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鸽有时候觉得自己没出息。

    那些沉甸甸的心事,好像总是三言两语就被拨弄开。就好像那晚明明自己心里好像下了一场雨,可是今早睡醒却止不住地雀跃着猜想,陆元赫到底要给自己看什么东西。

    “你今天心情不错啊。”秦佳楠在片场投来一个洞悉一切的眼神。

    “我哪有。”白鸽抬手拨弄着刘海,“我先去准备下一场戏了。”

    “你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小媳妇儿气质,一股恋爱的酸味儿,我隔着老远就闻到了。”秦佳楠揶揄道。

    “什么恋爱的酸味儿,”Ray走过来听见了秦佳楠逗白鸽,“佳楠我闻着你才是酸味儿的,”Ray凑到秦佳楠边上装模作样地嗅了嗅,“果然是一股失意女人嫉妒的酸味儿啊。”

    “就你毒舌!”秦佳楠气急,作势要打他,想了想又收手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搞得好像我比你还有阳刚之气。”

    一句话把Ray噎得脸都绿了。

    白鸽看见Ray拿了个文件过来的,于是指着问,“又有新行程了?”

    Ray瞪了秦佳楠一眼,差点忘了正事。“还是小鸽冰雪聪明,不枉费我给你争取了一个好角色。”

    “什么好角色?”秦佳楠把文件拿过去翻的哗啦啦响,“古装电影啊,不过,小鸽这是……女N号?”说完还不死心,秦佳楠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剧本,把标注的白鸽的戏份仔细看了一遍,盯着剧本好像盯出个洞来,“没搞错吧?连个台词都没有?这是叫小鸽去跑龙套吗?你还好意思管这叫好角色?”

    “你懂什么?”Ray把剧本抢了回去,在白鸽身边坐下,“我的好小鸽,眼看你这部剧要杀青了,眼下我看了几个剧本都觉得不适合你,没有接档的片子。你别小看这个角色,这部电影我研究了,是文唐导演的作品,几个主角咖位都够,不怕没有流量。加上文唐导演的口碑,是有希望冲击今年的电影大奖的,上映之后票房一定大卖。”

    “票房大卖和我们小鸽有什么关系,”秦佳楠插话道,“到时候一晃而过的镜头,根本没人注意到我们小鸽,要在影片最后演职人员表里才能看见小鸽的名字,亏你还是个号称金牌经纪人的,我看你资源不怎么样嘛。”

    “不懂别瞎说,我还能害咱们小鸽么?”

    白鸽看着剧本,“我听说过这部电影,已经在拍了是吧?”

    Ray一听,这是有戏,“是是,已经拍到后面了,就是你这个角色之前找的演员,导演不满意,说没演出韵味来,因为镜头少,没几个演员愿意试。”

    白鸽合上剧本,“那我去。”

    Ray原本准备了一堆说辞,此刻都派不上用场,没想到白鸽一口就答应了。“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给你接这么个角色?”

    “你是我经纪人,总归是为我好,再说你刚才不是说了嘛,这片子很有希望会拿奖的。我也想去文唐导演的剧组里学习学习,我本就是刚起步嘛。”

    Ray沉思着点点头,白鸽比他想的更通透谦逊,也更信任自己。

    她是璞玉,稍加雕琢一定光彩夺目,他一定要把她托举到更高的舞台上去。

    “行吧,那我约好试镜时间通知你。”想了想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我觉得你们的晨跑可以恢复了,力量训练也是。就从今天开始吧。”

    “喂,小鸽才刚出院啊!”秦佳楠咬牙道,“你就是魔鬼!”

    Ray神情淡淡的,“我这是为了让她以后能少住院!”

    时近中午,寰宇大楼顶层,陆元赫把玩着手里的钢笔,问对面的韩彬,“今天的早餐给简总监送去了吗?”

    “送去了。”韩彬一大早就被陆元赫喊去买朱记的豆浆油条送到简夏的办公室。“简总监说,设计稿已经出了,样品今天就能给您。”

    陆元赫点点头,看了一眼手表,韩彬立刻问,“要不要我通知简总监办公室来找您?”

    陆元赫摆摆手,“不用了,我去找她吧。”

    简夏的办公室布置的独出心裁,一看就是审美极好的。几盆绿植点缀着工业风的墙面背景,简夏坐在桌前正在看几版设计稿。陆元赫一眼就看到了简夏桌子上原封不动的豆浆油条,“早餐怎么不吃?”

