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章 取地图来

加入书签
    

    可惜的是,罗斯半个小时之后才发现这个症结。!等他调集剩下的24门野战炮抵达南山山腰,英国步兵又折损了三百余人。

    他大惊之下,连忙下令后撤,将所有步兵都退后远离炮台500米开外。随即,调集炮兵,对准山顶的炮台,用野战炮进行轰击。

    半个小时候,在消耗了数百发炮弹自后,他透过望远镜,悲哀地发现,那山顶的乌龟壳竟然毫发无伤。而他派去侦查的数名士兵还未到达400米的距离,便被山顶那座绞肉机一般的堡垒里射出的子弹给击杀。

    又轰击了十余分钟,他终于确信,这小口径的野战炮,无论是发射实心弹,还是开花榴弹,都是难以伤害到炮台内的敌兵,更加难以撼动那乌龟壳一般的炮台。他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西摩尔所说的,远征舰队数十艘军舰整整轰击江岸的炮台快一整天了,却没多大效果,完全没能攻破炮台,反而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这些步兵身。如今,自己也陷入跟他一样的境地了。

    但罗斯还是不死心,他并不下令停止炮击,而是将军剩余的七八百名印度民夫还有数百从香港请来的民夫,总共一千三百多名民夫,全部押送胁迫着山,冲向炮台。

    紧接着,罗斯从军挑选敢死队,组织了近五百名强悍的勇士跟随民夫身后,准备大量手榴弹、康格里夫火箭等准备进行火力压制,同时又派遣工兵连赶制炸药包,准备将山顶炮台的局部地基和炮口炸毁。

    于是,在准备妥当之后,有民夫在前吸引火力当肉盾,而他又将军的锅盖、木板、牛皮等物资发给敢死队的勇士作为掩护,竟然一举冲近山顶炮台。

    无数康格里夫火箭等将山顶炮台的火力压制下来,而坚固的炮台在承受数次炸药包的爆炸之后,一个炮台角落终于轰然坍塌,打开了一个缺口之后,罗斯大喜。立刻组织兵力重点进攻,而炮台内的讨虏军士兵,也奋然抵挡,双方几乎都是以命换命的形式。

    南山炮台内。塔布齐和荣维善均挂了彩,相互一看,都从对方眼神看到了一股绝然。

    苦战一整天,如今南山炮台被围困,北防线的情况塔布齐已经不大清楚,估计不会好到哪里去。他率领的第十六师二个团和师部警卫营等共2700讨虏军将士,如今,只剩下北线的最多四百来人,加这南山炮台内的300来人,整整2000的将士,牺牲在这片土地。

    “副师长,快没弹药了,兄弟们杀得兴起,开火太猛。”荣维善苦笑道。

    “死去的兄弟们身都搜干净了?实在没子弹便用刀矛杀敌,以前不都这样过来的?对了,还有炮弹里面的火药,都弄出来。”塔布齐叹口气,这新式火枪好是好,是消耗太大。

    “明白了!我等誓死为帝国尽忠,报效陛下!”

    “维善,传令下去,战斗到最后100人,便将所有的火炮全部炸毁!不能落在洋人手里,去轰击山下的威远炮台!”塔布齐喝道:“其他人,跟我一道将西面那几门小一些口径的大炮拆下来,运到东边来,老子用火炮炸死他们!”

    正当炮台内的塔布齐做好最坏的打算时,正围攻炮台的英军忽然潮水般地退去。而远处传来砰砰地枪声,初始稀疏,乃后越来越密集。等英军都退去,塔布齐他们才发现,山下远处的太平水道东面,硝烟弥漫,出现大批灰色制服的军人,和红白军服的洋兵激战。

    “是援军到了!肯定是张师长率领的援军到了!”塔布齐等人大声地欢呼起来。

    继而,塔布齐下令:“出炮台寻找子弹等补给,还能作战的,随我下山扰敌,给张师长减轻压力。其他人打扫战场,照顾伤员。”

    当日傍晚,讨虏军步兵第十六师师长张拔山率领2个团的兵力虚张声势,将惊疑未定的英军惊走。张拔山等重新接管南山防线以及南山炮台,并连夜组织重新修筑毁坏的防御工事。

    而南山山下的珠江江面,远征军联合舰队和威远炮台之间的激战也接近尾声。

    联合舰队数十艘军舰整整一个白天不停歇地轰击,而威远炮台群近百门火炮的猛烈还击,双方打得炮火连天。联合舰队损失颇为惨重,2艘主力军舰被击沉,7艘炮舰和浅水炮艇毁坏,还有数艘军舰受创严重,难以继续作战,其他的近二三十艘军舰不同程度地受损,需要维修。

    当然,讨虏军方面损失也不少,威远炮台群也有十余座炮位三十余门大炮被炸毁,数百名讨虏军将士身亡。并且,大虎山炮台被攻占,连同在大虎山炮台后方的太平洋舰队的二十艘军舰因为撤退不及,被击伤2艘军舰。

    次日一早,英军似乎改变了作战方略。

    连夜将轻度损坏的军舰进行维修后,英国远征军联合舰队派出大量的运兵船和浅水蒸汽炮径直沿珠江主航道北,冲入珠江游,冒着威远炮台的炮火,在以一艘主力军舰和二艘小型护卫舰及炮舰的代价,冲过大虎山水域,进入狮子洋河段。

    南山山顶的张拔山和塔布齐大吃一惊,他们这时才明白,为何昨日英军派出那么多的军舰密密麻麻挤在江面与威远炮台对轰,原来便是掩人耳目,派出的三十余艘军舰在追击一直袭扰的太平洋舰队军舰时,趁机将大虎山与珠江东岸的拦江铁链给破坏了。这样一来,英军军舰便可以快速通过威远炮台群的火力封锁区域,进入狮子洋。

    而狮子洋河段几乎没几座炮台,也没多少江防,英军舰队便能很快通过,继续北进入长洲岛至广州城的这一省河段水域。幸好,省河水域这段,一路有不少炮台,不过都不如威远炮台如此集了。

    塔布齐忧心忡忡地道:“张师长,要马赶到东莞县城,向广州方向报信。”他说的意思,张拔山自然明白,是派人到东莞县城里的电报分局,向广州电报局发电报,便点点头:“这个肯定要做的。不过,倒不必心急,或许,广州方向更希望洋人的舰队开进去呢!”说完,神秘一笑,让塔布齐心稍安。

    ........

    一个小时之后的广州城外,省河北路的二沙岛,数百讨虏军护卫着一名身着便装的年人,正是前阵子从圣京赶来广州亲自坐镇的华帝国皇帝冯云山。

    他的跟前,特务司司长范汝增凑近低声禀报:“陛下,步兵第十六师师长张拔山传来电报容禀,他们第十六师守住了威远炮台,击毙英军步兵2400余人,印度民夫2500名。到目前为止,英国的远征舰队从进入虎门后,被我军炮台和军舰击沉主力军舰3艘,爆炸烧毁1艘,重创无法再次作战的4艘,其他各类小型军舰13艘,数十艘受损。不过,英国远征舰队冒着炮火,已经冲过威远炮台群的封锁线,进入狮子洋。预计午时分,便要抵达另一处炮台密集的防卫重点区域,长州岛的长州炮台群。”

    冯云山看向旁边的总参谋长左宗棠和副总参谋长毛瑟,道:“取地图来!”

    ps:不好写了,加快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