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2.第1842章 纷纷登场

加入书签
    “这臭小子……”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群七劫逃得远远的,方才停下,皆是骂骂咧咧,神色仓皇。  .  . 待他们回头一看,见得那恐怖的声势,更是吓得一哆嗦,一脸的余悸。

    在那天空,亿万道惊雷轰鸣!

    每一道雷,皆是粗大无,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气息。

    “错不了!这是灭世劫!”

    “武灵老儿,那到底是什么?”

    一众七劫皆是看向了那武灵神君。

    方才他们离得远,看不穿那金光,但那武灵老儿离的近,一定看到了。

    “怎么会是这东西……这不可能!”

    而那武灵神君,则像是入了怔,浑然没听到他们的询问,只是不停地喃喃着,一脸恍惚,这般表情,好似见到了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物。

    这一反应,也令众多巨擘更加惊诧。

    能引动灭世劫,还能令武灵神君这等老牌强者如此震惊的,究竟是什么?

    “这小子疯了,要跟咱们同归于尽!”

    “七劫老怪都跑了,咱们还不跑!”

    这时,见到一群七劫都跑了,其余修者这才反应过来,仓皇大叫,没命地逃去。

    一时间,天空情形大乱。

    那些战舟,巨禽,四下乱飞,不少还撞在了一起,引发一片骂战。

    可跑了没多远,天空的声势便是戛然而止,众人一愣,登时停了下来,回身一看,那座仙府的金光早已敛去,而那雷光也是渐渐消散。

    “呼!”

    众人同时舒了口气。

    待他们缓了缓神,再看向场时,神色有些犯难了。

    本以为七劫出手,轻易能碾死这小子,可没想到,这小子还藏着如此恐怖的一张底牌,令一众七劫都要忌惮万分。

    如此一来,岂不是没人能奈何得了这小子了?

    “他娘的……”

    “怎么会这样?”

    他们骂骂咧咧,自觉晦气不已。

    为了追杀这小子,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死了不知道多少人,结果却是这样,实在令他们郁闷。

    “不怕!我谅这小子也不敢真的引发灭世劫,我们这么多人在,他跑不掉的,我们把他堵在这里,看谁耐得住。”

    有人喊道。

    “对!我们杀不了他,也不能让他跑了!把他困死在这里!”

    四方登时一片应和声。

    一旦引发灭世劫,便是同归于尽的下场,那小子断然不敢轻易引动,可以说双方都有顾忌,那么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先把人留下,再商讨对策不迟。

    这小子如此厉害,一旦走脱,后果不堪设想。

    “这小子……留不得!只要使出雷霆手段,打他个措手不及,让他来不及引动灭世劫,那不行了!”

    “没错!以我等的境界,想要做到这点不难!”

    一众七劫在以神念交流着。

    “我看不妥,万一失败呢!大家都得死!”

    “也是啊!按理来说,以七劫的境界,灭杀区区一个五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这小子可不能以常理度之啊!这等风险,我们谁也冒不起!”

    也有七劫抱了谨慎的态度,不敢轻易冒险。

    一时间,一众七劫分成了两派,为此争论了起来。

    他们不动,众修也不敢有什么动作,皆是眼巴巴看着,焦急等待着他们商议的结果。

    而唐昊,则是凝立半空,神色镇定,在他头顶,那座仙府高悬,内里吞吐着刺眼的金光。

    只要这群老怪有什么动作,他便再度解开封印,将本我身放出来,来个同归于尽。

    “小子,你是个人物!今天只要你把那两件至尊器给我乖乖交出来,我们放你走!”

    “没错,只要交出宝物,一切好说!”

    片刻后,一众七劫似是商议好了,纷纷冲唐昊喊道。

    “想要宝贝?没门!”

    闻言,唐昊不由冷笑了一声,“要么放我走,要么……大家同归于尽!”

    “你……”

    “臭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众七劫登时大怒。

    他们只要宝物,放这小子一条生路,已是宽大至极了,这小子竟还不领情,实在不识好歹。

    “既然这小子不识趣,那别跟他废话了,直接将他镇压,镇个几百年,几千年,看他如何!”

    “好!那一起出手,将此子永世镇压于此!”

    一众七劫怒喝几声,纷纷出手。

    有的轰出一道道手印,朝着唐昊压来,也有的打出一面面阵旗,交织成,当头罩来。

    “小子,你有种把那玩意放出来啊!我谅你也不敢!”

    “哼!区区一五劫小子,也敢在我等前辈面前放肆!”

    他们厉声大喝,神情冷厉。

    他们却是料定了,只是镇压的话,这小子必然不敢冒险,引动那灭世劫,先将这小子镇压起来,之后再慢慢收拾也不迟。

    兴许镇压个几年,这小子会哭着求着,主动把宝贝献给他们了。

    唐昊脸色则是微微一变,若只是镇压,的确不值得玉石俱焚,毕竟一旦引动灭世劫,他便是必死无疑。

    但若一旦被镇压,那他很难逃脱了。

    一时间,他却是有些犹豫。

    短短一瞬间,那几只巨掌已然压至,其后一重重法阵笼罩而来。

    “唉!可惜了!”

    霎时,不少人叹息了出声。

    “此子天赋无双,气运惊人,只是……出身太差,当初血源大典时,也错过了那次机会,没被唐族渡来,否则,他绝不会落至如此境地!”

    “是啊!此子差差在没有背景,孑然一人……”

    他们的言语之间,却是充满了惋惜。

    在盘古大陆,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还是背景。

    没有背景的妖孽,大多都是途夭折的下场,这小子也不会例外。

    “杀不了他,镇压了也好!”

