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军户哗变

加入书签
  几十名武将,让赵锐再次抄得四百余万两银子,可见如果说这些武将和那些八家奸商没有勾结,鬼都不会信。

  正当赵锐数着白花花的银子,像防贼似的防着卢象升查账,曹化淳却来了。

  老曹自然不是来查账的,而是来传旨的,让赵锐班师回朝,并将斩获鞑子的首级和豪格全部押往京城示众。

  当初鞑子退走后,赵锐就和卢象升一起联名上书,通报战况。

  其实赵家军和后金鞑子在张家口以北对峙的那段时间,朝中几乎乱成了一锅粥,崇祯更是日日担心,夜夜睡不好,比任何人都紧张。

  而当捷报传来,整个京城都哗然了,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怀疑赵锐谎报军情,弹劾的大有人在。

  唯独崇祯激动的浑身都颤抖,毕竟当初群臣都不答应赵家军北征,是他一意孤行,强行下的中旨。

  尽管再三确认,并证实赵锐并非谎报军情,但京城的文武百官和土绅百姓,仍然带着浓浓的怀疑,实在是那战绩太离谱了。

  离谱的连崇祯自己心里都怀疑,却又期盼是真的。

  斩杀六千余后金鞑子,三万多蒙古鞑子,这已经不能用大胜来形容了。

  对于崇祯要自己班师回朝,赵锐并未感到意外,甚至早有准备。

  一来,大明被后金鞑子欺负了这么久,现在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如果崇祯不让他将鞑子的人头拉到京城去展示一下,提振军民士气和自己的威望,那皇帝未免做的也太不靠谱了。

  二来,如今他都已经做到大将军了,虽然明朝没有大将军一职,但太子少保,一镇总兵也不低了。

  想要在加封,要么就是封爵,要么就是总督巡抚,崇祯至今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实在说不过去。

  让他意外的是,卢象升竟然被降职了,原因就是鞑子从宣府入关,严重失职,宣大总督一下变成了郧阳巡抚。

  如果是湖广巡抚也就罢了,可郧阳只不过是湖北西北部的一个府,而且还是最贫瘠的一个府,只是战略位置颇为重要,联通数省,这才特地设了一个巡抚。

  “老卢,你也别太灰心,官场吗,起起落落太正常了,放心,我赵锐绝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五十万两银子照样一分不少分给你。”

  “哼,你将老夫当什么人了?这次鞑子从宣府叩关,身为宣大总督,我本就难辞其咎,如今圣上只是调我去担任郧阳巡抚,老夫有什么好灰心的?”

  卢象升见他竟然安慰自己,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额?是吗,呵呵,看来是我想多了。”赵锐见他不是在装,而是真的不在乎,再联想到当初孙传廷被罢免,还坐过牢,也释然了。

  他发现,自己似乎对明朝的官场还远远不了解,尤其是像卢象升,孙传廷这种人物的思维方式。

  “栋国,经此一战,后金鞑子数年之内恐怕都无力再南下,然各路反贼又有坐大的迹象,郧阳连通数省,反贼屡屡过境,那五十万的银子我就带走充当军费了,另外,再给我两千匹战马吧!”

  “没问题,除了两千匹战马,其余的刀枪弓箭,皮甲棉甲,你要多少拿多少。”

  赵锐豪爽的一摆手,宣府的一万多边镇,他打算全部裁撤掉,有的是破铜烂铁。

  “你要是真大方,就给老夫一千杆火铳,二十门大炮。”卢象升哪里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一指身后的火枪兵道。

  “这可不行,火铳和大炮我赵家军自己都不够,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想要自己去打造。”

  赵锐立即将头摇的像拨浪鼓,冷兵器要多少都没问题,但热兵器他是绝不会外卖一件的。

  毕竟将来他造反,卢象升肯定是个潜在的敌人,所以这种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事儿,他可不会干。

  这阵子来卢象升也不止开过一次口,要火铳和大炮了,见赵锐态度依然这么坚决,也只是笑骂了一句,彻底死了心。

  …

  第二天,卢象升就带着三千天雄军拉着50万两银子和大量的兵器马肉回大同,然后直接南下湖广。

  而赵锐却无法立即动身前往京城,要等豪格和那十多名后金鞑子被押来。

  赵锐并没有闲着,而是趁着这段时间,大肆整顿宣府的军务和防务。

  因为曹化淳已经偷偷向他透露,崇祯想让他接任宣大总督,只是群臣极力反对,这才暂时搁浅。

  各武官的家丁,全部被补充入陷阵营和豹字营,几十名武将的家丁正好补齐两营的战损。

  一万边军每人补偿五两银子,暂时去修路,将大同至宣府的官道整修一下,等他做了宣大总督,再将他们迁往草原去开荒。

  一万边军顿时就欢呼不已,说是边军,可一个个面黄肌瘦跟叫花子没多大区别,充其量也就比那些卫所兵好上一点,现在不但补偿了五两银子,还天天能吃饱饭,甚至偶尔还有肉吃,傻子才不干。

  可让赵锐没想到的是,他给边军发了响,宣府的十多万卫所兵却炸了锅,竟然纷纷哗变。

  “赵少保,这可如何是好呀?皇爷和朝中大臣还等着你班师回朝,现在竟然又出了这种事,这不是要命吗?”

  曹化淳急得是团团转,他自然知道那些军户真正哗变的原因是什么,奈何他前前后后已经收了赵锐二十万两银子,无法下船了。

  “曹公公不用担心,一群跳梁小丑翻不起大浪的,老虎都被本帅打死了,难道还怕一群狗吗?本来本帅还打算给他们一条活路,今后慢慢收拾,竟然他们自己找死,那就索性将这群害群之马一并收拾了。”

  赵锐摆摆手,他自然知道这些军户,肯定是那些百户和千户煽动的。

  本来就想将他们一并拿下,却又怕牵扯太大,毕竟那是几百千户,几千百户,加上同知等副手,起码也有上万人。

  所以才暗示他们只要交出赃款和吞并的田地,就可以既往不咎,谁曾想人家直接狗急跳墙了。

  赵锐知道必须快刀斩乱麻,宣府离京城很近,必须要在朝廷未派人来之前,将这件案子做成大明朝由始以来,最大通敌卖国案,所以立即就派出骑兵去各卫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