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拿的起放不下(万更求订阅)

加入书签
    嘲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其他的影响。

    马昀现在有些烦恼,远方信用体系建立,消费金融牌照下放,互联网金融产业,远方就走在了最前面。

    而互联网金融,包含的东西很多。

    凡是网上和资金有关的产业,几乎都可以算入互联网金融。

    到了那时候,掏宝会不受影响吗?

    何止掏宝!

    支付宝,阿里b2b,甚至包括所有的阿里产业,都会受到影响。

    消费金融的牌照,阿里现在是拿不到了。

    现在阿里唯一能做的,就是马上拿到小贷牌照!

    只要拿到了,哪怕有限制,起码比现在好。

    要不然,远方一旦出手,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

    可互联网小额贷款牌照,现在还在商讨中,并未正式实施,这个时间要多久?

    三个月?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这个,谁也无法保证。

    就如当初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李东这些人推动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才艰难发放,而且也拖了很久。

    现在,李东不参与了,他甚至巴不得迟点下放才对。

    以他们这些人的力量去推动,又需要多长时间?

    远方的消费金融牌照,何时能下来?

    远方的信用体系,何时能建立完毕?

    那时候,阿里该如何自处!

    原本只是为了推动互联网金融而来,现在,马昀却是头大如牛,这次一旦应对不慎,阿里就要栽个大跟头。

    想着这些,马昀忽然道:“李东,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你不介意的话,能说说吗?”

    李东笑道:“你问。”

    “很多时候,有些事你完全可以不说的,不说的话,我们没有准备,可能早就被你逼到绝路了。

    你是真的嘴巴大闲不住,还是有别的心思?”

    这点,正是马昀疑惑的地方。

    李东这个人,真的很复杂!

    你说他对敌人狠,的确狠,动辄必杀。

    可要是真狠,很多东西他可以不提,可以慢慢来,甚至可以当成杀手锏,关键时刻拿出来一击必杀。

    可这家伙,很多时候都喜欢提前说出来。

    包括之前的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红包系统,二维码支付系统,以及现在的牌照问题。

    要不是李东自己爆料了这么多消息,让大家提前有了一些应对方案,如果临时应对,以李东层出不穷的手段,阿里说不定早就被他压的无法动弹了。

    李东笑呵呵道:“这话说的,谁嘴巴大,你说你自己吗?

    我不是说了么,今年我得以分享为主题。

    真的,我一直都在分享,大家都看在眼里。

    有什么好东西,我几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别人,而不是我自己。

    你愿意跟我分享快乐,那大家就是朋友。

    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但是你非要跟我作对,那就是敌人了。

    小马哥的下场看到了吗?

    我跟他分享我的快乐,虚拟货币基金都告诉他了,结果他不领情,关键时刻居然给我捅刀子,太无耻了!

    还有微信,我没别的想法,做出来好东西,大家分享一下嘛。

    他倒好,火急火燎的就想抢我的市场,合适吗?

    我一个人肯定吃不完,到时候我主动分给你,你拿着才不烫手。

    非要硬抢,你看到了,小马哥昨天那叫一个颓废,惨啊。

    所以大家伙以后都别这样,我会分享出来的……”

    “分享你的汤汤水水吗?”

    马昀讥嘲了一句,接着又道:“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该自己拿的东西还是要自己去拿的。

    你李东现在的一切,不都是自己拿到手的吗?

    与其喝点汤汤水水,不如吃一回肉!

    要不吃饱,要不干脆不吃!”

    “哎,何必呢,又跟小马哥一个路子,这人啊,他就死鸭子嘴硬,死活不肯低头。

    也对,我也喜欢吃自己的东西,哪怕抢到的也比别人施舍的好。

    你自己乐意就行,反正我是跟你说了。

    你要是不想被我三二一就给弄垮了,趁早拿到一张牌照再说,什么牌照都比没有的强。

    当然,从牌照上面碾压,不是我的作风。

    真的,那个没意思,体会不出我李东的实力。

    之前弄垮了滕迅,我就后悔了,没意思,用庞大的资本去欺负人,没成就感。

    对待阿里,对待掏宝,咱们不能从资本的力量去碾压,得来点有意思的东西才行。

    资本作为辅助,这点是可以的,你说是吧?”

    马昀盯着他哼道:“别,我不需要,你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放马?放你成吗?放小马哥也行。”

    李东打趣了一句,接着看了看时间道:“还别说,12点多了,我有点饿了,咱们一起吃点?”

    之前他说自己吃不下,现在他倒是能吃下了,关键马昀他们还能吃得下吗?

    马昀却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恼火,现在他发现,自己和李东生气不起来。

    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李东这个大嘴巴总喜欢提前透露点消息,他都不知道该不该讨厌这王八蛋。

    李东说吃饭,马昀很赞同道:“行,那就吃点,今天我请客。”

    “真的?”

    “真的!”

    李东笑呵呵道:“总算大方了一次,那大家都别客气,今天吃好喝好!”

