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秦东旭的态度

加入书签
    整个案子其实也没什么好查的,一切本就是在李东海的授意下进行的。Ww.la

    李东海作为机场分局的副局长想要陷害一位无权无势的小医生,绝对是手拿把攥,有着很多办法,然而面对陈克明和秦东旭,他所有的手段却显得苍白无力。

    机场分局的几个警员在秦东旭和陈克明面前根本就不敢有所隐瞒,很快就把李东海交代了出来。

    “好啊。”

    秦东旭脸色阴沉:“你李东海倒是好大的胆子,堂堂的机场分局竟然成了你李东海的私人势力,你这是严重的以权谋私,目无王法。”

    李东海站在秦东旭面前,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今年才二十七岁已经是实职的正科,原本以为今天扳倒马清池他就可以再进一步,从此以后扶摇直上,谁曾想却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今天的这件事出来,即便是以后他能出来,在体制也没法混了。

    “李东海,说说吧,为什么这么做,背后是什么人在指使你?”陈克明沉声问道。

    秦东旭的心也不由的咯噔一下,刚才看到秦明飞的时候秦东旭就知道今天这件事和自己的儿子脱不了干系,所以刚才他并不打算继续深究,这件事就打算在李东海身上终止,只是很显然,陈克明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没什么人指使,一切都是我的注意。”李东海看了一眼江宇:“我和江宇是大学同学,以前就有矛盾,这一次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给他一点教训罢了。”

    “呼!”秦明飞不由的松了口气,李东海这么说就是不打算咬出他了,只要李东海这儿不松口,今天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秦东旭也不由的松了口气,沉声道:“哼,堂堂的党员,竟然目无法纪,公器私用,当真是胆大妄为。”

    说着话秦东旭看向马清池:“暂时把李东旭关起来,等到市局纪检部门前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江宇也知道今天李东旭不过是马前卒,真正的背后主谋其实是秦明飞,只不过想要咬出秦明飞并不容易。

    不过江宇也不着急,常轻舞一案也该告一段落了,今天黄岳山让陈克明插手,其实已经能说明态度了,黄岳山之所以没有明着插手,或许是还不清楚江宇手中掌握的证据吧。

    “江主任,黄书记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先过去吧。”陈克明看了一眼秦东旭回头向江宇道。

    “好。”江宇点了点头。

    “秦书记,那我就先走了,今天这件事希望秦书记认真对待,我也会如实向黄书记汇报。”陈克明向秦东旭打着招呼。

    “陈处长放心,我一定会严惩不贷。”秦东旭保证道。

    目送着陈克明和江宇离开,秦东旭这才面色阴沉的往外走,走到秦明飞身边事,秦东旭一声冷哼:“还不回家,打算在这儿过年吗?要不要我让人把你也关起来?”

    秦明飞大气也不敢出,急忙跟在秦东旭身后,父子两人上了同一辆车。

    车子驶出机场分局,秦东旭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今天这件事是不是你的注意?”

    “我......”秦明飞张了张嘴。

    “究竟是还是不是?”秦东旭喝问。

    “是。”秦明飞老实道。

    “经开区廉租社区的事情,常轻舞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秦东旭又问。

    秦明飞满头冷汗,这件事秦东旭一直都没有问过他,没想到今天竟然直接询问。

    “说。”秦东旭声音一沉。

    “廉租社区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常轻舞的案子我也知道......”秦明飞结结巴巴的道。

    “也就是说你也掺和其中?”秦东旭回头,目光如电。

    “我......”

    “去自首吧,直接去找刘学斌。”秦东旭叹了口气。

    “爸......”

    秦明飞喊了一声:“事情还没到那一步,他们根本没有证据,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

    “你太自以为是了。”秦东旭再次抽了一口烟:“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常轻舞一案看上去罪证确凿,事实上疑点重重,之所以到现在还没人表态,并非是因为没有证据......”

    “爸......”

    “去自首吧。”秦东旭再次道:“我相信你应该不是主谋,有我在不会让你的刑罚过重,过几年也就出来了。”

    “我不能自首。”秦明飞抬头:“爸,这一次您一定要帮我,您是龙江市的政法委书记,只要您帮我,我绝对可以度过难关,以后我再也......”

    “啪!”

