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笼中死斗

加入书签
  “混蛋!他耍诈!!”

  看台上突然爆出一声怒喝,发声者正是那个叫巷楠的蛇头。

  这一声叫骂才令场内众人恢复清醒,顿时哗然一片。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惊叹笼中那红发小子出手之快,甚至有许多人还没来得及下注,这一场死斗便已经结束了。

  “怎么?输不起啊?!”

  昀逍朝巷楠厉声呵斥,便立刻转身扶住铁笼对炽阳急忙说道,“好了阳小弟,结束了!刚才那人押在斗场上的战利赌注是一千点武豪功值,全是你的了!快出来,快出来!”

  “慢着!”

  这时巷楠冷喝一声,来到台前,从其腰带的藏物空间中摸出一包装着一百真金的钱袋,直接扔给昀逍,狠声说道,“敢再赌一局吗?一万炼金!”

  “谁理你!”

  昀逍甚至不愿多看巷楠一眼,急急催促炽阳,“阳小弟,快出来,我们走了。”

  此时铁笼中的尸体已然被清理出去,然而炽阳却仍然静立不动。

  只听炽阳嘿嘿一笑,道,“嘿嘿,可是我还没尽兴……而且有人主动要给你送钱为什么拒绝?让他的人进来!”

  “……”

  闻言昀逍心下大急,苦声道,“弟弟,别闹了,哥哥求你了,快出来吧!”

  “你去!给我杀了那个小子!”

  而炽阳的话自然令巷楠大为恼怒,厉声吩咐身后的一名蓝袍武者进入铁笼之中。

  只见那人身形矫健,来不及昀逍反应便已经蹿入笼中,悍喝一声,“一千五百功值!关门!”。

  蓝袍人似乎是怕炽阳会突然改变主意,连对方是否追注都不管。

  “哐啷!”

  笼门一关,红衣人二话不说便冲向炽阳,且奔速极快。

  炽阳眼见来者速度不慢,却没有立即做出应变动作,而是冷静观察。

  只见那人在疾奔的过程中双手上的一对金属护手突然各生出三道利刃,炽阳心下一凝,见那利刃护手微有流光,便断定那是一副玄灵炼器,心中便多了一份小心。

  自从在死人山中见过昊珺施展灵器之威以后,炽阳对灵器的威能也有了很深刻的认识,此时与手持玄灵炼器的人交战,自然不会莽撞托大。

  蓝袍人双手交叉于身前,不露破绽,炽阳不清楚对方的底牌,一时间也没有选择大意出手。

  只在一眨眼之间,二人的距离已经缩近到互相的攻击范围,炽阳却依然按兵不动,而那蓝袍人则霍地悍然出手。

  只见其双爪凶悍在身前一分,直取炽阳上路。

  只不过是一记没有任何复杂变化的交叉斩击,此刻却令炽阳瞳孔一缩,因为炽阳清楚地看见那利爪锋刃的延伸方向空气潦乱,分明是被数道无形气刃所割裂!

  与殇辰胤和夏凡所施展虚空气刃不同,眼前之人所施展的是元力气刃,只不过其属性无色透明,恐怕那人手上的护手是一件风属性的灵器。

  “喝!”

  千钧一发之际炽阳猛一低身避过无形气刃的范围,疾然一拳斜上探出直取蓝袍人的面门!

  蓝袍人反应迅速,猛一仰身躲过拳头,顺势后仰下腰疾挥双爪。

  炽阳更是反应机敏,直接借势跃过蓝袍人同时回身一脚。

  蓝袍人身手极巧,直接仰势将双爪送出。

  顿时炽阳只感觉六道无形的巨大铡刀当空落下,逼得炽阳不得不撤身急闪,疾然掠至一边避开无形斩击!

  “竟然一眼就发现了?”

  蓝袍人面有惊怒地看向炽阳,冷声道,“看来那个蠢货秃子会被你杀了也不是偶然。

  绝大多数与我交战的人都会因为不了解我手上的东西而死在近身战的那一瞬间,不过看来今天遇到了一个明白人。

  玄品炼器‘风切爪’,向其注入的元气越多,它的攻击范围也就越大。

  我用它在这里已经杀了上百人,我已经开始讨厌进入这个铁笼,因为这个铁笼对这风切爪而言,实在是太小了!”