    “……”

    陪马昀他们吃了一顿好的,李东没再说生意上的事,他也懒得说。

    吃完了,李东就去了下一个要去的地方,这两天他时间可是很紧张的。

    他一走,马昀问道:“多少钱?”

    酒店的经理亲自在旁边接待陪同,闻言连忙笑道:“马总,这顿饭免单,您几位能入住我们酒店……”

    马昀摇头道:“不用,刚刚李东点的好酒不少,我看他临走还带了几瓶说是去下个地方喝,该是多少就是多少。”

    酒店经理微微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这些大咖的性格,最后还是道:“16万。”

    马昀也不惊讶,点头道:“待会李东拿走的那种酒,给我们一人来一箱子带走。”

    酒店经理咋舌,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买酒按箱子买!

    而且这么多人,最后下来没有50万打不住。

    就在他想着有钱人的时候,一旁的几人连忙道:“老马,别客气了,太破费了!”

    “是啊,老马,没必要较这个劲……”

    众人纷纷说了起来,马昀却是有些诧异道:“怎么了,有免费的东西你们不要?

    再说了,又不是我出钱。”

    “……”

    众人的劝说声戛然而止,啥意思?

    你不是说你请客吗?

    马昀笑道:“酒店不是李东包的吗?他说吃喝随意,他全部包了。

    我请客归请客,有他的前提在,我就不付钱了,免得他以为我看不起他。

    意思到了就行,单子还是签李东的好了。”

    “咳咳咳……”

    现场咳嗽声一片,酒店经理也是一脸懵,半晌才回过神来,好像是这么回事!

    远方那边早就打好招呼了,客人们随便吃,随便用,哪怕出门租车的钱,也是远方来支付。

    李东财大气粗,加上这些客人也都是社会名流,还真的很少会出现那种为了占小便宜乱花费的情况。

    可李东也没料到,马昀还真就干了!

    酒店经理满头大汗,连忙道:“马总,这个……李总带走的那种酒,我们酒店暂时无法提供这么多……”

    “没事,同等的来几箱,不行就更好一些的,这么大的酒店,不至于这点东西都没吧。

    白的红的,我们都没忌讳,都行。

    行,就这样吧,回头安排人给我们送过去。”

    马昀坦然自若地吩咐完了,也不管其他人懵逼的眼神,自顾自地朝电梯口走去,该回去了。

    李东那家伙又出大招了,既然出招,自己也得想办法应对才行。

    这次实在等不到牌照下放,那就和百连合作一次!

    支付宝,马昀原本不准备引入其他资本的,可这次被逼到了这份上,他再不行动,一旦万卡通的业务完善,那抢占市场的速度就会大增。

    支付宝丢失了大片市场,还怎么和远方争。

    ……

    出了酒店的李东,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酒店那边不敢擅专,几十万对李东是不算什么,可要是招呼都不打,直接报到李东那,最后指不定李东怎么想。

    在平川开高档酒店,和远方关系不好,那以后大客户资源也别想要了。

    接到电话的李东,有些好笑道:“这家伙,我就说他怎么大方起来了。”

    他倒是没在意这些事,老马心里有火气,找个地方发泄一下,随便他好了。

    至于李东之前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实话。

    为什么说出来,李东自然有自己的心思。

    当然,也许是担心阿里死的太快,那就不好玩了。

    阿里如果拿不到小贷牌照,那么和百连合作拿下消费金融牌照几乎成了必然,毕竟现在和阿里有深度合作的实业不多,百连是唯一能达到600亿资产,300亿营收的企业。

    也许,到时候拉进来的企业多一点,会更有意思一点呢。

    李东心里盘算了一阵,至于酒的事,脑海中一掠而过,李东还真没怎么想这个。

    ……

    晚上。

    李东的同学聚会。

    这次同学聚会,大学同学和高中同学都凑到了一起。

    李东时间太赶,也无法分成两拨招待,反正都是同学,最后商量了一下,凑在一起招待了。

    不过这次来的同学也不算太多,高中加大学,总共来了30人的样子。

    大学这边要多点,凑了两桌,高中只有一桌。

    李东是带着沈茜一起参加的,毕竟大家参加的是婚礼,沈茜不露面其实不合适。

    加上她背景深厚很多人都知道,真要不来,也许其他人还会觉得她看不起人。

    ……

    这次聚会,没有选择大的酒店,而是靠近江大校园附近的一处饭馆。

    三桌人,订了两个包间,中间的屏风拉开,将众人凑在了一起。

    李东到的时候,饭馆的老板是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平川有人可能不认识李东,可作为江大附近的饭店老板,江大学生包括江大附近的人,讨论的最多的就是李东。

    加上李东昨天结婚,现在大家还在热议当中,怎么可能不认识。

    饭店老板没想到,昨天还高大上的李东,今天会出现在他家的小饭馆当中!

