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节 妖刀圣君

加入书签
    在红月国的南蛮之地,那里号称有十万大山。

    而比较出名的山峰有西华山、望阳山、寒云山、不尽山等,不下上百座。

    而最近这十几年,名头最盛的一座山峰,其名叫天妖山。

    本来,在十几年前,那只是一座无名山,连名字都没有,自然也就没什么名次的。

    而它之所以于十几年前突然就出名了,那只是因一人之故。

    至于是什么人有那么大的本事,竟让一座无名的山峰响彻举国上下呢?

    那一位,他的绰号叫妖刀圣君,是一尊无限接近于王者之境的月灵大能。

    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

    那就无人得知了。

    这一位妖刀圣君似乎在十几年前是突然冒出来的,他的过去是一段空白,没有人知晓他的出身与来历。

    世人只知,自从这一位妖刀圣君把那一座无名山峰命名为天妖山之后,短短几年间,就让“天妖山”成为了一个让人谈而色变的恐怖之地。

    而妖天圣君这一个名号也成为了一剂对于止小儿夜啼很有效的药方,并被世人列为十大恶人之首,谈而色变,避而远之。

    按说,这一位妖刀圣君的境界才只月灵之境而已,比他境界高的人虽非很多,但也不少的,何以就没人制得住他,任他为所欲为了十几个年头呢?

    其实吧,一般情况之下,境界高的人,其战斗力也强大,但并不是绝对的。

    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妖孽级别的人物可以进行越级战胜比自己境界高的人。

    而妖刀圣君正是这样的妖孽级别人物。

    而这一位妖刀圣君之所以拥有那么恐怖的战斗力,据说是由两部分构成的。

    一是,他拥有一把很厉害的圣兵,名为天妖圣刀,锋利无比,号称一刀斩出,天下无妖。

    二是,据说他练成了一门极其厉害的刀法,名为天行九击,刀法催动之间,好似天地运行,刀势无比的玄妙,几乎是没有破绽的,无人可破。

    传闻,曾有好几名真王大能饮恨于他的刀下,他的战斗力真的很恐怖的。

    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在这一片时空中,也有好几位比他更妖孽的存在。

    只是,就算战斗力比他更厉害的人也是拿他没法子的。

    因为,据说他在天妖山的四周布下了一门名为“万妖镇世大阵”的九品灵阵,极其厉害,号称圣王之下,无人可破。

    可以说,他如果躲在天妖山之上,就算是圣王,于短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的。

    十几年来,这一座天妖山俨然成为了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大凶之地,一般鲜有人或是妖兽靠近。

    ……

    这一天,忽见一男一女竟大摇大摆的降临于天妖山之前。

    只见那一名男子想了想,忽扬手劈出了一掌,立时就见一道掌印飞了出去。

    蓬!

    下一刻,那一道掌印好似劈在了一面无形的气墙之上,当即就粉碎了。

    “呵呵,传闻中的万妖镇世大阵果真有几分玄妙哩……观这气象,怕是如我不动用逆天之剑的话,根本就破不了呢……算了,还是先出声喊一下吧。”那一名男子嘀咕了一下之后,他便就高声叫道,“妖刀圣君,如是有胆的话,敢否出来与本人一战?”

    声音激荡,如雷滚滚。

    此刻,在天妖山内部的某一间密室之中,那里有一名长相很邪魅的男子盘坐在一张石床上修炼。

    忽然,那一个声音飘进了密室之中,钻进了他的耳朵之中。

    当即,他就睁开了两眼。

    “嗯?是谁吃了豹子胆,竟敢跑来我天妖山大呼小叫?”

    “呵!听这一个声音的中气还挺足的,来的这一位必定修为不弱……也罢,我已闭关修炼了好几个月,是时候出去活动一下了。”

    好吧,不必饶舌,这一位长相妖邪的男子正是妖刀圣君。

    且说,他听得了岳秋白的叫声之后,心思一动,便就站了起来。

    然后,只见他伸出双手作了一个撕裂的动作,下一刻,他面前的那一片虚空就出现了一道时空裂缝。

    接着,他直接往里一钻,便就消失不见。

    遂后,那一道虚空裂缝也弥合了起来。

    ……

    天妖山之外。

    “还不出来吗?”

    “估计是听不见对吧?”

    “也好,那就再大声喊一次吧。”

    岳秋白正想开口喊第二遍。

    忽在这时,只见天妖山的正上方凭空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岳秋白抬眼打量了对方一眼,开口问道:“喂!敢问阁下是不是妖刀圣君?”

    好吧,不必饶舌,这突然出现的男子,其长相很邪魅,正是妖刀圣君,他出现之后,背负着两手,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冷的俯视了岳、赵二人一眼,似笑非笑,朗声道:“没错!本人正是妖刀圣君。”顿了一下,反问,“阁下呢,又是怎么称呼?”

    岳秋白不卑不亢的道:“白秋是也。”

    妖刀圣君哦了一声,看向赵兮儿,道:“这一位小美人呢,你的芳名叫什么?”

    赵兮儿直觉这一尊妖刀圣君的气息果然很强大,让她隐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不过,有岳秋白在旁,她自是很安心,淡淡一笑,道:“本人叫赵兮儿。”

    妖刀圣君露出一抹邪笑,道:“小美人,说一说吧,你们是什么来头,来此又有什么意图?”

    赵兮儿道:“我们二人乃是圣月学府的书星,来这里乃是想取你的项上人头去完成一个任务。”

    妖刀圣君忽而大笑:“哈哈,已然有好几年没人敢前来要取本人的人头了哦,我还以为圣月学府方面已把我从任务名单中剔除了呢……想不到居然没有……”停顿了片刻,复又开口道,“小美人,你可知道前后有多少像你这样的人想割取我的项上人头吗?”

    赵兮儿摇头道:“不知!不必知,也不想知。”

    妖刀圣君笑道:“呵呵,其实也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早几年间,我几乎隔几天就杀死一人,数目多得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而自从四年前,便就没有敢来送死,时间久得我也淡忘了,所以,就算你想问我,我也答不上来了哦。”

    岳、赵二人一听,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想,此人真可谓是杀人如麻,难怪被招新楼的那一位管事评价为最凶残的人。

    岳秋白这时并不想继续听他张狂下去,于是淡淡一笑,开口道:“妖刀圣君,你为恶太多,今天,是该伏诛的时候了。”

    妖刀圣君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就凭你么?”

    岳秋白道:“对了,就凭我。”

    妖刀圣君饶有兴致的问:“阁下自信可以胜得过本人?”

    岳秋白道:“如果本人没那个自信的话,你觉得我会出现于此吗?”

    妖刀圣君道:“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