  “喝!”

  蓝袍人奋然凌空挥舞双爪,无形气刃横扫漫天!

  第一击出其不意没能得手,蓝袍人索性完全解放风切爪,悍然远攻炽阳!

  蓝袍人攻势凌厉,炽阳只有纵跃躲闪,一时间完全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蓝袍人没有丝毫轻视炽阳的心思,上一场炽阳闪电制敌,虽然表面上看是炽阳用小元丹耍了个小手段,实际上是炽阳有意不露实力。

  炽阳早就打算连战几场,然而炽阳那极速出手却也早令台下的强者们颇为留心。

  此时蓝袍人选择远距制敌也并非完全是出于强势,而是其也根本不想与炽阳近身战斗。

  炽阳又哪里会不清楚对方的心思?

  虽然炽阳也能够轻松躲过对方的攻击,可是距离越远,那风切爪的无形气刃所划出的速度就越快,炽阳始终是处于被动之中,与之远距纠缠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炽阳不断闪躲无形气刃的同时也在不断与蓝袍人拉近距离,蓄势待发。

  蓝袍人的攻速绝不算慢,然而却无法完全压制炽阳的行动。

  二人之间的距离在渐渐缩短,此时蓝袍人的面色已经无比凝重,因为他从未遇到一个对手能在风切爪的压制之下还依然如此冷静。

  更重要的是炽阳的敏捷速度着实惊人,蓝袍人的挥臂速度竟然无法快过炽阳的身体行动,也就是说一旦近战,蓝袍人人根本碰不到炽阳的一丝毫毛。

  既然清楚了对方的底牌,炽阳便也不再畏手畏脚,强势逼近对方。

  而蓝袍人心中大急却无法制止炽阳的逼近,强势出击的自己此时却发现对敌人根本无可奈何,蓝袍人几近崩溃。

  终于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得只有一丈,蓝袍人绝望之际只得奋然一击。

  然而毫无意外的一击落空,蓝袍人只觉眼前拳影一闪,手上一沉,一双灵器利爪瞬间竟然被砸碎脱手!

  蓝袍人完全惊呆在当场,就连被炽阳的手按在了肩膀上也没做出任何反应。

  “人一旦插上了翅膀就会逐渐自我丧失奔跑的能力,这也是我不喜欢灵属武器的原因。”

  炽阳淡然开口,“本来身为极武者的你与我尚可一战,可是你已经过于依赖这件灵器了,我完全没想到你失去了它竟然连最基本的斗志也没有了,是你自己葬送了自己……”

  “砰!”

  炽阳一拳砸在蓝袍人的头上,直接将其抡飞撞在铁笼之上,鲜血洒溅笼外,死斗结束。

  “……”

  台下的观战者们惊默无声,这两场死斗堪称诡异,败亡的一方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特别是第二场挑战者在强势开场后竟然在最后一刻呆若木鸡。

  而胜出的红发小子甚至至始至终连一次元力攻击都没有使出过,完全是以拳头生生将人砸倒,这在武道者的战斗中是极为少见的。

  “阳小弟,玩儿够了吧?快出来吧!”

  此时的昀逍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急忙叫炽阳出来。

  然而炽阳却没有理会昀逍,而是直接冲着笼外脸色阴沉的巷楠戏谑笑着开口道,“你输了,还不付账?”

  “……”

  巷楠目光阴寒地看着炽阳,二话不说从腰间摸出一包真金看也不看地扔给昀逍,然而至始至终目光都没有离开炽阳。

  “再来一局?”

  炽阳冷视着巷楠直接道了一句。

  “阳小弟?”

  闻言昀逍大为头痛。

  只见巷楠狠戾一笑,寒声道,“正有此意!”

  巷楠向身后的另一个随从一点头,那人便神情淡然地稳步走向铁笼。

  巷楠沉声道了一句,“这一局,三千功值,两万炼金!”

  “加赌一注。”炽阳却又抢言道,“如果我败了,前面赢的全归你。如果他败了,你进来。”

  “!!……”

  炽阳一句话令巷楠脸色大变,而另一边的昀逍则心中大为震撼,不觉间已经想不起来继续阻止死斗了,而是心中激动地仰视着炽阳,不自觉地念道,“太酷了!……”

  “……好,就加上这注!”

