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加时赛

加入书签
    “哎呦,好像有一个蚊子刚刚咬了我一口。”君凉珩把木刃拔出,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

    “这……”陈渺见状,懵了。

    “我这厚厚的脂肪里面,可是蕴含着不少端能喔,知道不,臭小子?”君凉珩又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话说,你们俩怎么认识的?”莫辰又八卦了。

    “我来说吧!”见陈渺没有回应,落谦说道。

    “我们认识的时候,你估计还没有出生呢!那时我们都是小孩子,然后……”

    “别说了!有什么好说得!”陈渺莫名有些激动。

    “冷静一下。这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没有什么好逃避了!”落谦说出的话,完全不符合他俊俏的外表。

    “我本来就不是来叙旧的!我是来征服落都的!”

    “你觉得,现在,就你一个人,你能怎么样?”

    “这……”

    落谦一句话,让陈渺无话可说,要知道,现在这种局势,他还或者,已经……

    “那时,陈渺的家族,被一支军队……活着的,只要他和他的母亲。他的母亲,离开了,陈渺他自己也不知道,枫佐收养了他,将他培养为端分界顶尖的剑客。”

    “那有什么关系啊?”莫辰又问道。

    “先简单说一下吧,我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当时,我和我的父母闹气,要玩离家出走。于是,在大街上碰到了他。我看他挺可怜,一开始以为他是讨饭的,就坐在了他的旁边,想要安慰他。不知道怎么,他就哭了……”

    “怎么回事啊……”莫辰又插话了。

    “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好说的?弄得你很厉害是不是啊?”陈渺有些来气了。

    “我就安慰他啊!他就把这一路来,他经历的事情,告诉了我。我看他是真的可怜,不像有些骗子,就把他带回家,把他当作兄弟一样,哦,对了,他比我大两岁,所以,我还是弟弟呢!我父母肯定不同意啊,他们都瞧不起陈渺。我就又闹情绪啦!我带他到外面去,找了一家小摊,用自己身上的钱勉勉强强吃了顿饭,我们就认识啦!”

    “哇,这样啊!原来你们俩……”

    “后来嘛,我被我爸抓回去了,陈渺那时候也挺舍不得的,可我也没办法啊!幸亏我被我爸抓走了,不然,他就没有今天!不久,枫佐,看中了他……”

    “哇!这剧情……”莫辰又啰嗦了。

    “所以说嘛!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他在枫佐的执导下,不仅端能方面有着很大提高,他的剑术简直就是……”

    “他的剑术是怎么练的啊?”莫辰又一次……

    “陈渺说他感兴趣啊,再加上枫佐剑术本来就还可以的,当然会很厉害啦!”落谦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我对剑术,根本不感兴趣,你不清楚,就不要瞎说,我,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变强而已。”陈渺反驳了几句。

    “你就得了吧,那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嘛!我在路上碰到他的时候,给我的完全是另一种感觉。曾经的落魄感,已经……我就和他找了个酒馆唠嗑啊!他还挺能喝,我就和他聊前途,聊未来啊什么的。那时候,我已经加入无端会了,自然前途无忧咯!可,枫佐当时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没办法直接让他来无端会。我正好认识尹家的人,就推荐他去了。他们一开始还不情愿,毕竟陈渺那时还是个无名小辈嘛!又不姓尹,看在我和枫佐的面子上,他就混进去了。”

    “你,你到底要扯到什么时候去?我可没有时间来和你聊家常啊!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没有工夫来听你们说这些无聊的话!还有,我是靠我自己的实力,进入尹家是,不然,我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成为尹家第一人!”陈渺喊道。

    “我都说了,没有我和枫佐,你不可能的啦!”落谦的看法与陈渺不一样。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陈渺,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我们没有人强迫你,只不过,下一次……”枫佐终于说话了。

    “我……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们?你们人多而已……”陈渺辩解着,却有一丝紧张。

    “哦?你带的人很少吗?”枫佐打断了陈渺。

    “懒得和你们烦!看谁能够笑到最后!”陈渺叫了一句,动身离开了……

    “臭小子,你以为你来挑衅我们一次,就是那么随随便便,可以走的?那不乱套了!我告诉你,我和你没有任何交情,他们允许你走,那是他们的事,我这里,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陈渺有些讶异地看着拦住他的君凉珩:“怎么?你还想来一次?”

    “我不介意。”君凉珩的眼神带着强烈的好胜气息。

    “好啊!”陈渺的嘴角勾出一抹微笑,“不过,到时候输了就不怕丢面子吗?”

    “我是不会再输的!不对啊,我好像也没输吧!”君凉珩胸有成竹地往外面走去,“就在外面的空地上吧。你们都不要插手!”

