阳似火,承羽甚至觉得与这里是两个世界。

    “要不要现出去再说。”

    承羽热血渐退,心中萌生退意。

    “不行!小丽那么可爱!我怎么能不管不顾。”

    想到每天放学。。都甜甜的叫自己哥哥的小女孩,承羽咬咬牙,继续探索。

    空气越来越冷,承羽咬着,紧了紧身上白色衬衫。

    “哥哥。”

    小丽在街角回头,甜甜一笑,然后快速跑开,双马尾在背后一甩一甩。

    “小丽!”

    承羽惊喜,快速跑过去,但是已经看不到人了。

    “小丽,你在哪里!”

    承羽四处张望,最后在地上拾起一个粉红色小熊书包。

    “小丽的书包。”

    承羽捡起书包,感觉身边的阴寒也减弱几分。

    “小丽,你怎么了?你在哪里?”

    承羽继续四处张望,大喊,不知不觉,越走越远。他没有发现,身边的街道早就不是自己熟悉的那条。

    “天啊!这是……”

    承羽双腿发软。。忽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回跑去。

    “嘻嘻嘻,哥哥,别走啊!留下来陪我玩啊!我好寂寞啊……”

    呼,一股香甜的气息轻轻的落在承羽耳旁,痒痒的,像情人的爱抚。

    “不,不要碰我!”

    承羽吓得魂飞天外,加快速度。

    “这是哪里?这不是我来的路!不,谁来救救我!”

    承羽不敢回头,猛地窜进一间没关的屋子,然后手忙脚乱的把门反锁。

    “小丽,你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感觉到门外可怕异形种没有追上来,承羽心中松了口气。

    “哎!哥哥,你在哪里呀!快出来吧!我好寂寞啊!”

    那是一条鲜血组成的小河,只有不到一米宽。长达百米的血河上面密密麻麻的躺着一排小女孩,仔细看过去,可以发现血河从她们背部长出来的。

    血河在地上爬行着,小丽拉伸一条分支四处寻找,最后失望的回归主体。

    “不,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是在做梦。”

    承羽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