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阿芙拉申科

加入书签
    人一般来说是不可能被放在陶壶里的,但是观察者的金刚镯可以桥接不同的空间,被科里亚金如此慎重对待的陶壶有些神奇的功能也不是不能理解。更何况阿墨拉尔已经很明确的感受到了一股充沛的生命之力融近了自己的身体,这说明神通模块已经被倾倒在拯救之湖里了。

    可意外的是,等到科里亚金将陶壶里不多的金黄色液体全都倾倒湖中,高帅还是没有看到神通模块的存在,也没有看到拥有者的影子。

    金黄色的液体就如同一缕浓浓的墨汁渗进湖水里,然后迅速将整片湖水晕染成一片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谢克列捷娅看着金色的湖面,脸上一片平静,只是简单的朝科里亚金点了点头,然后就一步步的走进了湖里。在她的身后,两千万被选者也跟随各自的队伍缓缓的向着湖水走去,她们并不全都如谢克列捷娅那样的无畏,但却没有一个人脱队。

    眼看湖水没过了自己最好的姐妹的腰间,科里亚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一个男人,根据她的推算,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沉睡,按照他的性格以及能力,有很大的可能会出手帮助女权号的姐妹们。

    “虽然不知道他的力量极限,但是拯救女权号时所显示出的灵魂能级是那么的强大,也许他真的有能力启动母亲。”科里亚金的心里想道。

    与此同时,一直关注着湖水变化的高帅在耀眼的金色光芒里看到了一个在无意识的徘徊女人的灵魂,样子竟然和基利娅一模一样,她的额头赫然有着最高等级的神通模块的印记。

    “你是谁?”女人的灵魂感觉到了高帅的存在,问道。

    “我是一个失去家乡的人。”高帅说完,好奇的打量着对方,基利娅的模样是虚拟的,那么这个灵魂很可能就是基利娅的原型。

    “失去了家乡?”女人的灵魂一阵波动,似乎因为这个答案恍惚了一下。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么轮到你了,你又是谁?”高帅问道。

    “我?我是谁?”女人的灵魂又是一阵波动,比起刚才还要厉害,似乎是在拼命思考。

    谢克列捷娅的脚步停了下来,这时候的湖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胸口,可她却不再继续向前,不是她后悔了,而是湖水沸腾一般的翻滚起来,阻止了她前进的步伐。

    “母亲?”谢克列捷娅失声叫道,这股灵魂波动太熟悉了,那正是孕育了所有姐妹的母亲所独有的,只不过以往的母亲只会在孕育姐妹的时候通过灵魂的波动传递给她们深深的母爱,而不像此刻她传递的那样负面,那是困惑,疲惫和痛苦。

    “发生了什么事?”湖水翻滚不休,谢克列捷娅很难稳住身形,回头看去,已经走进湖里的姐妹们都被湖水淹没了,而其他的姐妹则忙着救人。

    “母亲的意志被彻底唤醒了。”科里亚金分析片刻,也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不可能!”谢克列捷娅大声叫道。

    从第一天的学习开始,谢克列捷娅就被传授这样的知识:伟大的母亲阿芙拉申科为了帮助女性挣脱生育的束缚而创造出一整套完整的人工生育技术,从此女人再也不用被男人当作生育机器,女人也终于能够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与男人的竞争当中。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切并没有如母亲所预想的,女性在竞争中失败了,母亲反而成了男人压迫女人的帮凶。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母亲利用史前科技,用自己的基因创造了生命之河,从此女人也能不再依靠男人就可以孕育自己的同胞,从根本上有了独立于男人的基础。

    包括自己在内的姐妹们都是从生命之河中孕育而出,所以哪怕相隔数百年依旧都会以姐妹相称,因为她们都源自同一个母亲。而母亲,因为将自己完全融入了生命之河中,所以从此失去了所有人类的特征,只留下对自己孩子的爱意和愧疚,这是每一个姐妹出生的时候都感受的到的。

    可是今天,母亲竟然在困惑!这明显是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母亲的意志是被谁唤醒的?谢克列捷娅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男人的影子。

    “我叫阿芙拉申科,是一个忏悔者。”女人的灵魂渐渐安定下来,传达给高帅的信息也清晰许多。

    “忏悔者?”高帅问道。

    “我曾经因为掌握了知识而无比自大,孕育本来是女性最神圣的力量和权柄,而我却弃若敝屣,母亲本是女性最伟大的名字,可我却视其为负担和枷锁。当我在欢呼女性终于得到解放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个婴儿在机器中成长,我忽然恐惧极了,一个男人他没有母亲,也不需要女人繁衍后代,甚至就连发泄欲望都可以找到机器替代,他将会怎样看待女人?”阿芙拉申科痛苦的说道。

    “原来你就是科里亚金说的那位伟大的女性?”高帅恍然。

    “伟大?不,那只是狂妄和无知。”阿芙拉申科彻底否认道:“在感受到恐惧之后,我将余下的生命全部投入生命之河的创造中,为的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大错。我首先完成了生命之河的基础‘水源’,那是人造子宫的升级版,但我还欠缺一项最关键的技术,我无法将自己的基因融入到‘水源’里。为了彻底摆脱男人,生命之河必须要能够独立孕育人类,那时候的我本来以为失败了,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备毁去一切的时候,一个代号子母河的神通模块找到了我,这个史前科技的产物帮助我完成了整个计划,只要将‘水源’倒入水中,就可以孕育以我的基因为源头的孩子。只不过有些超出我的预料的是,最终的生命之河就连非生命体都可以孕育,不得不说这个史前科技的造物真是令人惊讶。”

    “果然是子母河。”高帅心道,三千多年后的第一次与外界接触就遇到一个神通模块的拥有者,高帅觉得自己和天庭真的很有缘分。高帅还发现解锁了全部功能的神通模块不再受单一形态的限制,此刻的神通模块就是以液态的形式存在,紧紧捆绑着阿芙拉申科的底层基因。

    “强大的男人,我有一个请求。”就在这时,阿芙拉申科忽然说道。

    “什么请求?”高帅有些奇怪,这个女人似乎并不仇视自己这个男人。

    “请保护我的女儿们,她们吃了太多的苦,她们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依靠,她们的不幸都源自于我的过错,我不想仅仅为了修复一艘太空城就牺牲两千万个女儿,我是她们的母亲,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放弃灵魂。”阿芙拉申科恳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