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远行

加入书签
    本来,林建民是想着今天在家呆一个晚上,顺便不家里买房的事情和老爹交代一下。不然的话,要是等老爷子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儿子买房的消息,那是会气着的。

    可是现在看来,林建民在家待不了了。

    他这时候需要马上找那些大车司机问一下,看看他们是在哪办的贷款。甚至吗,可以直接去销售点问一下。林建民相信,只要自己慢了那么一时半刻,那群有关系有人脉的二代们,就敢把这事给你截胡了。

    他们这么干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你又不是他们圈子里的。说起来,他们也是看你不上,甚至到时候还会当着你的面嘲笑你。只要是不打破底线,他们可会死无所顾忌的。

    林建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如此,自己及就不会在那群人面前说出那番话了。

    看来还是这一年顺风顺水,自己这是膨胀了啊!

    林建民胡思乱想的着,心里也不住的安慰自己,他们那种躺着赚钱的人,怎么会费力巴拉的自己去组建车队,自己是敢看他们了。

    可是脚步却是越走位越快。

    来到山上,林建民直接找到一辆东风汽车司机。

    “黑小,你知不知道田亮家的后八轮是在哪贷款买的?”

    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个子司机闻言楞了一下,然后回道:“不知道,他们是贷款买的?我还以为是借钱买的。”

    “那可是二十多万哩,他咋敢背这么大的债?”

    林建民见状,不由得有些失望。时间不等人,于是准备抬脚就走。

    “林老板,你咋了?”看着林建民有些着急忙慌,小个子连忙问道。

    “我准备组建车队跑运输,可是不知道去哪办的。”林建民懒得解释,于是敷衍道。

    小格子听错了,以为林建民说的是去哪买,于是轻松说道:“去哪,去省里呗!”

    林建民闻言心中一喜,有门。于是他连忙停下脚步,问道:“药都?”

    冀州省会除了有钢都还有药都的美誉,什么三九,意林都是那的。

    “不是”小个子说道:“是中原省!”

    林建民一听知道小个子说的是那,于是连忙上车,开口问道:“你是要去精粉厂吗?带我一程。”

    林建民家的村子,要两个小时才有一趟客车。可是到了精粉厂就不一样了,那里半个小时一趟。甚至有时候就有车一直在那揽客。

    林建民这时想的就是,赶紧回去,找几家银行跑跑。要是实在不行,那就直接去中原省,先去那边看看再说!

    折腾一圈,林建民又回了安武。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林建民马不停蹄的就准备挨个银行拜访。

    “您好,你们这办理车贷业务吗?就是那种二十几万的斯太尔,后八轮。”

    “您好,你知道后八轮,斯太尔那种业务哪里能办吗?”

    林建民挨个银行一一问了,可是没什么进展。

    自己明明记着有这种业务的,怎么会消失了呢?

    哎,这就是膨胀惹的祸啊。手里没牌就要装逼打脸,这下子傻了吧?

    运输行业林建民不是非要做,只不过他看着弯腰就能见钱的机会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心里总是不得劲。

    毕竟吗,上辈子是苦过的。你说他没除夕夜好,说他吝啬也罢。他就是见不得这种事情发生!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林建民准备回去和白华华说一声。

    自己明天就要去中原省!

    “什么?你要去中原省?”白华华闻言一阵惊讶。

    “为什么啊,你这才安稳下来,前几个月都跑的脱了像,我还想着你能歇息几天,然后给你补补呢。”

    林建民见白华华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不由得搂着她哄着:“没办法,话说出去了,要是被人截了胡,那人就丢大了。现在这个市场就是靠着我撑起来的。要是一下子被人给戳破了,立马就会现了原形。”

    “我就是个纸老虎,你要是让我吓唬人我有的是办法,你要是真要我炸人家房子,我是真不敢啊。”

    确实如此,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打架厉害的,不顾后果的,从来都是初中生。年轻热血,下手没轻重。你要是三十岁往后,谁还敢动不动要人命?老婆孩子不要养了?苦窑是好蹲的吗?

    林建民虽然真是热血的时候,但是他的内芯却是个四十多岁老油条。这年纪的人都是以稳为主。有机会赚钱,你凭什么热血?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搬两块砖,给自家孩子多挣两平米房子呢。

    可是这时候林建民能软吗?他今天被人撬了墙角,然后没回击。明天就会有人搞出一模一样的市场来。后天说不定就会有人想要把他的生意给吞了。

    明末时期,皇太极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到皇城地下但是掠夺一番就退了。为什么李自成攻破之后,他就有勇气逐鹿中原呢?因为看破了黄明的底细啊。

    所以,林建民这时候不能输不能软,这时候他必须赢,也必须硬!

    白华华不懂,不过这一段时间忙活,她也感觉很充沛。特别是使唤人的时候,那种自己动动手指,别人就要跑来跑去,感觉很有成就感。

    那种感觉不是奴役什么人,而是展现自己的能量!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说的就是此吧。

    看到自己劝服不料丈夫,白华华只好支持。

    看到白华华同意了,林建民顿时松了一口气。所谓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有个贤内助真的不一样,最起码不会拖你后腿,家里的人不会让你操心,让你分心,让你耗费精力。

    前世便是如此,林建民即便是离婚了,也没有操心过孩子学习。他只要赚钱,然后给孩子买东西就足够了。那些打架斗殴叫家长,成绩退步玩早恋从来没出现在林建民家里。给他不知道省了多少事。当然,也闹出了林建民不知道儿子已经高三的笑话。

    不一会儿,白华华便把晚饭摆上了。

    “快吃吧,一会早点睡,你不是明天坐早班车吗?我一会给你煮几个鸡蛋,你带上在路上吃。”

    林建民闻言就要拒绝,可是马上反应回来,这时候的客车可是很慢的。而且,绿皮火车也快不到哪。自己还真要带点吃的,于是也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