    昨天绿地庄园的情况大家虽然没看到,可都知道来了很多大咖,现场绝对不会太寒酸就是了。

    这猛然间,高大上的李东,忽然出现在这,老板自然觉得有些违和。

    不过很快,老板就想到了刚刚上去的那群人。

    那群人说是同学聚会,自己刚刚还没多想,现在一想,其中不少人自己还是认识的。

    以前,这些人来自己这吃饭,不就说过李东是他们的同学吗?

    老板又激动,又客气至极地送李东夫妇上了楼。

    至于楼下一些陌生男子,在四处转悠,楼上也去了几位,这点老板就当没看到了。

    能做生意,哪怕是小本生意,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做的。

    李东这种人物,出门没人保护那才稀奇。

    ……

    包间中,李东一到就笑呵呵道:“抱歉,来迟了。不是压轴,就是特意来迟一点。

    我要是来早了,你们还怎么有功夫泡妞。

    如今大家都毕业了,天南地北的,好不容易有机会聚聚,都聊聊,指不定就能成几对呢。”

    他进门就打趣众人,方青菲不由笑道:“你自己结婚了,现在是看不得单身的是吧?”

    李东一脸诧异道:“不是同学聚会吗?你这个剩斗士怎么也来了?”

    方青菲瞬间脸黑,其他人也都哄堂大笑起来。

    李东说完,又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王佳道:“没开席之前,我先说几句题外话。

    这女人年纪一大,是真的得找个人结婚了。

    不要觉得自己还年轻,也不看看自己快要长褶子了,都加把力。

    作为朋友,还是希望你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免得我下次再聚会,都不敢带老婆出席了。”

    他说的跟玩笑话似的,王佳却是知道他对自己说的。

    看了李东一眼,王佳轻笑道:“我们这些单身女青年,就真的这么碍你眼?”

    “没说你,你别多想,我说老方呢。”

    方青菲没好气道:“都结婚的人了,还把不住嘴。

    别废话,今天到了这,可没什么首富不首富的。

    今天在场的,我地位最高,我是你们的老师,所以都得听我的!

    沈茜,你是李东他爱人,也算我半个学生,没意见吧?”

    沈茜笑容满面道:“没,都听方老师的。”

    “那就好,比李东靠谱多了,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李东不太靠谱,他这样的人,就得找个靠谱的妻子才行……”

    方青菲说说笑笑的,气氛没一会就活络了起来。

    晚上的聚会,李东绝口不提自己的生意,连远方这个字眼都不太提。

    一晚上,李东要不说媳妇,要不说结婚以后的生活,要不就是和人聊聊育儿经。

    他不提,别人自然不好意思提这些。

    结果不说这些,气氛反而愈加热切了起来。

    就连以前不太对付的李铁和袁庆丰,李东这次也跟他们勾肩搭背地聊了很久。

    当初的一点小矛盾,如今看来,是如此可笑。

    有些事,不值得去记一辈子。

    席间,李铁喝的有些多,到聚会最后的时刻,搭着李东的肩膀,满脸茫然道:“东子,你说,当年到底是谁错了?

    我是真喜欢她,可喜欢来喜欢去,最后反而成了仇。

    徐晨退学了,了无踪迹,这几年我心中始终难安。

    我为了她,对你嫉妒恨了好些年。

    胖子说我自私,只顾自己的想法,也跟我翻了脸……

    到最后,我才发现,好像都没错,好像又都错了。

    你说,是我错了吗?是不是我害了她?”

    他口中的她,自然是指黄珊珊。

    当初,一开始的寝室的氛围还是很不错的。

    后来,李铁喜欢上了黄珊珊,为了黄珊珊,和李东闹过几次别扭。

    也为了黄珊珊,和其他人闹过。

    到后来黄珊珊和徐晨的事发生,黄珊珊的家人还没对徐晨动手,李铁就狠狠揍了徐晨一顿。

    甚至,徐晨退学,都有李铁的原因。

    这些事,很多人不清楚,李东后来才知道的。

    李铁写了信去教育厅举报,江大这边被问询,觉得影响太恶劣,最终才做出了开除的决定。

    可以说,很多事都是因黄珊珊而起。

    可错的是黄珊珊吗?

    李铁喜欢她,她就要接受?

    错的是李东吗?

    黄珊珊喜欢自己,自己就要接受?

    所以这件事,真的很难说谁对谁错。

    黄珊珊今天也到了,此刻正陪着她们寝室的几个女生在喝酒,看样子比以前要放开了许多。

    李东这时候没有彻底醉过去,听到李铁的话,李东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摇头道:“过去的都过去了,还说这些没意思。

    人都要朝前看,没必要非要记着曾经的过往。

    今天聚完会之后,大家又得天南海北的奔波,下一次再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李铁也不知道听没听见,继续猛灌自己酒,而李东也没阻拦。

    在场中转了一圈,最后李东凑到沈茜跟前,略带醉意道:“媳妇,你说,有些东西真能放得下吗?”

    沈茜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你喝多了。”

    “喝多了吗?”

    李东自嘲地笑了笑,喃喃道:“我劝人倒是拿手,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又如何去放下?”

    沈茜无言,轻轻抚着他的背没再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