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姐夫不是别人

加入书签
    说着不在意,可慕一辰还是第一时间找人去查了那个照片上的男孩儿。

    邵野,邵家的私生子。之前流落在外,三年前刚被认回邵家。

    邵家……这个结果倒是让慕一辰有点意外。邵家虽然算不得什么大家大业,但是在江城也是数得上的门户,只是近几年在走下坡路,一直颓势。

    可说起来,邵家和陆家,既没有什么合作,也没有什么竞争。这个叫邵野的男孩儿出现在白鸽身边,真的只是巧合吗?还有,陆元赫知道吗?

    “慕少,现在所有的调查都在围绕着一个叫白鸽的女孩儿,恕我直言,我实在不知道继续下去有什么必要。况且夫人早就有话,让您收收心,管管慕氏的生意。您当初说要当演员演戏,不要生意,可您如今演着戏呢,又把心思都花在一个小姑娘身上……这是何苦呢……”

    慕一辰的助理宋宏昭,跟了他多年,从慕一辰当小童星出道的时候就陪在他身边。直到四五年前丢下了其他的职务,专职照顾慕一辰的事业和起居。

    慕一辰也不管宋宏昭叫一声哥,反倒是撒娇地喊他宋宋。宋宋可是看着慕一辰长大的,当然也是最了解慕一辰的。现在小少爷心里的那点小心思,他再明白不过了。几次三番想开口,都觉得逾矩了,这次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说出来。

    “慕少,去美国吧,接受最好的治疗,放下这个圈子里的牵挂。”

    “我要是放不下呢?”慕一辰眼睛落在别处,淡淡地开口:“你都说了是牵挂,是牵挂哪有那么容易能放下?”

    “那就把白小姐一起带去美国。有她在你身边,对你的病情和恢复肯定都有积极的作用。夫人也会开心的。”

    慕一辰嘴角牵起一抹笑,笑容里有一种淡淡的悲怆。“带去美国之后呢?让她看着我剪掉头发,接受治疗,在病症发作的时候像个怪物一样,然后死在手术台上么?”

    宋宋低下了头,“慕少,请别这样说。”

    “我不能给她任何承诺。况且,有人比我先遇见她了,这是天意吧。”慕一辰苦涩地看着宋宋拿来的调查资料,“你放心吧,我只是想查一查她身边都是什么人,对她有没有威胁,远远地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再没有别的。”

    “我知道了慕少,这件事我不会再提起了。”

    “宋宋。”

    “慕少还有什么吩咐。”

    “再去帮我买几包薯片吧。我要青瓜味的。还有草莓味的冰淇淋。”

    “是,我马上去买。”

    宋宏昭带上门出去了,慕一辰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思。

    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思念我们的相识了么?那时候没觉得坐在身旁吃冰淇淋的女孩有什么特别,为什么她却一点一点走进了自己心里呢……

    第二天趁着半天的空闲,白鸽照例去白展的医院看望他。现在这间医院的伙食和条件好得不行,以往白鸽还要买些弟弟爱吃的水果和点心,现在根本不需要了。每天换着花样的营养餐和药膳,白展吃得好睡得好,面色红润了不少,甚至还胖了一些。

    “姐姐,听说前天很晚了你要来看我。是不是姐夫欺负你了?”

    白鸽不禁莞尔,用手指点了点白展的头。“你懂什么,小家伙什么时候脑子里开始想着这些事的?”

    “我听说,女人受欺负了都是要回娘家的。姐姐你没有娘家可以回,所以你无论什么时候受委屈了都要和小展说,小展会为你做主的……”

    白鸽心头一酸,因为弟弟的那一句“没有娘家可以回”,差点落泪。她忍住泛红的眼眶,把小展抱在怀里。

    “是啊是啊,你可要好好养好身体保护你姐姐,要不然怎么为姐姐做主啊。”

    小展挣脱开白鸽的怀抱,“这么说姐夫真的欺负你了?”随即想了想,“他不会欺负你的,他和我保证过一定不会欺负你。他肯定会说话算话的。”

    白鸽笑道,“你怎么那么相信他?”