    “哈哈!大快人心啊!!”

    “一个下界蛮夷而已,也敢在咱们的地盘逞威,这是下场!活该!”

    更多的人却是喜形于色。

    这个下界小子,终于要栽了!

    他们欢呼出声,畅快大笑。

    然而,在这时,变故陡生。

    “且慢!”

    只听一声大喝,人群一道身影掠出,接着,便是锵的一声惊天剑吟。

    刹那间,一道璀璨的剑光跃起,将那几只巨掌,连同那一套套法阵,尽数绞杀。

    这一变故,却是惊呆了所有人。

    那群七劫巨擘更是大惊,因为来人也是七劫,而且实力不俗,是个高手!

    “是你!九莲老儿!”

    待他们定睛一看,脸色齐齐一变。

    来人一身白衫,相貌约五十来岁,背负一柄古朴的青铜长剑,看起来普普通通,气势全无,但落在他们这些七劫眼,却是可怕无。

    因为他们认出了此人,赫赫有名的九莲剑尊,在七劫也是顶级的高手。

    同时,他们更是有些疑惑。

    此人一向淡泊隐世,很少出现在人前,更从不参与这等夺宝之争,如今又怎么会跳出来,抢夺宝物?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九莲道兄,怎么,你也对那两件至尊器感兴趣?”

    有七劫老怪冷声道。

    “没兴趣!”

    九莲剑尊立在那儿,面无表情。

    “没兴趣?那你这是做什么?”

    一众七劫都是一愣,有些错愕。

    连唐昊,此刻也有些纳闷了,他刚还以为,这家伙也是来抢夺宝物的,差点要解开封印了。

    眼下看来,似乎有些不对。

    “我对宝物不感兴趣,但对这人,我却很感兴趣!”九莲剑尊回身,看了唐昊一眼,“诸位道友,对不住了,这人……今天我保了!”

    “你要……保他?”

    听罢,一众老怪皆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九莲老怪出手,竟然不是为了宝物,只是为了保那小子的命?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二人难道有什么关系?

    可也不对啊!

    这小子是从下界来的,来了还没多久,跟这九莲老怪那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再说了,两人也不同姓,没什么血源的关系。

    这九莲老儿又怎么会保他?

    “那是……九莲剑尊?”

    “这是怎么回事啊?他跟那小子有关系?不会吧!不是说了,那小子没啥背景,连靠山也没有一尊的么?”

    四方静了片刻后,便是炸锅了。

    众人皆是惊讶无,在他们眼里,那小子本是无依无靠,孑然一身的,如今竟然跳出一尊靠山来,还是如此牛逼的靠山,实在大出意料。

    “你们看,那小子的表情,似乎也有些惊讶,难道……两人其实并不认识?”

    “嗨!还真是,兴许是那老怪假意救那小子,实则为了谋夺宝物呢!那可是两件至尊器,天下哪个修者忍得住这等诱惑!”

    众人观察了片刻,小声猜测道。

    那群老怪也是起疑了,眸光不住在两人之间扫视。

    “九莲老儿,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今天都休想保这小子!你别忘了,你只有一人,又岂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有老怪冷声道。

    “哎呀!今天真是巧了,老头子我也对这小子感兴趣,想保他呢!”

    那老怪话音刚落,便是一声略带戏谑的嗓音响起。

    霎时,众人又是一愣,循声看去,却见人群之,又是一道身影掠出,是个穿得破破烂烂,衣衫有些褴褛,形似乞丐的老头。

    “又是七劫!”

    众人都是懵了!

    怎么又来一个七劫,说要保这小子?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你!”

    那些七劫都认出了此人,神色微变。

    此人姓凌,乃是凌族的几位至强者之一,在凌族地位极高。

    “凌老儿,你此番前来,可是代表凌族的意思?”

    他们质问道,心只觉怪。

    此前的追杀,凌族分明也参与了,怎么此刻,这凌族的老怪要跳出来,保这小子呢?

    “不算!当然不算,这是老头子我个人的意思,跟我凌族可没什么关系!”那邋遢老者摆摆手,笑道。

    “那你跟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啊!”

    “没什么关系?那你为什么要插手?”

    一众老怪越发郁闷了。

    “我跟他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有个丫头跟他有点关系,而那丫头跟我又有点关系,老头子我当然得出手保一下了。”邋遢老者一本正经地道。

    “丫头?谁啊?”

    一众老怪只觉莫名其妙。

    “嗨!懒得跟你们说废话,赶紧放人,反正你们也不敢动手杀他,不如让老头子我带走!那丫头还等着见他呢!”

    邋遢老者有些不耐烦地嘟囔道。

    “凌老儿,人是我的!应该我带走!”

    这时,那九莲剑尊冷冷出声,“我不知道你那什么丫头,究竟是谁,但这小子跟我家徒儿有点关系,所以,人得由我带走!”

    “什么?你家徒儿?男的,女的?”

    邋遢老者登时变了脸,语气陡然拔高了几度。

    “与你何干!”九莲剑尊依旧冷冷道,“只要把人给我行!”

    “不行!这样可不行!人得我带走,我可是答应那丫头了,一定要把人带到的。”邋遢老者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听着两人争吵,众人皆是一头雾水,什么丫头,什么徒儿,到底是谁啊?怎么会跟这小子搭关系,甚至还请动了这两位七劫强者来救人?

    这也太巧了吧!

    一众老怪脸色都有些阴沉了。

    这九莲老儿,还有凌老儿,两人实力都不弱,如果硬要出手保人,那有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