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一章 宫斗神马的

加入书签
    论起这份心思,慕容桓对宁嫔也算是用心了,可惜就算是知道了,宁嫔也不能不做什么,如果付御医死了,她这事情也是做不得。

    “本宫为什么要躲起来,不是本宫做得事情,谁也不能冤枉了本宫!”宁嫔也是光明正大的说道。

    她何尝不知道这里现在就是龙潭虎穴,可是付御医不能出事,所以即使危险,即使知道有问题,她还是必须得来。

    “娘娘,您这是做什么,陛下一片心思,您也不能这样不当回事啊!”老太监一看宁嫔这样,也是跟着着急起来。

    宁嫔却不理会,又要大声说话呢,便看着一个女官出来,这女官一脸阴沉的看着宁嫔“陛下不是说宁嫔娘娘身子不适么,这不是好好的么,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一看这就是皇后身边得用的女官,宁嫔也是冷笑“本宫来不来,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说!”说话的时候便拂袖进了东宫,这一次那护卫也没有继续拦着她。

    “说,你到底对太子做了什么,怎么会突然这样?”付御医被带过来之后,慕容桓就直接一脚踹过去。

    皇后在一边哭的眼睛都肿了“陛下,太子昨日还好好的,都怪臣妾不小心,如果昨夜就过来看看就好了……”

    这声音也是哽咽的不行,慕容桓听着她这样,也是狠狠的看过去,眼睛都是红的,他的确没有多在乎这个皇后,可是儿子他怎么会不在乎,从小一直带在身边好好的教育,一直都是当做自己的接任者,太子年纪不大,但是也很聪明,一直以来他都很喜欢和骄傲有这么一个儿子,结果今日居然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慕容桓没有说,可是心里怎么会不知道,皇后一向最是疼爱太子,如果不是有其他的心思,昨日既然有人来说了太子不舒服,她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分明是有了别的打算,偏她找了合适的借口,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但是,慕容桓看着皇后,居然拿着儿子当做借口,简直不可原谅,想到宁嫔,慕容桓的心里更是一片沸腾,看着付御医,这事情只能让他担着,绝对不能连累到宁嫔身上。

    好在宁嫔不会过来,只要这个付御医给兜住了就可以了,皇后也看到了慕容桓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更冷了,那可是他们亲儿子,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这个夫君还要护着那个狐狸精,她又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也都是紧张,她本来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怎么会和她想的不一样。

    只是,箭在弦上,她也不得不发了,一时间,帝后二人也是心思各异,各自算计。

    便是这个时候,慕容桓突然看着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居然是他本来传令了要让她不要出来的宁嫔,一时之间有点愣住,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宁嫔应该出现的时候,如果她不出现,他总有办法不牵扯到她的身上,但是如果她来了,皇后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连自己的儿子都已经牺牲了。

    皇后也看到了慕容桓的表情了,更是冷笑,她既然做得这样的事情,哪里会让宁嫔置身事外,便是牺牲了一个儿子,她也要把宁嫔拉下来!

    一旦女人下了狠心,便是哪有做不到的事情呢,此时皇后的眼神已经恶狠狠地看着走上前的宁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着慕容桓皱眉看着宁嫔“你怎么来了,不是说病了让你休息吗?”

    “既然是东宫太子殿下病了,妾身怎么可以不来看看,何况都已经到妾身的昕雪苑来抓人了,妾身怎么敢不来?”宁嫔也看了皇后一眼。

    付御医被踹了一脚,身上还是疼的,一边其他的几个御医也是忙活着商量怎么治疗太子,这屋子里三个主子没有一个是笨蛋,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瞒得住谁呢。

    “你有心是好的,只是也不能帮什么,还是先回去吧!”慕容桓也是看着宁嫔,让她离开,他相信宁嫔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她不来就是最好的了。

    可惜宁嫔就是知道也没有办法,她可以毫不客气的杀死很多人,但是付御医是她必须得救的,也是她做的所有事情的关键,如果保不住付御医,接下来的事情比她自己死了还麻烦。

    慕容桓的眼神急切,宁嫔要继续说什么时候,皇后也是受不了了,她连自己的儿子都搭上,可不是为了搞死一个御医而已,如果这样都扳不倒宁嫔,她真的不用混了。

    “陛下真是心疼宁嫔妹妹啊!”皇后也不哭了,那份心疼儿子的哽咽也不见了,她狠狠的盯着宁嫔“只是宁嫔妹妹不如和本宫解释一下,为何你的人把太子殿下治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也是几乎就等于指着鼻子骂了,这许多年来,皇后对宁嫔积累多少恨呢,以前因为各种原因,她不说,她忍着,可是当她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也被迷恋的给她下毒的时候,作为一个正室,她终究不会继续忍下去了,便是皇帝也是一样的,若是慕容桓真的敢为了一个宁嫔不顾太子的安危,不顾她这一国之母的身份,她便是看看,这天下人要如何评价她身边这位千古一帝。

    “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付御医是太医院的御医,是国家供养的正式官职,哪有是妾身的人这种说法,还有娘娘何必这么急切的给人安什么罪名,太子殿下既然是不舒服,不是应该先找找到底是什么导致的,这般直接就来无端指责,知道的是娘娘一片慈母心肠,担心太子殿下的安慰,不知道的,还当娘娘这是故意为难妾身呢!”宁嫔现在倒是也知道不能硬对着干了,所以这一番话虽说是不客气,比起之前她倒是还有些规矩的。

    可惜她现在这样,只会让皇后更为气愤,毕竟说的内容可是基本就等于在说她现在这是故意陷害宁嫔了,皇后马上道“好一张利嘴,这宫里哪个不知道付御医是你宁嫔的人,你还敢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