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加入书签
    2010年2月13日

    秋水并没有待在冷清的家里,今天虽然是大年三十,但家里依然没有人,他也没有去朋友家里看别人团年,就在外面带着婷婷游荡着,他情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也不愿去欣赏别人家浓浓的年味,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打心底里排斥。

    “阿水,过完年你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

    婷婷和秋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要不你还是去工厂里上班吧?家里的各种证书别浪费了,你总得赚钱养活自己。”

    “……证书都是买的,你看到的什么钳工证,车工证,都是买的。”

    “那些都是假的?”

    “真的,花钱就有,都是真的!”

    “那就是啊,别浪费了。”

    “我不想去工厂,太枯燥了……”

    “那你能干什么?”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刚好走到一家理发店,秋水制气似得一指理发店,说道。

    “我就算在这儿给别人洗头,也不会回工厂上班!”

    婷婷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以为秋水只是说的气话,但没想到,他的脾气真的很犟!

    初八之后,秋水真的跑到了理发店去上班,在那里,一切都要重头学起,在那里,秋水应聘上的职务是理发师助理,听着挺不错的,但懂行的人都知道,那不过是洗头工,就像是宾部侍郎,就是宾馆服务员一样。

    秋水上班的理发店所处的位置,在襄阳都是比较有名的,盖因为那里附近都是做皮肉生意的店子,所以一般去理发店的,也都是些漂亮的小姐姐,而秋水,凭着他的脸,在那里也挺吃的开,每天,总会有一些女孩给秋水送饭、送烟,秋水在那上班,虽然工资很低,但基本没花过什么钱。

    在那,秋水学会了不要脸和嘴甜,看见什么人,就说什么话,这样,总能得到的比别人多,其实在这儿也挺好的,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也许秋水会一直待在那里,一直待到学会烫染,学会理发。

    “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婷婷仰着脸,看着坐在她床头的爸爸,一脸期待的问道。

    秋水笑了笑。

    “公主殿下,该睡了,明天还要去幼儿园呢!”

    婷婷生气的嘟起了小嘴。

    “爸爸每次都是这样!讲到好听的地方就停下!真没意思!哼……”

    “好啦,明天再讲,好吗?”

    “嗯嗯!拉钩!”

    秋水和婷婷做完了约定,帮她掖好被子,起身回到自己房间,杨珊珊早已铺好了床等着他。

    “睡吧,你怎么了?”

    杨珊珊看着秋水踌躇的表情,莫名其妙的问道。

    秋水走到她身前,一把抱住她。

    “没什么,就是有些事……”

    “什么事?……你不会出轨了吧?”

    “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种人!”

    “呵呵,开个玩笑嘛,究竟是什么事?”

    一个小小的玩笑,缓和了秋水纠结的情绪,秋水犹豫了一阵,还是开口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很不真实……就像是在梦里……”

    “什么意思?”

    “不知道怎么说……亲爱的,你说,如果这世界是假的,你和婷婷都不存在……”

    杨珊珊轻轻地拿起秋水的手,放到自己脸上。

    “你摸摸,这是假的吗?”

    秋水的手缓缓向下滑,仿佛抚摸着珍贵的绸缎,直滑到杨珊珊嘴边,杨珊珊张开嘴,一口咬在秋水的手指上。

    “嘶……”

    “疼吗?你都会疼,肯定不是做梦咯!”

    “嗯!不管是不是做梦,我都不会离开你们!”

    秋水语气坚定的说着,不曾想,他的身后突然裂开一道巨大的黑洞,那黑洞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直将秋水的身体往里拉,秋水死命的抗拒着,双手拼命在地上扒拉,他的指甲扣在地板的缝隙里,指甲盖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秋水拼命咬着牙,牙龈渗出丝丝血迹。

    杨珊珊呆滞着的脸,愣愣的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动不动,就像是展柜里的塑料模特,而奇怪的是,那黑洞好像只针对秋水一样,只有秋水能感觉到那巨大的吸力,他身旁的一切,都是一动不动的……

    2018年4月23日

    万山安定医院。

    杨珊珊和张启芳紧张的看着被绑在病床上的秋水,好像在期待着什么,突然,秋水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一旁的仪器上,链接着秋水的胸口位置。

    “张主任,秋水心跳开始加速……”

    “我看见了!再等等!”

