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抵达京师

加入书签
  三月二十,京师城北,这天一大早,安定门外附近就聚集了大量闻讯赶来的百姓,城内街道两侧同样人挤人,沿街茶馆酒肆的二楼早就爆满。

  五城兵马司有一大半都被调来城北维持秩序,乞丐流民昨天就被清理一空。

  本来今天崇祯皇帝是要亲率文武百官出城相迎,因为这是自他登基以来,对外取得的第一次大胜,意义重大。

  奈何百官极力反对,就连五军都督府的各勋贵武将也反对,这让崇祯不得不作罢,让礼部尚书负责迎接和游行事宜。

  文官之所以集体反对,一来是怕开了这个先例,今后武将会坐大,二来是担心崇祯接触到底层的百姓,尤其是城外十里八村赶来的那些泥腿子,这些文官巴不得崇祯一辈子呆在皇宫里。

  武将勋贵反对并不是因为嫉妒赵锐的战功,而是因为宣府的事已经传开了。

  赵锐擅自诸杀卫所武官,甚至连都指挥使都抓了起来,还越过都督府和兵部,直接给皇上上密奏,这已经严重破坏了官场的规矩。

  所以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对赵锐都是恨之入骨,关键是赵锐还傻了吧唧的,将抄得的几百万两银子分给了普通军户,剩下的也直接上交给皇上,大明自开国以来就没这么傻的武将。

  好歹也意思意思,派人来京城上下打点一下呀!

  张家口那几家商人,五军都督府内谁不知道是块肥羊?可就是因为牵扯太广,再加上每年都能收到一笔孝敬银子,大家这才睁只眼闭只眼。

  可赵锐倒好,不但将这只肥羊杀了,还杀的难看无比,将所有武将都牵扯了进去。

  中午临近。

  北面终于传来隆隆的马蹄声,城头上的士兵望着远处的骑兵,都是一阵骚动。

  若非早已被告知,那些鞑子都已臣服赵少保和大明,恐怕早就炸了锅。

  距离城门还有十里,赵锐就命大军停下,然后冲着兰朵儿道:“朵儿,你们就在此安营扎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营。”

  “相公,可是我想跟着你去京城啊!还有,阿哥走时交代,若是我到了京城,就让我代表土默特部觐见大明皇帝,请求册封我阿爸。”

  兰朵儿一脸为难,得知要来京城,贡品她可都准备好了。

  “过几天去也是一样的,你现在已经是我赵家军的少将军了,要听从命令,知道吗?”

  赵锐脸皮抽搐了一下,有些不悦的道。

  他没想到托哈竟然还让兰朵儿觐见崇祯,请求册封,怕不是在做梦,早知道这样就不带她来了。

  他之所以带蒙古骑兵,那是怕崇祯见过赵家军的军威后会扣下来。

  其次是不想让那些人知道赵家军的真实底细,最后是让京城的百姓知道鞑子并不可怕。

  “好吧!”

  兰朵儿望着蓝面那高大巍峨的城墙,一脸委屈的点点头,满心的期待变成了失望。

  “放心吧,相公明天就接你进城,到时候亲自陪你玩遍整个京城,想买什么,想吃什么都随你。”

  “真的?”兰朵儿眼睛一亮,立即又来了精神。

  “当然是真的,相公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前提是你得给我好好约束好部下。”

  “嗯,相公放心,我绝不让他们乱跑。”兰朵儿如小鸡啄米一样直点头。

  赵锐笑了笑,这才带着两百赵家军和车队继续前进,兰朵儿则是带着七千土默特步的骑兵原地扎营。

  “来了。”

  “嘶!”

  当车队来到城门口时,两边的百姓看着那一车车鞑子首级,先是一片惊呼,随即就是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大明万胜!”

  “赵家军万胜!”

  “赵少保一路辛苦了。”

  礼部尚书李康先和几名兵部官员都是直直的打量着赵锐,待走近后,才不冷不热的随便客套了一句,然后命人上前去查看鞑子首级真伪。

  直至确认都是真正的鞑子首级后,边上的一名太监这才开始宣旨,无非就是炫耀一下大明的军威和崇祯帝的英明,以提振军民士气。

  毕竟崇祯自登基以来,可以说是一事无成,在百姓心目中还赶不上他那个整天只知道干木匠活的哥哥。

  果然,待圣旨宣读完毕后,百姓都是高呼万岁。

  紧接着就是交接鞑子的首级和俘虏,鞑子的首级将被摆在安定城门口,示众三天,豪格和十几名俘虏则是要在城内游街三日。

  “赵少保难道不骑马进城?”

  几名文官见赵锐竟然弃马,准备钻进一辆马车,都是有些诧异,毕竟这可是难得露脸,流芳千古的机会呀。

  “本帅还是觉得坐车舒服一些。”

  赵锐自然感觉得到这几名文官的不友好,所以也只是轻飘飘的丢下一句就钻进了马车,放下了帘子。

  他当然想露脸,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进城,可外面都这么多人,城内的人可想而知,万一有人要行刺他,不是太方便了吗?

  他可不相信这帮官员的安保工作能做到多好,恐怕京城想他死的大有人在。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坐马车安全一些,大明朝的文官可是没有丝毫底线的,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不可不防。

  随即,两百身穿崭新棉甲,肩扛火铳的赵家军,就踏着整齐的步伐,簇拥着赵锐的马车缓缓驶进了城内,后面则是十多辆囚车。

  这让翘首期盼,站了一个上午准备一睹大明赵少保风采的百姓,大失所望。

  “果然是威武之师呀。”

  “我大明有如此劲旅,此后再不惧那些蛮夷胡虏。”

  “快看,那就是虏酋皇太极的大儿子豪格…”

  “打死这些鞑子…”

  百姓士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那十多辆囚车上,纷纷向前拥挤,两侧的士兵是拼命的阻挡。

  一时间,所有的人纷纷将事先准备好的人畜粪便和石子砸向了囚车,边砸边骂,场面是异常的火爆。

  至于臭鸡蛋那只有二楼的富人才玩的起,普通人只能玩屎。

  豪格的下巴早已被卸掉,此时脸上被糊的一塌糊涂,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拼命的晃动着囚车,眼睛里满是怨恨和恐惧,可迎接他的是更多的污秽之物砸来。

  赵锐偷偷掀开后窗车帘瞧了一下,也是暗暗乍舌,这样搞下去,别说游行三天,恐怕一个时辰就得被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