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突如其来的加戏

加入书签
    白鸽很喜欢长跑,她的腿是很适合长跑的腿型,纤细匀称,除了体能比较弱,跑姿和配速基本上没什么可挑剔的。

    反观秦佳楠就不一样了,简直是运动废柴。跑了一公里之后就开始气喘吁吁,两公里就变成了关公一样的大红脸,哭嚎着再也不跑了。

    最后是咬着牙含着泪,在Ray的哄骗下,连滚带爬的跑完了这五公里。

    “感觉肺里有团火,”秦佳楠指着自己的胸腔,“要死了要死了……”

    “真不知道她之前怎么带你的。”Ray对秦佳楠的体能表示嫌弃的要命,他直接绕过秦佳楠对着白鸽说:“不错,继续保持,今天拍摄结束之后坚持四十五分钟的无氧运动,近期我会给你安排瑜伽老师授课,练习柔韧性和协调性的。加油哦Baby~”

    白鸽犹豫着开口,“Ray,我觉得强度还可以稍微循序渐进一点,现在恐怕一时适应不了。”

    秦佳楠赶紧帮腔,“是啊,又不是做运动员,要不要这么拼啊?”

    Ray敛去了神色正色道,“才这点强度就受不了啦?这本来就是一个高压高强度的工作,这才哪到哪呢。你以为那些天天神采奕奕的艺人都是超人呀?没有这点体能将来怎么赶通告,你们以为只有站在镜头前的演技需要打磨吗?有颜有艺就够了吗?艺人是要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吃苦头的,这碗饭端起来容易,可是要端的久,可是需要好身材好耐力的,这样机遇来的时候才能抓得住。”

    说完这番话,Ray换上了职业的笑容:“宝贝儿,欢迎来到艺人的世界。”

    直到Ray的身影走远了,白鸽和秦佳楠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

    今天的这场戏,是慕一辰和白鸽的对手戏。

    在这部剧中,男主一直在寻寻觅觅自己的十年之前青梅竹马的女孩儿,却被女主的闺蜜冒认,和女孩的闺蜜确立了恋爱关系。

    得知自己找错了人的男主悔不当初,时时刻刻都想修正这个错误,对女主表明了心迹。但是女主碍于不想伤害闺蜜,无法接受男主的心意。

    终于,在女孩儿不接电话的第三天,在一个大雨滂沱的雨夜,男孩儿等在了女孩儿的楼下。为了配合下雨的场景,剧组做了雨天的布景,大白天布置的就像夜晚一样。

    “羽歆,你敢不敢摸着你的心告诉我,你已经忘了我,你对我完全没有感觉,你根本不在乎我们的过去,你忘记了我们的十年之约,你要是敢说,我就敢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只要你现在点点头说你不在乎了,我立刻转身就走!”

    慕一辰的眼神炽烈得像火,好像能点燃一切。

    他的眼神有穿透一切的力量,白鸽在与之对视的时候不由得心头一震:慕一辰确实是一个气场很强大的演员。

    他浑身被浇得湿透,发丝狼狈地贴在额头上,却丝毫都没有影响他的帅气。

    像慕一辰这种典型的花花公子的形象,其实蛮适合那种纨绔子弟的角色的。可是偏偏他身上那股邪气和痞气,配上痴情一片的剧情和设定,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反差。

    那么倨傲,又那么卑微。

    那么倔强,又那么小心翼翼。

    这种微妙的反差更让人心碎。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花花公子一旦认真起来,执拗起来,才最戳中观众的心。

    “你的眼睛骗不了我的。你心里有我。对吗?”

    慕一辰垂眸望着白鸽的眼睛,双手将白鸽的脸捧在眼前。

    那一刻白鸽好像忘了自己。雨水,灯光,周围围了一圈的工作人员,好像统统不存在了。她就变成了她的那个角色,那个默默喜欢了男孩儿十几年,但是却不忍心伤害闺蜜的女孩。

    白鸽咬着下唇摇头,“太晚了!”白鸽喊出了声。“我们不能……是你没有认出我……现在……现在太晚了阿奕!”

    慕一辰的眼睛里,染上了一层雾气蒙蒙的水雾。那双时而犀利,时而懒洋洋的眼睛,变成了白鸽没看过的神色。

    像自责,又像自嘲。

    “十年啊,羽歆,人生有几个十年……”

    白鸽的泪水伴着雨水,“我们的约定,就让它停留在过去吧……”

    突然对面那道目光重新变得炽热起来,“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啊!”