    秦东旭回身就是一个巴掌:“畜生,你自己违法乱纪,还要把你老子我拖下水吗,我从一个警员干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一辈子都在和罪恶作斗争,没曾想到头来却要亲手抓捕自己的儿子。”

    “爸......”秦明飞双眼通红,他想过他的父亲知道这件事之后的反应,可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可能是帮他,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让他去自首。

    “我给你两天时间,这两天你好好考虑一下,两天之后无论你考虑的如何,我也会亲自把你交给刘学斌,你好自为之。”秦东旭说了一句就缓缓的闭上眼睛,好像这一句话已经抽干了他全身的力气。

    江宇跟着陈克明抵达黄岳山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黄岳山正在书房看着资料,得知江宇到了,放下手中的资料,穿着脱靴来到客厅。

    “黄书记。”江宇急忙起身。

    “坐吧。”黄岳山压了压手:“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让你受委屈了。”

    “黄书记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您,我现在或许还在机场分局呢。”

    “那就更是我的不对了,我这个省委一号应该向你道歉。”黄岳山再次摆手,示意江宇坐下,自己也端着茶杯在沙发上坐下。

    “说说吧.....”

    坐下之后黄岳山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江宇一愣,然后露出苦笑,黄岳山不愧是黄岳山,别看他一直置身事外,然而对于一些事情却始终了若指掌。

    既然黄岳山询问,江宇也不隐瞒,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我这次前往乾州就是去见轻舞之前的秘书张雯,张雯已经交代,轻舞账户的那五十万正是她和梁海国两个人操作的......”

    “一个秘书竟然这么大的胆子。”黄岳山听罢哼道:“当真是家贼难防。”

    “哐啷。”边上传来一声响动,陈克明脸色苍白,虽然他知道黄岳山说的不是他,但是不由的他还是一阵胆寒。

    黄岳山看了一眼陈克明,目光一凝,继续和江宇道:“那个张雯到了龙江了?”

    “应该已经到了,她和齐悦乘坐的下一趟航班。”江宇点头。

    “给甄书记打电话,让甄书记来一趟吧。”黄岳山回头向陈克明吩咐。

    “黄书记,省医院还有患者病危,我从急忙从乾州回来主要是这个原因......”江宇急忙道,他在机场分局呆了几乎一个下午,也不知道陈琳琳如何了,现在黄岳山请甄宏伟前来,明显是打算收网了,肯这么一耽误谁知道陈琳琳的情况如何了。

    “你去忙你的吧,张雯那边你交代一下就行。”黄岳山点了点头,如今既然张雯已经回来了,一切证据确凿,江宇在不在其实无挂紧要。

    秦明飞回到家中,独自一个人回到房间,刚刚打开手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正是薛燕飞。

    事实上秦明飞还在机场分局的时候薛燕飞就打来了电话,奈何当时秦东旭已经到了,秦明飞不敢接电话,只好暂时关机。

    “喂!”

    电话接起,秦明飞刚刚开口,薛燕飞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秦明飞,听说你们抓了江宇,刚才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电话?”

    “江宇已经走了,黄书记亲自出面,李东海栽了......”秦明飞有气无力的道。

    李东海栽了对秦明飞的影响并不大,然而秦东旭的一席话却给了秦明飞很大的压力。正所谓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莫若子,秦明飞知道自己的父亲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谁让你这个时候去动江宇?”薛燕飞的肺都快气炸了,这几天本来就是敏感时期,他们竟然去动江宇,这简直就是作死。

    别的不说,别忘了常老现在还是江宇负责,常轻舞的案子或许不会有人急着表态,但是常老的病情黄岳山绝对会关注。

    刚才秦明飞说是黄岳山自己不舒服,这话别人信,薛燕飞却不信,在薛燕飞看来,绝对是因为常老,只要常老一日不断气,平海省就要全力以赴。

    “燕飞,收手吧,我们一起去国外。”好半天秦明飞才出声。

    “你疯了?”

    “我爸已经知道了,他让我去自首。”

    “什么?”

    电话的另一边,薛燕飞脸色陡变,秦东旭竟然让秦明飞去自首......

    “他给我两天时间考虑,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秦明飞道。

    “我是不会走的。”薛燕飞冷笑:“秦明飞,你别忘了,你屁股下面的屎可不止这一坨,一旦进去,后果你知道。”

    “那你让我怎么办?”秦明飞吼道。

    “劝一劝秦书记吧,你毕竟是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薛燕飞谆谆善诱:“只要秦书记帮忙,我们胜券在握。”

    ps:书友们,新书求支援啊,太冷清了,更新方面因为千金回了老家,家里冷,没暖气,两本书只能保证不断更,年后会补偿大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