  巷楠混迹于市井,这种叫板不能不接,否则以后便无法继续横行人前,而同时巷楠也相信自己的这名手下绝不会输。

  这时铁笼已然再次关闭,炽阳看向眼前之人,年近四十,身形匀称,灰布粗衣,不修边幅。

  那人没有急于动手,而是面色平静地开口道,“小兄弟,以你的资质,早晚跻身武尊之列也不是难事,又何必到这种地方来呢?”

  灰衣人竟替炽阳惋惜,这地下死斗场根本就是没有出路的武道者冒死寻求突破的地方,可以说是在刀尖上行走。

  而混迹于这个死斗场的人之中有一部分人是受困于瓶颈期已久的极武者,因为资质所限而被宗门拒之门外,无法通过修习宗门秘典而进境玄武,只能在武豪对决的生死之间寻求突破。

  然而通过这种途径寻求突破的人可谓九死一生,绝大多数人最后都成为了别人的垫脚亡魂,而那些活到最后的人,也几乎全都堕入了修罗杀道。

  所以可以说这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只有在无情杀戮中活到最后的人才会被魔鬼选中,迎接其堕入杀道。

  而炽阳对灰衣人的话并不以为然,淡然说道,“我并不觉得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好。”

  “……”

  灰衣人释然叹道,“既然笼门已关,那便也多说无用,动手吧。”

  话音一落,灰衣人的周身骤然极元爆溢,血色骇人。

  “这是……红色的元气?”

  炽阳心中一凝,自己也曾经遇见过有人爆发出红色的元力,比如霁川邦朝的佣兵大会上遇见的铁血佣兵团的血煅。

  不过之前炽阳对血色元力并不敏感,然而此时炽阳却能清晰地感知到灰衣人的血色元力中所蕴涵的凶悍杀气。

  “杀意标记!”

  只听灰衣男子低喝一声,双眼之中竟倏然充血殷红杀意尽现,而在灰衣人的眼中,此时的炽阳已然被一层血色光晕所包围。

  “喝!”

  灰衣男子蓦然一拳轰出,一击雄浑爆烈的极元冲击悍然袭向炽阳!

  炽阳见状心中一凛,这一记冲击所蕴涵的威力恐怕也不弱于之前在秀水城所遇见的那几名玄武者的一击,绝对不容小觑。

  炽阳不敢与之硬碰,疾速闪身躲避。

  而就在炽阳疾速掠开时,却惊然发现那道极元冲击竟然灵动地凌空变向追击自己而来!

  情急之下炽阳双臂交错挡在身前。

  “轰!”

  极元炸裂,炽阳被爆烈的冲击猛然轰飞,重重撞在铁笼之上,只觉得全身没有一处不痛!

  “这是怎么一回事?”

  炽阳自然知道武者可以通过凝气御物之法而改变元力走向,可是刚才的极元冲击似乎有意识一般,在炽阳做出动作的同时那道元气也做出了反应,绝对不是人为控制所能做到的。

  “这就是我的杀意。”

  炽阳正感觉头昏脑胀的时候,灰衣人沉声开口,“当我对你动了杀念的时候,我的杀意也就聚集在了你的身上,我的攻击便会受到杀意的引导,即便你能够逃离我的视线,却无法逃脱我的杀意!”

  “……这么说只能硬拼了吗?”

  炽阳神色凝重,继续保持距离的话自己是要吃大亏的。

  “喝!喝!喝!……”

  炽阳一个闪念之间,对方的攻击已然呼啸而至,这一次灰衣人连轰数拳,炽阳只感觉眼前满是极元拳影,根本避无可避!

  “龙怒·御雷!!”

  无论如何必须先挡下对方的攻击再说,蕴涵杀气的血色极元实在是太过凶悍!

  情急之下一席雷电之力自炽阳体内激震而出,瞬间将流注到全身每一寸肌体,一层雷电衣铠骤然将炽阳包裹!

  “轰隆!!”

  数道血色极元将炽阳瞬间淹没,整座铁笼之内一时间都变得一片模糊,完全看不清其中状况。

  铁笼之外的昀逍此时脑中一片空白,失声惊呼,“阳小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