    “好!”落谦第一个答应。

    “嗯。”枫佐也点了点头。

    “好啊!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陈渺继续保持着微笑……

    天空中下着迷蒙的小雨,雨水落到了正对峙着的两人的头发上,又从发梢流下。两人就这样静静看着,了对方,一言不发,一招未动,可无形的战斗早已爆发。

    两股截然不同的电光气势在空气中猛然碰撞。一股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如大风大浪般的气势;另一股则是饱经风霜,沉稳如山的如深沉的大海般的气势。

    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可在一旁观战的枫佐和落谦是普通人吗?当然不是。站在他们身后的莫辰虽然看不出来,但却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令他抬不起头。

    枫佐见此,急忙用自己的威压挡在莫辰身前,莫辰这才好受一些。

    “看来这是有好戏看了啊!”落谦饶有兴趣地说。莫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战场上,两人的气势不相上下,就如同老虎和狮子之间的对决。陈渺率先发动了进攻。

    不朽木刃凭空出现在他的右手,惯用的招式再次出现。雷光环绕着剑身,剑尖遥指着君凉珩:“雷绝!”

    熟悉的招式袭来,君凉珩却没有像昨天那样应对,而是左手红光一闪,一把看起来很威武的斧头便出现了:黑色的斧柄闪着精光,一个有些诡异地骷髅头卡在斧头的顶端,一块精致美丽的绿宝石镶嵌其中,一大一小的斧刃令这把武器更加怪异。

    陈渺奇怪地看着君凉珩手中的武器,好像有些眼熟,但又记不起来那是什么,只好先把这想法抛在一边。

    君凉珩将那斧头一扔,那斧头便绕着陈渺转了起来,一条又一条肉眼看不见的红色丝线缠住了陈渺,而陈渺却毫无知觉。等到斧头再次回到君凉珩手中时,他说道:“吸!”

    当陈渺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陷入了麻痹时,才发觉自己上当了。他想要挣脱,但那丝线缠得实在太紧,还富有韧性,无论如何都都出不去。

    君凉珩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手中斧头向陈渺的方向一砍,一道黑色的浪形气波朝着陈渺飞去。

    就在气波即将打到陈渺时,突然被一道绿金色的光芒给抵消了,原来是不朽木刃。这件神器在察觉到主人有危险后,自动飞出挡住了攻击,还在陈渺的周围闪烁了几下,随着“唰唰”几声,缠着陈渺的红线立马断裂,消散于空气中。

    陈渺提起不朽木刃,径直朝着君凉珩冲去,而君凉珩也将斧头横在胸前,摆出一副应战的姿态。

    “还可以,继续继续!”君凉珩说道。

    “来啊……”

    陈渺将木刃往君凉珩的腹部刺去,君凉珩用斧头一挡,陈渺却趁机手一抖,一丝电流进入了君凉珩的身体。

    君凉珩顿时一阵麻痹,全身很难动弹。陈渺举起木刃,继续朝他的腹部砍去。

    君凉珩猛的一咬舌尖,勉强躲过了刺击,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擦出了一道血痕。终于,雷端能消失了,君凉珩举起斧头,砍向面前的陈渺。

    可未想到,眼前的陈渺竟瞬间移到了他的背后,一剑斩下去……

    “听说你的“金蝉脱壳”挺厉害的,我也来给你展示下!”原本,君凉珩使出了陈渺惯用的‘金蝉脱壳’。

    说罢,君凉珩往后退了两步,没等陈渺反应过来,双手举起巨斧,砍向陈渺……

    陈渺见状,已经来不及再‘金蝉脱壳’了,干脆直接拿木刃一档,君凉珩这一斧,杀伤力惊人,直接将陈渺引以为豪的木刃斩为两半。

    “你……”陈渺见自己的木刃被君凉珩所砍坏,有些语无伦次。

    “没办法,你自己……”

    “你知不知道,这把木刃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死胖子!”陈渺咆哮道。

    “你说谁是死胖子,臭小子!”

    “别吵了!你的木刃,既然叫不朽木刃,当然没那么容易坏!”说罢,落谦拾起地上已经断为两半的木刃,轻轻松松就接在一起。

    “这木刃不简单。”落谦将木刃扔向陈渺,陈渺见状却已经懵了。

    “还有,我说真的,你母亲她不配做一个母亲!当年,把你当做累赘,就抛弃了你,现在,需要你的时候,又……那么多年,你真的,不恨她吗?”落谦说道。

    “你,你有什么资格污辱她?她至少是我的母亲!这一切都是她对我的考验,我告诉你,你不要逼我……”陈渺拾起了木刃。

    “我实话实说而已,你真的以为,反端军,能统治端分界吗?你难道真的觉得你母亲说什么就一定是对的吗?陈渺我是好心想要帮你,你母亲她,就是个骗子!”落谦继续劝说着陈渺。

    “你,你住口!”陈渺挥动木刃,杀向落谦。

    “唉……”落谦叹息了一声,接着,轻而易举躲过了陈渺。

    “你的实力,你的剑路,我都太了解了,你真的要打吗?”

