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偏见

加入书签
    听到罗守一的询问,云玉芝攥着手,不时回望着后面,面露迫切,“可是她妹妹上个月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罗道友,所以咱们赶紧追上去吧。”

    “什么!”听到这里罗守一就知情况不对,“别急,走!”说着就和云玉芝两人迅速离开,程怡想了,也跟了上去,该来的总会来。

    剩余的几十人面面相觑,最后决定就在原地等候。情况不明,去了怕是有危险,可是也不愿离开,毕竟有罗守一这实力强悍的剑修队长在,哪怕遇到危险,也会多些生机!

    而李清灵见三人离开,扭头娇声说道,“修哥哥,咱们也去吧。”

    于修摸了摸李清灵的头发,宠溺的说道:“好。”

    程怡离开后,迅速跟上了罗守一两人,云玉芝见状面露感激,“多谢程道友!”刚才那群人中,也有仓吾派的修士,却无一跟来,程怡此举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弥足珍贵。毕竟罗守一能来已经出乎自己的预料,更何况程怡,谁能不求回报为陌生人犯险?

    程怡拱手,自己主要是想确定,这情况和心中的猜想,能否相符。

    只是在三人靠近时,本来很是清晰的救命声,竟然渐渐消失了,罗守一面色凝重,“我走前!”

    “我走前!”云玉芝拽着罗守一坚定的说,“不能让罗道友你为我们冒险,毕竟蓝秀只是我的朋友!”

    罗守一环视周围,“有男人在,哪有女人打头的道理!”这里并无什么奇异的地方,那模仿蓝秀妹妹声音的是什么?罗守一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见云玉芝还要说话,摆手,不容反驳,“好了!什么时候还磨磨唧唧的!”

    云玉芝见罗守一如此情义,目露感激,紧跟在后面,手中灵气酝酿,时刻准备出手:决不能连累了罗道友!三人落了地,刚才那声音似乎就是在这附近传出的,缓缓前进。

    “嚓!”

    一声枯枝的脆响,三人迅速靠拢。

    “谁!”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程怡警惕的转身,同时一记火系法术打出,只见一阵轻风吹过,火团偏离了方向,是修士!程怡掐诀又要打出,只听得来人娇声喊道,

    “罗大哥,是我,清灵。”

    只见李清灵和于修从后面的树林中。

    见到是李清灵那张娇俏的脸,罗守一收了剑,哈哈大笑,“清灵妹子,我果然没看错你!”

    李清灵羞红了脸,于修见状敌视的看着罗守一,将李清灵拉在身后,“你们可曾找到她?”

    “多谢两位道友。”云玉芝说道,“只是这声音现在已经停止,一时找不到确切位置。”

    “都警醒些,再前进一段看看。”罗守一说道。

    于修冷哼了一声,拉着李清灵走在了后面。

    几人前进,不久就感受到前面有灵气波动,迅速赶了过去。

    只见一修士披头散发的站着一枯树前面,灵气波动的根源就是她,看着那修士的背部,云玉芝试探的喊道,“蓝秀?”

    听得声音,背对着众人的修士似乎震了震,缓缓转了过来,于修见状一手掐诀,微风吹过,头发被吹起,露出了掩盖的面容。

    真的是蓝秀!

    只是为何她成了如此模样,面色苍白、身着白衣形似女鬼。只见蓝秀缓缓的抬起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紧接着双眼一闭,倒了下去。

    而随着蓝秀的倒下,那诡异的灵气波动竟然消失不见,云玉芝见状迅速跑了过去,求救的看着众人,蓝秀这是怎么了,此时周身竟然一点灵气浮动也没有!

    罗守一上去查探,也是什么都没发现,看着渐黑的天色和茂密的树林,说道:“不管如何,先和众人汇合了再说。”想到那人说的树妖,莫不是还有其他的兽类?

    因着蓝秀的情况,众人只得找了个空地暂时休息。

    一个时辰后,蓝秀缓缓的醒来,见周围竟然如此多的修士,一脸警惕的靠坐在树上,眼中充满陌生空洞的神色。

    “蓝秀,那会儿发生了什么?”

    蓝秀皱眉,指向自己,“蓝……蓝……秀,蓝秀?是我?”发音缓慢开始似乎有些不利索。

    众人面面相觑,她这是怎么?

    见其似乎不认识众人,云玉芝紧张的上前,“蓝秀,我是玉芝啊,你不认识我了么?”说着就想要拉起蓝秀。

    蓝秀却惊恐的手挥脚踢,“不要,不要!”云玉芝被阻的根本进不了身,无奈的说的,“好,我不碰你,不碰你。”

    起身求救的看着众人,“她这是……”

    李清灵绕着蓝秀走了一圈,见其目光随着自己移动转动,“或许是神识受到了攻击,记忆受创。毕竟刚才的声音犹如在耳边,如此远却清晰,或许是音攻之类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程怡惊奇的看了一眼李清欢,本以为她只是个绣花枕头,看来自己开始太主观臆断了,只是……

    程怡看着脸色苍白、惊恐无比的蓝秀,神识攻击会致灵气不运行么?怕不是这么简单!

    似乎感受到程怡审视的目光,蓝秀缩了缩,不经意的和程怡对视了一眼,就连忙垂下头,整个人瑟瑟发抖。

    “程道友,可是发现了什么?”罗守一走到程怡身旁,从见到程怡的第一眼时,就从她身上感受到磅礴的灵气,所以此人不简单!此时见程怡目露沉吟,当即询问起来。

    程怡侧头看着罗守一,摇摇头,“没什么。”若是可以靠近观察就好了,只是看着云玉芝护犊的样子,也不知她们是什么关系,怕是不会让自己这么做。

    “那咱们前进吗?”其中一个紫衣男修问道。

    一脸色微黑,身着灰色法袍蓝秀的修士听了皱眉,现在,众人根本就不接触了蓝秀,怎么走?所以那紫衣修士话落,立即不赞成的说道:“白道友,看能走吗,我们总不能扔她一人独自在这里。”神志不清,留下,那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那也不能因她一人,众人就不前进吧,谁知道找到传送阵还得多长时间!”另一白衣女修说道。

    ……

    一时间,众人争论不休,最后还是决定不了,只得把问题丢给罗守一:“那我们就听罗道友的,罗道友为队长,你说的话我们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