    雨越下越大,下到后来简直就是倾盆大雨。可是慕一辰的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白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OK!这条过了!”

    雨即刻停止了,片场再不是黑云压城的样子。

    慕一辰没有一秒的停顿,那双眼睛像关掉了一个情感开关一样,一下子变回了一直以来的玩世不恭。

    他拍了拍白鸽的肩膀:“辛苦了。”

    那双嬉笑又狡黠的眼睛和过去一样,可是白鸽又觉得哪里好像不一样了。

    那并不是冷漠。

    如果是那样刻意的冷漠,白鸽就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慕一辰面前,质问出一个理由。

    偏偏就是这样若有若无的疏远。似是而非,飘忽不定。

    “哎呀姑奶奶可别着凉了!”Ray飞扑过来,用一条巨大的浴巾将白鸽裹了起来。等白鸽再转头去看慕一辰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接过他助理递给他的热牛奶,翘着二郎腿在场边坐了下来,毛巾随意地搭在头发上。

    “白小姐,”慕一辰的助理又端了一杯热牛奶递给白鸽,“慕少准备的,白小姐别客气。”

    “谢谢。”

    白鸽接过热牛奶道了谢,下意识的朝慕一辰望去,不过慕一辰的眼睛都没往这边飘一下,而是专心致志地正举着手机打游戏。

    白鸽叹了口气,坐下来小口啜饮着牛奶。

    正喝着,沈哲踱步过来了。

    “小鸽啊,刚才的那遍非常好,不过吧,有些细节处理的可以更完美一些。你们俩刚才的情绪互动就很对,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我们再保一条,刚才的灯光我也不是很满意,尤其是你的部分的面光,需要再补一下。你休息下我们再来一条。”

    白鸽自然是立刻应允,“好的导演,我这边随时。”

    沈哲满意的点点头,又朝慕一辰走去了。

    白鸽望见慕一辰和沈哲交谈过后将擦头发的毛巾放到了一旁,起身朝刚才的站位走去,白鸽也立刻脱掉了大浴巾,同样配合着灯光找刚才站位的位置。

    白鸽脚上没有穿鞋子,就光着脚站在地上,水在她脚底下汇聚成溪流。

    她穿的白衬衫完完全全湿透后贴在了身上,勾勒出了纤细又美妙的线条,她的裙子紧紧贴在她的大腿上,头发淋湿之后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楚楚动人。

    慕一辰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在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像被激活了情绪一样,迅速回到了刚才的状态。

    “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啊!”

    慕一辰说完了这句对白之后,白鸽正想着这条可以顺利过了,结果慕一辰的脸却越来越近……

    然后直接吻上了自己!

    是的,整个片场都看见了,慕一辰最后直接捧着白鸽的脸,吻了下去!

    纳尼?!!!!!!

    白鸽也没想到,被猝不及防地强吻之后,自己心里咆哮的,竟然是不久前自己刚捡到的小狗的名字……

    这个吻来得实在是突然,以至于没有人喊停,没有人动,只有沈哲看起来很兴奋的模样,看着取景器里的一对璧人激动的握了握拳。

    幸好这个吻只是浅尝辄止,很快慕一辰就放开了白鸽。

    “OK!”沈哲适时地叫了停。他心里琢磨着,慕一辰不愧是一名有经验的好演员,这个吻来得实在很是时候。他乐呵呵地宣布,“刚才那条稳过了,你们都辛苦了!”

    白鸽实在不想让自己像个小牵线木偶一般呆立在那里,虽然她实在想不出刚才那个临时加戏算怎么回事。

    她只能将目光投向沈哲。

    现场的目光太多,刚刚她既不能推,也不能躲,她只能让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现在她望向沈哲,就像每一次征询导演意见的那样。

    “刚刚你那个反应很棒,看起来之前一辰没和你探讨过对吧?那个反应很真实很自然,一辰可能是担心和你说了之后你反而扭捏。这样一条过了,我们都能早收工了。”沈哲笑眯眯地看向慕一辰,慕一辰耸耸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白鸽用擦头发上滴落的水珠来掩饰尴尬,沈哲乐呵呵地拍了拍白鸽的肩膀,“好了,先回去休息,晚上你还有场夜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