    还是惯用的招数,陈渺神奇的不朽木刃上再一次缠绕着闪电,他双眼盯紧落谦……

    “小心点,落谦,他那把木刃挺厉害的!”君凉珩在一旁提醒着落谦。

    “我知道,那是他父亲的遗物,要我说,他的父亲,比他那个不称职的母亲,要好多了!”落谦一边说一边走向陈渺。

    “你给我闭嘴,听,听到没有,我不想和你打,你,你别逼我翻脸不认人!”陈渺颤抖着,说话也有些……

    “你以为我想和你打?现在,我还是不会出手的。我不是你们反端军那种没有礼貌的人,这点,你应该知道吧!”落谦回应道。

    “别和他啰嗦了,直接上去教训他!今天,非要让他吃点苦头不可!知道吧,落谦。”枫佐看不下去了。

    “没事,等他再出手一次我再……嗯?太慢了!”陈渺趁机想要偷袭落谦,却未能得逞。

    “可以了,我也要动手咯!小心啊,老朋友!”落谦说罢,快步走向陈渺。

    瞬间落谦一即瞬雷闪到了陈渺身后,陈渺也不怠慢,顷刻间反应了过来,落谦使劲一拳打了上去,只是被陈渺一手接了下来,但这也早被他料到,单手撑地,将火端能聚集到右腿,身子倒立起又是一脚,这一脚虽是被陈渺接了下来,但火端能的溢出可不是吹的,陈渺也没料到,火灼烧起来,见此状,陈渺一个后空翻与落谦拉开间距,随后风端能聚集到右臂,本想吹灭火焰的风端能反而加剧火势......不过多久,火灭了,陈渺的右手臂呈焦黑色,就连血流的痕迹也没有留下。

    “挺有本事嘛,看来这些年里你不仅端能提高了不少,体术也同样精通啊,这才配得上天才的名号!可惜啊,加入了无端会这样的组织。”陈渺不屑一顾。虽然陈渺右臂的剧痛可能会改变他实力的发挥,但唯一没有改变的,些许是他那尖锐的目光和自大的语气。

    “现在就让你瞧瞧我真正的本事,可别眨眼哦!”陈渺嘴角上扬,强大的端能在他胸前形成一把紫电青霜的木刃,摆出一幅剑龙出箫的架势......

    “来吧,我曾经的哥哥!如果可以,即使是折断你的双腿和手臂也要把你带回无端会!”话音刚落,端能能聚在手部,如两头正在咆哮的猛兽,随着端能漩涡般地消失,落谦的武器终于久违地量出,拳刃……

    “不错嘛,不过在我眼里那也只是摆设罢了!我曾经愚蠢的弟弟,尽情起舞吧!”陈渺吼道。

    随着树上叶子地飘落,两人飞速前行,寂静的天空被打破了往常的宁静,陈渺将雷端能注入木刃,落谦将火端能注入拳刃,两人的第一大战就这样雷鸣般的开始了。陈渺使出光速般的超高速连击,落谦狂风骤雨般的猛攻,实力都不相上下,全场也只能听见地面破碎,武器摩擦和二人共同发出的呐喊声。二人风驰电掣般的攻击似乎让自己的武器也不见了踪影,只能看见电光火石般的火芯和蓝红色的刃锋。

    这绝对是一场速度的竞技!

    虽然二人都怀着不同的信念。

    “为了证明我的实力,为了超越你这个天才,为了伊家和反端军,我不能输!”陈渺内心暗想着,显然,他对落谦这样的天才,更多的,还是敬佩。

    “为了让你走上正确的道路,为了让你加入无端会!我不能输!”落谦也暗想着,看来,他还是没有放弃陈渺。

    伴随着第一回合的结束,二人也是满面伤痕,准备用最后一击来取定胜负。

    “不错啊,速度和力量都很均衡嘛!但下一击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住!”陈渺意外地放下木刃说道。

    “彼此而已,听说高手间对决,只需一下最强的技能便可以互相了解对方。”落谦也收起拳刃道。

    二人似乎想用端能一决胜负。

    二人将三种端能融合在一起,不过不是端融。陈渺的绝技如紫红色的凤凰,落谦的绝技想闪雷的青龙。“啊!”随着二人异口同声地喊出,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就在那一刹那,端能之间的融合似乎产生了反应,先是成暗黑色随后又从血红变成了纯白......爆炸了。

    此时此刻,他们似乎来到了一个精神世界,让他们看到了小时候落谦帮助陈渺的情景……

    当他们醒来后,发现互相都遍体鳞伤,但不知何时他们的手却相握在一起。

    “怎么样,肯和我回去了吗?”落谦问陈渺。

    “少得意,你又没赢我,最多也只是平手而已,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陈渺怏怏地转过头去。虽然陈渺这样坚决地说,但在刚刚的战斗中心里也有了几番波折......

    不知为何,两人的手都久久没有松开......

    “唉……还是小时候好啊,小时候向往长大,现在长大了,又……”落谦抱怨道。

    “是啊,谁不想回到童年啊!没办法啊!做个最后的了结吧!落谦!”

    “来吧……”

    就在两人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较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