    简夏闻声抬起头,见是陆元赫,心虚地笑笑说,“早上给部门开例会,然后就一连修改了几版的设计方案,就把早餐给忘了。”见陆元赫脸色不大好,简夏忙说,“我这就吃。”

    说着就去开豆浆的盖子。

    陆元赫拦住了简夏的手,把豆浆接过来又放了回去,“不要喝了,已经凉了,伤胃。”

    简夏不好意思地低头道,“赫,你一片好心,怪我。”

    陆元赫最见不得简夏这副低眉顺眼的样子。过去的简大小姐固然温柔懂事,但是也都是自信逼人的,何时需要这样在别人递台阶的时候说软话?想想她在国外那几年过的日子,陆元赫就觉得都是自己的责任。

    “以后你早上就来总裁办汇报工作吧,我会让人把早餐送来我办公室的。”

    简夏的眼睛里有潮汐在涌动,最终温温柔柔地说了句,“好。”

    简夏设计的珍珠款首饰简洁温柔,在灯光下泛着盈盈的光。

    “这批样品的几颗是从日本供货商那里找到的万里挑一的珍珠,色泽品相都是最好的。我正在评估其他的几个产地的珍珠。”

    陆元赫看了几款,最后视线落在了其中一款上,“这个音符设计的项链……”

    几套样式中,陆元赫一眼就看中了音符设计。简洁利落,线条明朗。和珍珠的温润相比形成了一点反差,却又莫名地和谐。

    简夏说,“我最喜欢的也是这一款,完全跳脱出了人们对于珍珠老气的这种认知,非常年轻朝气,又个性十足,很适合20-30岁的职业女性。”

    陆元赫点点头,音符的设计简直和白鸽音乐生的身份不谋而合,相得益彰。而且特别符合白鸽又柔软又坚韧的性格。

    陆元赫都不知道自己笑了,把项链放在指间把玩,直到简夏叫了他好几声才听见,“赫?你在想什么呢?”

    陆元赫这才回过神,“没什么,我在想这次我们的新品发布会要赶在Why-not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不能再有第二次。”

    “那我上次提到的代言人的事……”

    “我说了,我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了。”陆元赫拿着项链,“设计稿发我一份。”

    “赫……”

    “我先走了。”陆元赫将项链绕在指尖,踱着步出了简夏的办公室。

    韩彬心里不禁在思忖,寰宇旗下的珠宝品牌Sandro在寰宇不算是核心的,简夏来公司工作之后,陆元赫最近对珠宝这一块未免也太重视了些,甚至为了样品和设计稿亲自去要了一趟。

    "韩彬。"

    “是,陆少。”

    “今晚去接少奶奶,在Meet餐厅定个顶层观景的位子。”

    韩彬应下,心里总算放了心。看来简总监还是威胁不到少爷对少奶奶的感情的。

    晚上七点,江城最有情调的Meet西餐厅。

    陆元赫刚在白鸽的面前坐下,白鸽就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她最近对这个晚香玉的香水味很敏感,偏偏最近几次三番地闻到。

    他们……他和简夏,今天在一起工作了吗?想了想也是的,在一个公司里,一起工作也很正常吧?

    陆元赫没留意到白鸽的表情,只是贴心地帮白鸽切好了牛排。小提琴手拉着一首深情的曲子,Meet餐厅的五十楼顶层将整个江城尽收眼底,辉煌的灯火和星空交相辉映着,梦一样的浪漫。

    陆元赫给白鸽倒了一杯红酒,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了白鸽身后,白鸽只觉得脖子一凉,陆元赫将她的头发分到一侧,凉凉的指尖碰到皮肤上有一股奇妙的电流。下一秒白鸽发现,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两颗珍珠点缀着一个音符,美极了。

    半天白鸽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送我的?”

    陆元赫点点头,“我第一眼就觉得它应该属于你,属于那个夜里给我弹《月光》的女孩儿。你是为音乐生的,而且,珍珠很衬你。”

    白鸽用手摩挲着项链,它真的很美,“不过它一定很贵重……”白鸽还没说完,陆元赫就打断了她,“不过可不是白送的。”

    “嗯?”

    “这是寰宇旗下的珠宝品牌新一季的主打款,名字叫做‘倾城之恋’,新品发布会上我想请你做形象代言人,还有拍摄发布会之后需要投放的广告。”

    “我吗?”白鸽垂头看着项链,心里默念着,倾城之恋……想想还是觉得不妥,“我没有做代言人的经验。”

    “谁都是从零到一开始的,这件事Ray会帮你处理和对接好的。你之前不是也没有做人太太的经验吗,我看你做的也挺好的。”

    白鸽脸一红,话题怎么拐到这儿来了,“没,也没有很好……”

    陆元赫很实在地点点头,“嗯,确实可以更好一点儿。尤其是夫妻之间……”在白鸽的面红耳赤中,陆元赫没再说下去,转而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