    小展说到姐夫,竟然浑身来了精神,带着一股骄傲劲儿。“这里的医生叔叔和护士姐姐说,整间医院都是姐夫的。姐夫不仅仅拥有这个花园一样的医院,他还在一个特别高的大厦里面上班,大厦里面的人都归姐夫管。”

    好嘛,敢情是医院里的人给这个小小的人儿洗脑了。

    “不光是这样,姐夫还不光给这些有钱人看病,也让那些看不起病的小朋友能治病。医院里的医生都要轮流去很远的地方义诊,说姐夫还为先天病患儿捐了一个基金会。让看不起病的小朋友也能看病,然后上学。”

    说到这儿,白展的眼神黯了黯,白鸽摸摸他的头。

    “小展是不是也想上学了?”

    白展小拳头握了握,梗着脖子想了一会儿,“我好好吃饭把身体养好了,我就也能上学了。我现在每天都识字和算数,还有姜叔叔每天教我念一个小时英文。”

    “谁是姜叔叔?”

    “就是隔壁姜爷爷的儿子,他每天来看姜爷爷,还带了好多读本给我。”

    白鸽心里一阵自责。白展心里对上学的渴望一直都很强烈,但是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先给他一些学前教育呢?

    “那姐姐回头买点礼物给姜爷爷,然后我们一起去谢谢姜爷爷和姜叔叔好不好?”

    白展点点头,“好啊!我一直想让姜叔叔见见你的。姜叔叔教我的单词Beauty,我说我姐姐就是Beauty,比全医院的护士姐姐都要漂亮。姜叔叔只是笑笑看起来不相信的样子。这下好了,我来问问他,我姐姐这么漂亮,她都不算Beauty还有谁能算。”

    白鸽笑着摸摸他的头,孩子的夸奖都是那么真诚和坦率。这会儿白鸽忽然想起一件事:“小展,记不记得和姐姐的约定?”

    “记得啊。”

    白展举了举手腕上的电话手表。“遇到危险了第一时间给姐姐打电话。”

    白鸽点点头,稍微放下心来。她是真的怕有人对白展不利,哪怕这间医院安保很好,她依旧担心出了什么岔子,上次有人用白展引她上钩,说明在暗处的人已经完全调查清楚了白展的情况。有第一次,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看白鸽一脸担忧的样子,白展又把电话手表往白鸽面前举了举,“姐夫也把电话给我存在里面的,叫我有事没事都可以打给他。最近都是他打给我的,每天他都有考我的心算题。”

    “嗯?最近?”

    “对啊,昨天还考了呢。”

    白鸽吃了一惊,在心里盘算,陆元赫人还在欧洲,除非……

    “他几点打给你的?”

    “嗯……”白展仰头想了想,“都是中午十二点打给我的。”

    中午十二点……那法国就是早上五点……每天早上五点,大总裁在一切行程开始之前,给一个小屁孩打电话,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考他口算和心算……而且,陆元赫从来没有和自己提起过。

    心里一阵暖流。白鸽正色道,“那你可要好好学,这么多人帮你学习,你不能让别人失望。”

    “姐夫不是别人。”白展一本正经地回答,“姜叔叔是别人,我好好学英文,不会让姜叔叔失望。姐夫不是别人,所以我只要好好学就行了,不用想失望不失望的事。”

    白鸽惊讶于孩子的早熟,竟然说起这种大人的话来头头是道。还没等继续说什么,Ray的电话进来了,上来就问:“姑奶奶你人呢?公司派了营销团队来,给你二十分钟,赶紧回来。”

    匆匆和白展告别之后白鸽打了辆车往回赶。

    Ray管理艺人还是很严格的,说一不二,尤其时间观念很强。如果二十分钟之内到不了,白鸽很肯定等待她的将是一场血雨腥风。

    当白鸽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见Ray把公司来的团队照顾的稳当妥帖,一群人坐在凉亭喝茶。见到白鸽的时候,Ray立刻拎着白鸽进了化妆间,脸上是一贯的傲娇神色:“迟到了七分钟。”

    “我……已……已经……最快了……”白鸽刚才下车跑的嗓子都劈了。

    “还是晨练不够,等我给你和佳楠的运动计划加加量。”

    白鸽瞪大眼睛表示着自己的绝望,旁边的化妆师理都没理,直接开了化妆箱干活,一点没有受到干扰,已经兀自拿着化妆刷给白鸽刷起了底妆。虽然带着口罩,白鸽还是第一眼认出了,“你是那天的……”

    口罩后面的那张脸面无表情,只机械地交代,“别说话,闭眼睛。”

    Ray冲白鸽眨眨眼,递给白鸽一个邀功的眼神,“这次Elvis来负责你的妆容。不用太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