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什么叫宾至如归!

加入书签
  给章启利了个大惊喜,秦昱也安排好去妖都的机票。

  废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

  “下周就回来,到时再陪你。”搂着吕青,秦昱向她保证会尽快回来。

  相处的时间越长,感情越深,离别也就变得越发不舍。

  不过,她也就是想让秦昱知道自己的想法,不会真的无理取闹。

  为了自己的小情绪,让他放下一切来迁就自己。

  “路上注意安全,记得想我。”送上香吻,吕青反而催促他快点进去。

  挥手告别,单肩挂着CHRISTOPHER的秦昱消失在航站楼内。

  一路VIP待遇,漂亮的空乘小姐姐……不存在的。

  放弃的同时,秦昱有点想要钻牛角尖。

  是不是以后找个时间把国内的航班做个遍,就不信找不到一个90↑的空乘。

  昱哥不是非得想要做点什么。

  他就是单纯的不信这个邪,凭什么自己就碰不到超赞黑长直空姐??

  ……

  3个小时后,飞机准时降落在妖都机场。

  挎着单肩包走出闸门,秦昱就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

  “笙哥,毅哥。”秦昱双手抬到与肩平齐,向两人打着招呼。

  “秦少,总算是请到你了。”何笙上前就给他一个拥抱。

  “我是早就想来妖都涨涨见识,可时间不允许啊!”秦昱也客气的在他背上拍了拍,这一下差点给何笙拍出内伤。

  “大哥,你这是线上线下,动则伤人啊?”何笙夸张的捂着胸口吐槽道。

  “哈哈,忘了最近锻炼的有点频繁,力气没掌握好。”嘴里说着抱歉,脸上却一副‘要不要再来试试’的坏笑。

  “懂了,下次我肯定让妹子来接你。”何笙玩笑的打趣道。

  “不愧是大哥,上道。”秦昱还能说什么,等着就是了。

  “秦少,笙哥给你准备了接风宴,咱们先去酒店。”机场外冯毅拉开奔驰S的车门,顺手接过秦昱的包放进后备箱。

  “这么客气?”秦昱玩笑道:“都有谁来了,你们不会是想把我先灌醉吧?”

  “哪能!”何笙笑呵呵道:“就是要灌那也得放在晚上。”

  冯毅坐进副驾驶,回头道:“秦少,今晚你可得小心了。”

  “怎么说?”秦昱好奇。

  “为了招待你,笙哥可是把女儿国装进了盘丝洞,今天晚上能不能走出这蜘蛛窝,可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冯毅玩笑的说着:“反正要是我的话,肯定是顶不住的。”

  “男人怎么能顶不住?”秦昱还真想见识见识,什么叫女儿国丢进盘丝洞。

  那些个蜘蛛精,又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的妖艳妩媚。

  ……

  车子先开到酒店,气派,富丽堂皇。

  出入的最低档次也是和奔驰S持平,何笙确实是拿出诚意来接待他。

  等到了包厢,秦昱就看都一张张熟悉的脸。

  金淼,魏贤,曹飞,陈伟。

  再加上去机场接他的何笙和冯毅,所有人都到齐了。

  他们都是放下手头的生意,从附近的城市赶来的。

  专程为了给秦昱接风。

  至于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还是照顾何笙的面子……

  秦昱自认他给大哥们带来的利益,还没到能让他们忙里抽空的专程跑一趟。

  这些大哥等会吃完饭,可都是要赶回去的。

  忙不忙,一目了然!

  “秦少,欢迎到妖都来。”酒菜上桌,何笙代表在场的大哥对他表示欢迎。

  “谢谢大哥们给面子,今天特意赶来替我接风。”

  “没说的,都在这里面了。”秦昱一指酒杯,昂头就给干了。

  “好,秦少痛快。”开心哥金淼鼓掌说道。

  “咱们今天随意,你们可别给秦少灌醉了,晚上我还有重头戏安排。”何笙先表了个态。

  喝酒归喝酒,但得把握着度。

  今天晚上他可是准备了重头戏,要是给秦昱直接搞蒙了。

  他这几天不是白忙活了?

