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奸商末日

加入书签
  土默特部走后,足足又休整了七天,大军才一分为二。

  马英带着第一镇八千余人,天狼营五千余骑兵和土匪,蒙古人等近五万人,浩浩荡荡的返回归化。

  粮食和所有的牛皮帐篷,以及剩余的物资,全被带走了,好在莾古尔泰在宣府抢了不少马车,加上这阵子几百名工匠又给一批雪橇装上了轮子,这才将物资粮食顺利拉走。

  而赵锐则是带着剩余的赵家军和兰朵儿招募的七千蒙古骑兵,以及近两万名夫,天雄军等南下宣府。

  这次缴获最大的估计要数那近八万匹战马的尸体了,每匹马保守估计出肉五百斤,就是整整四千万斤,足够山西一省百姓每人分上十斤了。

  幸好草地上还有薄薄的一层雪,雪橇勉强还能拖得动,就这样两万多架雪橇,拖着八万多具马尸,马拽人推,百里距离,硬是走了足足七天。

  张家口以北的草原虽然广阔无边,水草勉强也算丰美,但赵锐并没有占据,因为这片地区和前套中间隔着一片丘陵地带,不好管理。

  所以打算暂时放弃,看能不能吸引一些右翼的小部落迁徒过来,如果能的话,今年冬季正好再次来割韭菜,毕竟从张家口出关太方便了。

  见赵家军撤军,皇太极也重重地松了口气,留下多尔衮和鳌拜率一万八旗精锐驻扎草原,就率领余下大军返回盛京。

  皇太极也是没办法,右翼几大部落,除了科尔沁部,其余各部恐怕都有反水的准备,所以必须要屯于重兵予以威慑,河套的教训可不能再犯了。

  而且,还从各部落挑选了几百名女子,嫁给八旗贝勒,自己更是一口气娶了六名女子。

  大明崇祯七年,三月初五,晴,张家口长城外,大同宣府两镇的文武官员,以及宣府大小十几家商人,全都大清早的就在此列队迎候。

  随着远处那庞大的队伍出现在众人眼前时,所有人顿时都打起了精神,赶紧收敛神情。

  唯独站在最后面的八名商人,眉宇间都带着浓浓的忧色,甚至有点恐慌。

  范永斗怎么也没想到,战无不胜的八旗大军,竟然会被赵家军击败。

  “参见征北大将军!”

  赵锐骑着高头大马,带着护卫,刚靠近关口,一众文武官员就齐齐躬身行礼道,长城上的士兵也纷纷单膝跪下。

  至于卢象升这个宣大总督,直接被众人忽视了,显然赵锐的赫赫战功,再加上前阵子又和卢象升闹得不愉快,让这些人几乎都倒向了赵锐。

  “嗯,都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赵锐翻身下马,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看着上百名官员武将以及那些商人们说道。

  这些人当中除了山西行都司指挥使汪权和大同知府少数人外,其他的他都不认得。

  “末将宣府总兵王贵,恭贺大将军凯旋而归!”

  “下官…”

  一众文武官员按照顺序赶紧自我介绍起来,脸上都堆满了笑,那浓浓的巴结意味,让后面的卢象升一幅袖子直接撇过了头。

  当最后面的十多人也介绍完后,赵锐眼一眯,盯着其中一人冷声道:“你就是范永斗?”

  “是…”

  “来人,将这些奸商给本帅通通拿下。”

  范永斗一躬身,只说了一个字,就被赵锐的一声暴喝打断了。

  “大将军这是为何?我等所犯何罪?”

  “大将军…”

  范永斗和身后的十几人都是一震,看着杀气腾腾冲上来的士兵,纷纷叫道。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https:78zw.

  “哼!所犯何罪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尔等常年走私兵器粮末给后金鞑子,此次又勾结后金突破我宣府重镇,简直丧心病狂,枉为汉人,当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

  赵锐冷哼一声,指着被按趴在地上的十多人破口大骂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大将军说我等勾结后金鞑子可有证据?”

  “大将军冤枉呀,此次鞑子破关,我范家庄堡同样也被攻破,不但死伤惨重,金银粮食被劫无数,若非老朽带着家人及时躲入密室,也早已惨遭毒手,又怎会勾结鞑子?”

  “是啊,大将军,这次张家口周围的大部分庄堡都被攻破,其中就包括范家,王家等四家的庄堡,所以王员外他们是万万不会勾结鞑子的。”

  宣府总兵赶紧站出来道。

  其他文武官员也纷纷开口替这些商人辩解。

  “哼,以为这些小把戏就能糊弄得了本帅吗?实话告诉你们,本帅早已派人调查的清清楚楚,看清楚了,这就是尔等勾结鞑子的铁证,容不得尔等抵赖。”

  赵锐从怀里随便摸出一本册子扬了扬,冷笑一声,其实只是一本他随手涂鸦的作品。

  可范永斗等十多人却是傻眼了,心虚之下,一个个额头都冒出了大汗,胆小的更是尿都吓出来了。七八中文首发7*8zw.m.7*8zw.

  王贵却是眉头一皱,要说赵锐真的有罪证,打死他也不行,摆明了是诬陷,而且可能还是那种连假证都懒得做的诬陷。

  于是再次说道:“大将军,不知你这些罪证从何处得来?可否让末将一观?”

  “怎么?王总兵这么维护这些奸商,难道也和他们同流合污,勾结鞑子不成?”

  赵锐将册子揣回怀里,上前一步,手握在尚方宝剑的剑柄上死死地盯着他。

  “大将军别误会,末将怎会…”

  “竟然没有勾结,为何要替他们辩解?还有尔等,谁还要求情的都站出来。”

  王贵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后退了一步。

  其他官员武将也都不敢直视赵锐的目光,低下了头。

  他们可以联合起来抵制卢象升这个宣大总督,甚至不将他放在眼里,可面对赵锐,实在没有抗衡的勇气。

  哗变闹饷在赵锐面前那就是个笑话,恐怕分分钟就得被直接镇压,何况赵锐手中还握着尚方宝剑,一旦发疯,谁都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先斩后奏,所以哪怕此刻赵锐要动他们的奶酪,仍然不敢再放屁。

  “大牛!”

  “末将在。”身后的雷豹赶紧出列答道。

  “立即带人去抄这些奸商的家,男女老幼通通拿下,走掉一人,我唯你是问。”

  “是!”大牛应了一声,立即就翻身上马,带着五千骑兵隆隆的朝关内奔去,没有任何人敢阻挡。

  赵锐这才大手一挥,在一众文武官员的簇拥下开始入关,这次他不单单要将张家口所有的商户全部铲平,还要将武也全部收拾了。

  这次他要让这些奸商和武将们也体会体会,什么叫做官字两张口。

  他说谁勾结鞑子,谁就勾结鞑子,他说谁有罪,就有罪。

  至于什么真凭实据,见鬼去吧,以他现在的威势,哪里还需要去调查?