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名为药酒的毒酒

加入书签
    允诺现如今仍为奥林匹斯神一份子的神琦的邀请,雅典娜跟随神琦前往位于科尔基斯王国首都外的神殿区域。.: 。立足于神殿的一刻,雅典娜看似平静的脸‘色’下疑‘惑’顿生。究其原因,依照雅典娜的设想,神琦应该是会在神殿内外设置以神力为动力源的神术,以免雅典娜在战斗开始后逃脱神殿束缚才对。然而不论雅典娜如何动用智慧的神权进行探查,魔法之神的神殿周边依然没有任何威胁到雅典娜的存在。

    无法理解神琦究竟准备着何种手段,雅典娜不禁狐疑地上下打量这位少有在奥林匹斯山上‘露’面的神明。而察觉到身后的视线中带有明显的异样与恶意,亮银般的瀑布回转,神琦的瞳孔中流‘露’出的光芒不含分毫杂‘色’,与满带恶意的雅典娜形成黑白分明的对比。

    ‘咕……是我想得太多了吗!?难道宙斯施加的压力真的能让赫卡忒选择屈服于奥林匹斯神系?不,任何奥林匹斯的主神级神明都有着专属的信仰地,就像我不可能为了奥林匹斯神系放弃我治理下的雅典,即便宙斯提出将其他边远地区的领地‘交’予赫卡忒管理,我也不认为她会将经营许久的科尔基斯王国放弃……’

    那么,既然神殿外没有布置用于困住雅典娜的神术,很有可能赫卡忒的准备全数集中在神殿内部。神殿的作用之一是集中领地内的人类产生的信仰,自然在此布置阵地是有着最为充沛的能量来源。集合科尔基斯王国内产生的全部信仰所产生的束缚力度,若非雅典娜还有着其他神明在后方时刻准备在赫卡忒发难之际前来援手,雅典娜又怎么可能答应赫卡忒的邀请进入对方的主场内参与所谓的宴会。只不过,雅典娜此时不曾察觉到除了神明之外还有着来自高次元的观测时刻注意着事态的进展。

    “计划目前依照预测进行顺利,仗着携带复数神器以及后方有主神级神明带领部队支援,雅典娜果然会进入到供奉神琦雕像的神殿内……接下来就是关键的宴会环节,阿卡麟,来自麒麟族专用的‘药’酒调配的差不多了吧?别忘了额外多加料,争取让雅典娜来不及做出反抗就失去战斗能力!”

    在神琦向雅典娜发出邀请的时间中,寻心一行人等候事态发展的时间中依照计划准备着制服雅典娜的手段。由于智慧‘女’神这一神职的存在,使用奥林匹斯神系管辖地带的毒‘药’或食材配合形成的毒素大多会被对方直接看穿。所以想要用毒素或食材配合放倒雅典娜就需要来自奥林匹斯神系外的材料或技术。而寻心一行人刚好是能够有效应对其神职的存在。通过无限使徒本身对外界的信息干涉,阿卡麟制作的‘药’酒只会被识别的对神明与人类的躯体有益的美酒前提是雅典娜没有亲眼目睹阿卡麟将毒蛇,蛤蟆,毒蝎,蜈蚣,蜥蜴配合‘花’草泡入酒液的一幕。

    “放心好了,我配制酒液的时候调整了时间流速,现在泡在酒液内的毒物已经尽数熔化于酒中。正常饮用到‘药’效发作时神明只会觉得身体发热,但若是动用神力的一刻便会发觉神力内‘混’杂了仙灵力,让之前如同流水般任意驱使的神力变成一滩死水。”

    阿卡麟的能量体系中所使用的仙灵力是达到了世界级的高纯度能量,只不过是信仰转化而来的神力掺入仙灵力后,不能使用神力的神明基本上和常人相比只是‘肉’体‘性’能稍高些许。这是以酒液浸泡的毒物为媒介,将仙灵力打入他人体内的暗杀技术,同时也是有效增幅灵力总量与强度的修真体系‘药’物运用之法。

    “没记错的话,我记得以前在不经意间喝下过你平日浸泡的强身酒,能让我的魔力都陷入瞬间的停滞,以雅典娜的能力定然是无法挣脱……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象到那些被麟酱你下‘药’撂倒的家伙,任凭他们怎么想象也不会猜到,庄严正直的象征竟然会用毒……”

    “喂!莫非……是心酱你没有品尝过被毒物放倒的味道?或许,我可以试试调配足以让世界级以上的无限使徒倒地不起的猛毒!”

    “请阿卡麟大人高抬贵手,咱们家可没有多少闲钱用来买世界级以上的材料。”

    两人‘交’谈期间,阿卡麟特制对神明用‘药’酒在寻心的掩护下被放置在神殿内部的储藏室内,考虑到雅典娜的警惕心,寻心是使用博丽神薙和紫二人制成的式神完成了‘药’酒的安置。确认万事俱全,寻心当即将‘精’神与正在引路的神琦进行连接。

    “依照计划我们准备了雅典娜饮用后会暂时失去抵抗之力的酒液,技术是来源于奥林匹斯神系之外,不需要担心被雅典娜的神职察觉到‘药’酒中隐藏的奥秘。能否让科尔基斯王国延续而不遭受灭国之苦,就要看你接下来如何让雅典娜饮下‘药’酒了!依照之前定下的契约,我们提供的‘药’酒会让雅典娜近乎失去全部力量,但不会伤她‘性’命,所以请放心让雅典娜喝下去!”

    科尔基斯王国是神琦过去存在的根基,哪怕现在的神琦经过魔法体系的相关改造后不会因为失去信仰而消失,信仰地对神琦而言依然是珍贵的能量来源。况且奥林匹斯神系的神明可不知道神琦已经摆脱信仰的束缚,如果将视角放在奥林匹斯十二主神看待此事,这可是等同于强抢信仰地迫使对方不得不归顺奥林匹斯神系的做法。寻心和神琦接触的时间虽然十分短暂,但判断神琦属于温和不好斗的类型是没什么困难。而正是这位在奥林匹斯神系,大概在其他神系中都属于老好人的神明,遇到奥林匹斯神系一步步将自己‘逼’迫至绝境的行为终于是忍无可忍。

    “明白了,我会让服‘侍’我的祭司前往仓库拿取‘药’酒,只要雅典娜依然将我视为奥林匹斯神的一份子,那她绝对不会将一位神明向她的敬酒视若无物。不过……我想‘药’酒对我应该也有同样的效果吧?雅典娜不可能让我换其他酒水饮用,天田先生对此有何良策?”

    因为自身曾是神明的一员,对奥林匹斯神明的骄傲再熟悉不过。但是对方也不会在酒液明显有问题的情况下将‘药’酒饮下,否则那就不是骄傲而是目中无人了。而有关于如何让雅典娜放下怀疑之心饮用酒液,寻心则是在神琦的‘精’神中投‘射’出放入‘药’酒的酒瓶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