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祭咒

加入书签
    

    “果然如此!这些真的如此!小河,我感觉到我们今天可能有个大麻烦等着呢!你怕不怕?”向蔏的神色看着有些严肃,不过声音让人听来确实如此的熟悉。 !

    看着前面雾气逐渐消去的山谷,心里没有了丝毫的底气,不过却恍然明白了过来,刚刚梦境里听到的声音,居然便是向蔏。

    听到向蔏这么说,本来一直紧张的我,顿时更加的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倒不是真的怕鬼,而是想到这山谷里强大的阴魂,不知道和苗疆的那个起来谁强大一些?

    “不怕!”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真的不怕,因为我忽然想到了骆伯伯和龙师傅,我想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可能还真的不是鬼!

    “不要怕,这事虽然有些棘手,但是我想应该可以应付。而且只需要你帮我,可以解决大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你对我有大用。”

    “我能帮什么忙?”

    “你开始用的那个咒语,我隐隐感觉到有股神的力量出来。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相信有你来帮忙的话,肯定一定是有用的!”难得是向蔏的语气很坚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安慰我,还是我的表现给她很大的启示。

    虽然不知道向蔏心里想什么,但是看到她这么说,我忽然也似乎轻松了一些。虽然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脖子那块木牌,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但是我还是在有的时候,感觉到它有些妙。

    看着她强自露出了一个笑意,这倒不是我真的信了她的话,或者相信自己的那个咒语有多神。但是我相信正常情况下,此刻被骆伯伯和龙师傅管制的她,应该是不会害我的。

    何况我隐隐对自己施展的那咒语,从开始练习的时候,便也自以为是的也有些希翼的意思。

    当然那是后来我通过骆伯伯,掌握了一些咒语和符咒的练习,于是每每也欣喜的练习了一番。

    没有想到因为不断的背诵,居然也在我脑海里记住了,而且已经有种很清晰的印象。加毕竟几次试验,我都看到一些效果,自然心里更加坚信了起来。

    “你,现在,要我怎么做?”我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些坚定,虽然我其实自己根本没底,但是看着向蔏那似乎有些表面淡淡的神色,不由脑海里热血沸腾着。

    “不用太在意,也不用跟着去里面。因为我也不知道,里面会有着什么未知的变故,甚至那些细微的阵法变化,会把我带去到哪里!”似乎感觉到一种莫大的预感,即使向蔏很想一探究竟,甚至隐隐感觉到,这关乎一个重大的秘密。

    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反倒是冷静下来。

    看到我没有吱声,她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静静的说道:“你放心的是,我虽然不怎么懂阵法,但是我肯定会在这里,布一个小小的阵来自卫!”

    看着向蔏的语气,我倒是有些惊叹。因为她一直给我柔弱的感觉,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主动了起来:“然后放一些我养的东西,在这周围保护我们。只要在这里范围不动,保持着心里冷静和清醒,不会有危险。”

    “当然,如果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或者在你脑海里浮现,你马用那咒语驱除它!”向蔏似乎沉吟着,因为她实在是也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只好先这么做和嘱咐着我。

    我只能几乎有些机械一般的点头,随后看着她飞速的行动了起来,在我周围快速的布置了起来。我忍住脑海里那莫名的干扰,便静静的看着她在布置着这一切。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是当初骆伯伯和张燕,都做过这样的事情!

    当然因为我帮不忙,所以随即也向旁边张望。

    这里其实很美,因为虽然一眼看去好像地方不大,但是却有山有水曲折离。

    更让人惊讶的便是那些最多的紫薇树,居然低矮弯曲的令人惊讶。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些枯死的,但是看着那虬曲的枝干,心里还是有着极大的感慨,这里真的看着好美。

    不说那些造型别处无法看到的紫薇树,是那在地点缀的青草,似乎都不像外面的那些野草,这里满布各处空地的,除了偶尔见到的藤蔓,是这些青草了。它们虽然不显眼,却也长得那么高那么浓密。

    这里有的的浅浅的青草,矮矮虬曲的紫薇,看去像天地间一处微型的盆景。

    当然是偶尔有着别的树种夹杂,也只是点缀着一两株杂树而已,却更增添了几分雅致。

    这世界真的妙!

    看着向蔏依旧在那里布置,我似乎想到了那个晚,张燕也是在外面布置着,防止着别人来伤害自己。虽然我们只是逃命,但是那种用心的感觉,却让人看来格外的引人注目。

    随着我脑海里回荡着记忆,不过这次向蔏没有布置多久。但是看到她搬动了几块大的石头,似乎也在我的周围,摆成了一个八角形的图案。

    虽然不知道她搞什么东西,但是我居然隐隐有些熟悉,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图案。

    我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看到向蔏不时的看过来,忽然心里好像越来越清晰,浮现最多的,居然是张燕。

    但是向蔏却很快起身了,而且走到了我身边来。

    并且自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来,看着居然像是一支钢笔。而她脸色凝重的,直接的把东西放到了我的手,然后才低声的再次朝说道:“我马会启动这个阵法,这个宝贝是有着帮助的。”

    看到我不吱声,向蔏居然再次出声:“但是等下启动之后,咱们不能再出来。你不管去哪里,也不要再回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当然不知道她此刻的感受。但是她终究不像骆伯伯和龙师傅那般有着修为,在我心里至少是这么认为的!

    她所凭借的,是对家族的了解,以及凭借着巫蛊术的掩盖。所以当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她的时候,我甚至都有些迷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