  “笙哥放心,大家心里都有数。”金淼说着就要跟秦昱再喝一个。

  对此秦昱也是来者不拒,凡是找上门的都一口闷。

  没找上门的,像冯毅。

  秦昱反而主动要跟对方喝,看的何笙人都傻了。

  这伤人哥……秦少有点能喝,酒量不错啊!

  只吃饭喝酒,谈风土人情,工会的事一个字都没提。

  这顿饭自然是吃的宾主尽欢,散场的时候陈伟和金淼是让司机扶着上车的。

  “路上小心。”秦昱面不改色的站在酒店门口,目光车子远去。

  “秦少,你这酒量,真爷们!”冯毅佩服的看着他。

  “天生的。”秦昱淡然。

  何笙听得直翻白眼,却什么都没说。

  这凡尔赛文学他都听一下午了,差不多也该适应了。

  “咱们接着去哪儿?”上车后,秦昱问道。

  “先洗澡,按摩,去去酒气,然后,自然是开始夜生活。”

  ……

  挑高七米的大堂,金碧辉煌的装饰。

  要不是何笙带他来,秦昱还真不相信这是个洗浴中心。

  “妖都最繁华的场子,等会咱们洗完澡转场窗口市。”冯毅说着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你们这是不准备让我休息啊?”秦昱好笑的指着两人。

  “真是年轻要疯的时候,等你回沪渡了有的是时间休息。”何笙是打定主意要让他体验到妖都的热情。

  泡澡,桑拿,再到搓背。

  等何笙跟冯毅搓完,两人发现秦昱的师傅还在那继续。

  脸上带着怀疑人生的表情。

  “怎么了?”何笙上前问道,表情有些不悦。

  他还以为搓背师傅出什么状况,怠慢了他的客人。

  “我这搓了20年背,头一次见到这么干净的。”搓背师傅指着秦昱,只见他的背上一点灰都没有,连白色的角质都不存在。

  秦昱此时猛然想起,不动声色道:“我这人从小皮肤好,再一个洗得勤。”

  “啧啧~昱哥,你这身材。”再次看到秦昱的腹肌,冯毅又酸了。

  “好事,不像我,毛孔粗大,半天不洗就能占一身灰,你是不知道有多麻烦。”何笙也羡慕的看着他。

  搓不出灰也不是什么大事,三人简单的冲洗下,就到包厢按摩去了。

  来的女孩长相还行,看起来干干净净,手法特别的老道。

  “这都是正规按摩,手法特别的好,昱哥要是有别的想法,我可以另外安排。”发现秦昱盯着女孩看,何笙还以为他是有想法。

  “你这是居心不良,我就喜欢正规的。”秦昱笑骂的指了指他。

  “这我就放心了。”何笙若有所指的说道。

  他今天晚上安排的可都是‘正规车,’没一个是越野,统统私家。

  车况保养的是又好又精致,自家日常用车都包着防尘套。

  外表虽然风吹日晒的,有些岁月痕迹。

  可内饰几乎跟全新的一样,能找到这些车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

  毕竟,像这种9成新的性能车,放在二手市场上比新车的价值要高得多。

  ……

  按摩完,浑身舒畅的秦昱被安排在阿尔法上。

  舒舒服服的躺着,喝着被冰块浸泡过,带有丝丝凉意的香槟。

  这种享受真的是勾人堕落。

  太奢华,太舒服,太享受了。

  就今天这场安排秦昱必须得说,何笙那也是‘时间管理学’的成功人物。

  从头到尾一条龙,没有任何时间是被浪费的。

  关键是让客人没有一丁点的疲惫和不适,反倒是勾起人的精神。

  50分钟,车子驶入窗口市,向着繁华霓虹照亮的市中心前行。

  预料中的夜店并没有出现,奔驰S最后停在一栋大厦的楼下。

  在门口两名负责接待的西装男带领下,进入打卡验证的电梯。

  19层的指示灯亮起红光。

  “这是?”秦昱有点好奇的问道。

  “私人会所,只对会员开放,每年的消费达不到200万,会员资格就得被取消,想要再进必须有两名会员的举荐。”

  秦昱点了点头没说话,这种会所听当然是听说过的。

  但真正是什么样子,秦昱这还真是头一次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