    不仅仅是秋水的心跳,还有他的血压数值,也开始了迅速的升高。

    被捆在病床上的秋水猛的睁开了双眼,他眼中血丝密布,嘴角也渗出一丝鲜血,额头上青筋凸起,模样十分痛苦。

    杨珊珊心疼的看着秋水那张扭曲的脸,想要开口让张启芳停下,可她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盖因为此时的张启芳一脸的狂热,那状态,就像是邪教徒看见了他们的真神降临一般。

    秋水的抖动越来越激烈,他身上蓝白色的病号服也被从破裂的毛细血管里渗出的鲜血染红,杨珊珊实在受不了了,她一把推开张启芳,拿起一支针筒,就想给秋水来一针,停止这惨无人道的实验。

    哪知这时,秋水的表情突然放松下来,从扭曲变得木讷。

    “成……成功了?”

    张启芳忐忑且期待的问道。

    杨珊珊放下针筒,跑到秋水面前,仔细的盯着秋水那无神的眸子。

    “秋水!秋水!你看见了什么?”

    “亲爱的,刚才……呼,还好,没事了,我好困,想睡了……”

    秋水机械般的回答着,他的眼睛并没有看任何人,那眼神,好像透过了杨珊珊的身体,在看她的身后,空洞无物,也许就是对这眼神最好的形容。

    “嗯……你睡吧……”

    杨珊珊安抚秋水的胸口,轻轻地哼着歌,哄他入睡,仪器上显示的数值,开始缓缓下降,直至回到正常。

    “失败了吗……”

    张启芳失落的离开了病房,只留下了杨珊珊和熟睡中的秋水……

    家里。

    秋水背后的黑洞,吸力越来越大,他任旧死命的扣着地板间的缝隙,想要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指甲,离开了皮肉,它们也不愿被黑洞带离这里,而深深的嵌在那缝隙中,秋水的双手手指,只有大拇指的指甲还在,其他的手指指尖,都光秃秃的,只有刺眼的鲜红。

    秋水哀嚎着,双手拼命的胡乱挥舞,指甲没了,光洁的地板无法再挽留他,他只有拼命挥舞着双手,来抒发心中的不甘。

    缓缓的,秋水被黑洞拖了进去,他只有一支手臂还在黑洞之外,任旧努力的在寻找着救命稻草,绝望的嘶吼声,时不时的从黑洞中传出来,宛如地狱之门。

    突然,秋水仅剩下的一支手臂的手上,指甲开始生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生长着,新长出的指甲,散发着光泽,如刚刚磨砺出的锋芒一般,寒气逼人。

    新生的指甲紧紧的扣在地板的缝隙里,这次,它们没有再次脱落,就是借着这个机会,秋水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的身体拉出黑洞,一直手臂,头,肩膀,另一只手臂,上半身,全都脱离了黑洞,另一只手上,也迅速的长出了指甲,如之前一样的指甲,锋利且坚韧。

    终于,秋水脱离了黑洞,而黑洞,也在他身后缓缓消失,等到黑洞消失后,秋水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这时,如塑料模特一样的妻子也动了起来,她关切的走到秋水近前,问道。

    “秋水,秋水!你看见了什么?”

    秋水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亲爱的,刚才……呼,还好,没事了,我好困,想睡了……”

    “嗯……你睡吧……”

    在杨珊珊轻哼的歌曲中,秋水陷入沉睡。

    病房内。

    杨珊珊看着秋水安睡的脸,不由得有些心疼,她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这时,也不知是被杨珊珊的手弄痒了还是怎么回事,秋水伸出了手,在杨珊珊抚摸过的地方抓了一下,就这一下,就像是被刀子割过一样,他的脸颊出现了一道伤口,而伤口处,渗出了细密的血珠。

    杨珊珊皱着眉,她注意到了秋水的指甲,那指甲,怎么长那么长了?护工真是的,玩忽职守!

    杨珊珊找来了指甲刀,想要帮他剪指甲,只是任凭她怎么用力,就是剪不动他的指甲,只是在他指甲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杨珊珊疑惑的低下头,仔细的看着他的指甲,知道这时,她才注意到病床旁掉落的几个指甲盖,那上面,还残留着血迹和一些皮肤。

    杨珊珊一惊,仿佛想到了什么,她赶忙捡起地上的指甲盖,和秋水的手对了对,发现掉落的指甲盖一共有八个,除了两个大拇指的,其他都在,想到这里,杨珊珊又拿起指甲刀,试探性的剪了剪秋水的大拇指的指甲,果然,轻轻一剪,大拇指的指甲应声而落。

    杨珊珊看着手中的指甲盖,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