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面见

加入书签
    戈德里安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区域,按照这里的地形地貌来看,应该是在逆风港最初的下水道方案中预先挖好的通道,却由于最终修建时的计划变动而闲置出来,倒是让这些叛逃的奴隶们有了很好的栖身之所。

    火把的光芒出现,他们来到了类似于大厅的空间,在远处的石头台阶上,一位老人正坐在椅子上,他身旁站着两名壮硕的力士,每人脖子上都有烫伤的痕迹,应该是也曾是奴隶的身份,只不过取下了脖上的锁环。

    戈德里安恭敬地向老人矮身一礼,退了出去。

    四人缓步上前,终于看清了老人的面貌。

    以他脸上的皱纹来看,应该不会超过五十,然而此时他已经须发皆白,形如老叟般憔悴,疏于打理的眉毛快要串成一线,眼睛微眯,香水已经睡着了般。

    “萨吉桑?”

    霍奇站定身子,开口询问道。

    萨吉桑慈眉善目,并不对霍奇略显粗鲁蛮横的话语感到意味。

    “是的,只是萨吉桑而已,而非你想象中的奴隶王。”

    霍奇本以为能够在帝国最大之一的奴隶城邦掀起反叛运动的领袖,必然是那种饱含对旧有制度的愤恨,满腔热血都热衷于推翻现有制度的革命者,应该是那种在见面的瞬间便显露出强势的态度压倒对方的人。

    但萨吉桑不是。

    他说话时就和普通闲聊没什么区别,平平淡淡,仿佛真就是闲聊几句而已。

    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相见,又没有事先知道他的身份的话,或许霍奇真的会把他当做一名普普通通的老人。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前轻佻鲁莽的态度消失不见,问出自己心中最大的那个疑惑。

    “好吧,尊敬的萨吉桑,首先我们很感谢你在关键之时对我们施以援手,否则即便能够解决,恐怕也要费上不少功夫。其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萨吉桑微笑应对。

    “为什么你能够肯定,我们一定会被堵在那条街巷中?”

    “霍奇——这是你的名字吧?”

    霍奇的眉头紧皱,他很肯定自己根本没有和戈德里安说起过名字,即便有,但戈德里安始终和他们一起行进,到了这间大厅直接告退,也不会有机会让萨吉桑知道。

    那他是如何获知自己的名字的?

    “霍奇。”

    见到霍奇不予反驳,萨吉桑点头说道:“你知道预言的存在吗?”

    “预言?你的意思是预言告诉你我们会出现在那儿,就是占星士们喜欢用的把戏?”

    霍奇不太相信这样的说法,的确,在这个世界中占星术是相当神奇的学科,但以星象观未来的说法,他始终处于将信将疑的状态。

    毕竟石头堡中也不乏占星士,可没有任何人预测到异常的寒潮降临,以及风雪中隐匿的魔怪。

    萨吉桑摇了摇头:“不,我说的不是占星术,而是更加直接的东西——神明降下的预言。”

    霍奇笑了:“神明?我一直以为在这里不会出现宗教一类的东西,那么请你告诉我神明的预言又是怎么出现的?”

    “孩子。”萨吉桑露出和蔼的笑容,直接就在辈分上占足了他的便宜,“没有宗教,并不代表神明就不存在,在特定的时间,他依然会为虔诚的信徒指引将来的方向。”

    还没等霍奇再次反驳,萨吉桑就继续叙述道:“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不是流诸于文字的预言,我是用眼睛直接「看」见了一些画面,以旁观者的角度,见证了事件的发生。”

    霍奇话语顿住,他忽然响起了自己的经历,就像萨吉桑说的那样,不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画面被他以旁观者的视角看见,只不过他看见的是「过去」,而萨吉桑却是看到了「未来」。

    “能否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他的话语中明显多出警惕的情绪。

    “如果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看见在街角发生的那一幕争斗的话……”萨吉桑依然只是笑:“那我看见了,甚至——我看见的比你预想中的要更多。”

    霍奇忍不住想弯腰把靴子中的餐刀取出来,以往无数次的经验都证明了一点,对他而言餐刀才是最可靠的伙伴,巫术总有失灵的一天,何况还是面对萨吉桑这样充满神秘色彩的人。

    “别冲动,我并无恶意。”萨吉桑劝慰道:“否则即便看见了,我也没有必要搭救你们,不是么?”

    霍奇克制住了自己的行动,望向他身边的两名奴隶力士:“我想接下来要进入的话题,应该不适合第六个人听见吧。”

    萨吉桑对身旁的两人侧耳说了些什么,两人立刻带着腰刀退出去。

    “这是我的诚意,现在我手无寸铁,你随时可以冲上来杀掉我。”

    萨吉桑站起身来,两臂抬成一条线,示意自己的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

    “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我,我并无恶意。我明白你想弄清楚的是什么,没错,我看到你身边的那位「凤凰」女士使用火焰焚烧那两名士兵的画面,我也知晓你身边带着的两名女士都是女巫,还有一名是奴隶。”

    “这也是预言告诉你的?”霍奇问道。

    萨吉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那么我想要请教一下,在指导我们这重重身份后,你为什么会生出搭救我们的想法。”

    霍奇的眼睛眯起来,不过无论他如何努力,似乎都达不到萨吉桑眯眼的程度,他很怀疑这位老人真能看清眼前的景象么?

    “因为共感。”

    “共感。”

    “是的,被捕猎、被迫害的共感,无论是女巫还是奴隶,都是如此,我们均被世俗观念强行贴上标签,毫无理由地任人捕杀,这是不对的。”

    萨吉桑说道:“而我想要的,则是消除这份不平等的对待。”

    霍奇思索片刻,明白过来。

    “懂了,你是想让我们帮助你实现这个目的。”

    “是的。”

    “如果我不同意呢。”霍奇顿了顿话音,“是不是我们都走不出这间大厅了?”

    萨吉桑摇头:“选择是个人的权利,我们不会做出为了推翻不平等,而创造出新的不平等这样的举动。”

    “好吧,那你到底想要我们为你做什么呢。”

    “什么也别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插手。”

    萨吉桑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如同星空夜幕的一角:“逆风港已经在变化之中,而你们这样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物闯入,则有可能打扰到这一变化,所以我请求你们,什么都别做。”

    “然后好让你们的人在城中肆意杀戮,将奴隶主与官员全部杀尽,将反对者全都清理掉,自然就能够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了吧。”

    霍奇冷笑地看着萨吉桑。

    “事实上,我们想要的是和平共处。”

    萨吉桑说道:“杀戮只会创造出更加残酷的不公,我想要做的,是与奴隶主、官员们达成和解,共同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

    “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质问,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即便在解放奴隶的组织中,也并非只有我这一支,你应该清楚任何组织都有派系分别,或许现在我是奴隶势力最显眼的一支,却绝非唯一的一支,我只能约束住自己的人,却无法管辖到其他派系。”

    霍奇想起城门前发生的那一幕,十数个奴隶制造混乱与城防军团交恶的情景,问道:“但那些杀戮的人可是说「萨吉桑大人向你们问好」。”

    萨吉桑错愕了片刻,随即露出苦笑来。

    “萨吉桑,萨吉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名字已经不归我所有的,而成为一种符号,无论是不是听命于我的派系,都会以我的名义来解释自己的行动。”

    “市政厅同样如此,甚至连普通的酒馆闹事,也会被说出是「奴隶王」指使。”

    “但我真的只是萨吉桑。”

    霍奇看到,萨吉桑眯成缝的眼睛渐渐睁开,眼底清澈如水,没有混杂任何多余的情绪。

    “萨吉桑,我的名字,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